三十二 三十二 9.5分

被遗忘的

三儿
韦绍兰为什么会觉得世界真好呢?她说,有那个心思来对我们,我就欢乐一点。

人的同情心一旦被触碰,想要做些什么的渴望就异常强烈。韦绍兰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物质的资助,还是情感的慰藉?可以捐款,让她生活得更加舒适。但对于一个早已在摸爬滚打的生活里学会“多就多用点没得就少用点”的人来说,物质的宽裕能带来的安慰太有限了。捐款这件事,带给旁观者的满足感反而更多一些。

她也确实需要陪伴。但她需要的是儿女绕膝行的天伦之乐,而不是带着食品衣物和钱忽然出现的陌生人匆匆实践的戏剧表演般的陪伴。“你倒得一回给我吃,难道你倒得一辈子给我吃吗?”与其说安慰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慰。我们无法真正地介入她的命运。我们能不能真正介入自己的命运,都是未知的。对于她,我们始终是过客。更悲伤的是,她对于我们也是同样。

倾听也许是我们能付出的最大的善意了。听一个老人诉说自己的命运,知道这世上有人这样用尽全力地活着。

从韦绍兰身上,我看到了尊严的自持性。它可以不依附于外界的评判,不需要被任何人事赋予或证明,而成为一个人真实流动的血液。她被日本人掠走凌辱,她的丈夫骂她学坏,她承受街坊四邻异样...
显示全文
韦绍兰为什么会觉得世界真好呢?她说,有那个心思来对我们,我就欢乐一点。

人的同情心一旦被触碰,想要做些什么的渴望就异常强烈。韦绍兰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物质的资助,还是情感的慰藉?可以捐款,让她生活得更加舒适。但对于一个早已在摸爬滚打的生活里学会“多就多用点没得就少用点”的人来说,物质的宽裕能带来的安慰太有限了。捐款这件事,带给旁观者的满足感反而更多一些。

她也确实需要陪伴。但她需要的是儿女绕膝行的天伦之乐,而不是带着食品衣物和钱忽然出现的陌生人匆匆实践的戏剧表演般的陪伴。“你倒得一回给我吃,难道你倒得一辈子给我吃吗?”与其说安慰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不如说是在自我安慰。我们无法真正地介入她的命运。我们能不能真正介入自己的命运,都是未知的。对于她,我们始终是过客。更悲伤的是,她对于我们也是同样。

倾听也许是我们能付出的最大的善意了。听一个老人诉说自己的命运,知道这世上有人这样用尽全力地活着。

从韦绍兰身上,我看到了尊严的自持性。它可以不依附于外界的评判,不需要被任何人事赋予或证明,而成为一个人真实流动的血液。她被日本人掠走凌辱,她的丈夫骂她学坏,她承受街坊四邻异样的眼光,甚至吃药自杀。但“尊严”二字并未因为这些而消失。这个字眼,似乎在往后平淡稀薄的年月中,愈发清晰。

最动容的是她洗衣做饭。山色,土屋,肩上的担子和碗里的米。这些无声的生活细节,是她和孤独搏斗的方式。

影片中有一段,镜头在韦绍兰和她的混血儿子罗善学之间切换。韦绍兰说,有四两吃四两,有半斤吃半斤。人生只愁命短不愁穷。这世界红红火火的,会想死吗?没想的。罗善学担忧老去后不能自理的生活。他说,有病吃农药死了就完啦。

他们带着不同的枷锁,承受各自的苦难。无法用“积极”和“消极”粗暴地评价他们的生活态度,只能以最中性的、不含同情与怜悯的心去理解。我们太自以为是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想去帮助和给予。但其实我们大多数人,作为生活的弱者,才是需要被怜悯的一方。

日头出来点点红
照进妹房米海空
米海越空越好耍
只愁命短不愁穷

天上落雨天上滑
自己跌倒自己爬
自己忧愁自己解
自流眼泪自抹干

昨天得知前同事投海自杀的消息,问另一个相熟的同事,有什么我能做的。过了一会儿他回,好好活着。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三十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十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