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的责任

朔清

1998年上映的《没事偷着乐》由杨亚洲执导,该影片讲述了一个数口之家在困苦中的人生百态。因为社会快速发展与教育水平的提升,对家庭形成一种拉力,加之张家贫苦拥挤所形成的推力,张家人个个离家远走人心涣散。这反应了当代社会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家庭责任的缺失与承担。

家庭的负累。家庭是每个人的退路,一个的无能与不作为往往需要家庭来承担个人的后果。影片中的三民无所事事,执意迎娶浪荡的妻子且婚后放纵。二民不顾张大民的劝导远嫁,却在婚后不和时便跑回家将问题一摊求援。二人不约而同的想离开家庭的拥挤不堪,却又都在孤立无援时把自己的个人问题抛给家庭。三民作为一个典型的个人享乐主义人物形象,在自己行乐的同时全然不顾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影响,因而才能做出离家出走这种不负责任的可笑行为。这种个人享乐主义实则是责任感的缺失,却反而需要家庭来承担个人无能的无耻。

家庭的疏离。是家庭亲情线的弱化,情感上与家庭的背离,往往因为个人理想的追求与成就而造成家庭责任的缺失。五民离家读书工作回来后的普通话和一声“老人家”,四民的洁癖和对白色的执着。二人作为这个家庭受教育水平最高的成员,思想境界和眼界必然...

显示全文

1998年上映的《没事偷着乐》由杨亚洲执导,该影片讲述了一个数口之家在困苦中的人生百态。因为社会快速发展与教育水平的提升,对家庭形成一种拉力,加之张家贫苦拥挤所形成的推力,张家人个个离家远走人心涣散。这反应了当代社会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家庭责任的缺失与承担。

家庭的负累。家庭是每个人的退路,一个的无能与不作为往往需要家庭来承担个人的后果。影片中的三民无所事事,执意迎娶浪荡的妻子且婚后放纵。二民不顾张大民的劝导远嫁,却在婚后不和时便跑回家将问题一摊求援。二人不约而同的想离开家庭的拥挤不堪,却又都在孤立无援时把自己的个人问题抛给家庭。三民作为一个典型的个人享乐主义人物形象,在自己行乐的同时全然不顾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影响,因而才能做出离家出走这种不负责任的可笑行为。这种个人享乐主义实则是责任感的缺失,却反而需要家庭来承担个人无能的无耻。

家庭的疏离。是家庭亲情线的弱化,情感上与家庭的背离,往往因为个人理想的追求与成就而造成家庭责任的缺失。五民离家读书工作回来后的普通话和一声“老人家”,四民的洁癖和对白色的执着。二人作为这个家庭受教育水平最高的成员,思想境界和眼界必然高于他人,因而对现实的苟且和窘迫更为敏感和抗拒,渴望寻求更为开阔自由的前景和世界。四民对于洁净和白色的过敏行为,暗示了她对更为崇高神圣境界的向往,一如她对爱情的渴望,而这与现实的脏乱狭小和人员混杂的形形色色相斥,造成了她虽身在家中却在情感上孤立,与家庭的疏离。这种极度重视个人命运,执着于个人理想追求和价值实现的人,最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对社会责任的承担,但对家庭,却是一种情感责任的疏漏。

家庭的承担。家庭在作为人身和精神寄托的同时,更是一种责任的背负。影片结尾处张大民背着年迈的老母亲爬山的镜头,正暗示了张大民从一至终的使命,老母亲这一角色在影片中不是家庭的负累也不是承担着,她更像是这个家庭责任的化身,在这个镜头中,她作为家庭责任的象征意味更加明确,而张大民背负着母亲走走停停,向观众传达了他默默背负着这个家庭前行的深刻含义。影片中,二民,三民,四民,五民,他们为了各自的生活索取,奔波,然而本该他们担负的责任全部由张大民一人默默背负。责任的缺失,不会被凭空填平,必有一人会为此来买单,当下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占绝大多数,那么子女对家庭责任的不承担,只能让父母自行消化。个人价值理想追求,人们在抉择时,总会忘记和放弃需要自己承担的家庭责任来成全自己的事业,这种责任,除了物质,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责任。

外面的世界永远是精彩开阔的,人们太习惯了将时间和精力放在未来和他人身上,留给家庭的却是一个难以触碰的背影。家庭的责任不应该是一种硬性的义务,它应该是一种关怀,一种发自内心的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没事偷着乐的更多影评

推荐没事偷着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