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悼 思悼 8.3分

来世麻衣愿父子

EyeLoveYou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点击收听朗读

英祖六十九年闰五月初六,我在徽宁殿前,被我的父亲锁入一具狭小的米柜。八天后,我将蜷死于柜中。
“你的存在便是谋逆!”
父亲此言犹在耳畔。为何啊父亲,不是您赐予我生命的吗?现在您又亲手将一颗颗长钉钉进米柜,钉进我的身子,笃、笃、笃,您在米柜外一下一下敲着,我在里面替您数着呢。
我觉得我的一生都像被困在了一个无形的柜子里。作为独子的我,在周岁时便被您封为王世子。自此,我就成了锦衣华服下的囚徒。
我想起您每日风雨无阻地来到储承殿探望我时慈爱的眼神,想起我说出“此生高瓴为君臣,来世麻衣愿父子”时您殷殷的目光,也想起我在雨夜里长跪桥头时您的...
显示全文

点击收听朗读

英祖六十九年闰五月初六,我在徽宁殿前,被我的父亲锁入一具狭小的米柜。八天后,我将蜷死于柜中。
“你的存在便是谋逆!”
父亲此言犹在耳畔。为何啊父亲,不是您赐予我生命的吗?现在您又亲手将一颗颗长钉钉进米柜,钉进我的身子,笃、笃、笃,您在米柜外一下一下敲着,我在里面替您数着呢。
我觉得我的一生都像被困在了一个无形的柜子里。作为独子的我,在周岁时便被您封为王世子。自此,我就成了锦衣华服下的囚徒。
我想起您每日风雨无阻地来到储承殿探望我时慈爱的眼神,想起我说出“此生高瓴为君臣,来世麻衣愿父子”时您殷殷的目光,也想起我在雨夜里长跪桥头时您的辱骂,想起我倒在纷飞大雪的殿外时您的冷酷残忍。
为何会变成这样?
自打我不愿读书起,我开始真正看清自己的内心,我只愿做一个自在之人,不受任何人拘束。您便开始厌恶我,也开启了我一步步走向米柜的命运。
面对您无休无止的责骂和侮辱,我只能隐忍。可当您逼死最疼爱我的祖母,却将一切罪名推到我头上时,我开始偏执成狂,自暴自弃,甚至终日睡在棺材里。可我最终提着长剑想去杀您时,不也还是下不了手吗?
那一夜的雨真的很大,刀刃上落满了冰冷的雨水。

第三天。
白昼还是暗夜?我不知道。
身处这样的牢笼,我感受不到一丝光亮。由于几天来滴水未进,我的神志开始涣散,眼中频现幻象,尽管我努力克制,却越来越力不从心。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当年是您毒杀了您的大哥景宗,才坐上了王位,所以您的谦恭退让是假的,刻板守礼也是假的。您明白,君王并非一直具有权威,臣下也并非总是效忠卖命,一旦没了实力,君王也会失去权力。于是,您的喜怒无常是为了让臣下难以揣度圣意,您屡次宣称传位于我,也不过是一种试探朝野与笼络人心的把戏。
呵,我真傻。我竟为了所谓的“正义”,去怜悯百姓,提出向贵族征税。我竟为了所谓的“统一”,去要求分割军队的权臣党羽。我不明白权力游戏里的斗争和妥协,不明白动了“共同利益”的后果。是我,捅破了那层不能说破的窗户纸。
如此,“少党”围绕在我的羽翼下,与“老党”对立,使您的“荡平大策”一旦失色。一个权力继承者的存在就是对权力本身最大的隐患啊!
所以,为了朝鲜皇族的利益,不得不牺牲掉我,即使我是您的儿子。

第五天。
我的生命即将结束,而我的灵魂却像一支离弦的箭,无拘无束地直冲向那自由而肆意的天空。
看看吧,看看这个垂朽的王朝,君臣悖逆、贪腐横行、心怀鬼胎、父子相杀,好一出人间悲剧。我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就像一只没有刺的刺猬。而当我的儿子出生后,他就成了我的权力替代品。
当我惨叫着想要从米柜里挣脱时,我的周围林立着一张张漠然的脸孔。主动告发我的,是我的亲生母亲,提供米柜的,则是我的岳父大人。
终于,在我的父、母、妻、子的注视下,我困饿而死。我曾深爱的人们合谋绞杀了我。任凭我如何挣扎嘶喊,都无人应答。
人在尝过权力的滋味后,终会变成食人肉的野兽。
我一生所求,不过是亲人的一抹温暖目光,但这成了我一生所恨、所悔、所憾。

八天后,我打开了柜笼,我的儿子已成为一具尸体。他的下肢因蜷缩过久而无法伸展,为入葬只能被生生折断。
我返回昌德宫,颁布诏书,赐谥思悼,并立我的孙子为王世子。
“父亲,我一生都在付出爱,为什么却从未得到爱的任何回应?”
“普通人家用爱来养育子女,而在王家,子女是父母的仇人。”
“父亲,究竟是先有权力后有人,还是先有人,才有了权力?”
“先有人,但权力塑造人,也隔离人。为何你与寡人,非要来这阴阳相隔的分岔路口,才得以相谈此事呢?”


微信公众号:EyeLoveYou电影故事
5分钟颠覆一部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思悼的更多影评

推荐思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