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统治七国而生

爻夜
(文/爻夜)
(文/爻夜)

如果,有人对你说,“我为了统治全世界而生的”,估计你会一脸懵逼、笑掉大牙,然后会带他去看病。
当然,遇到此种魔性的场合,每个人的反映也可能不尽相同。正如肖骁的避雷神句——“这得分人!”
确实如此,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三集中,龙妈在与雪诺的交锋中,说道“我为统治七国而生。”听到此句,全然没有违和感。只觉得浑身震颤,像是被一道闪电击中,莫名的豪迈起来。因此,近几天,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思绪中,挥之不去。
细细想来,这句话和我们的生活经验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在我们记忆里,“我要当科学家!”,“我要当宇航员!”都是一种童言无忌的空洞表达,并无现实依据。而真实的情况往往是这样的,每次老师要求表演节目,即使最会唱歌的人也很少当即回应,“我来!”,基本上都是由其他同学举荐,他才会很不情愿地走上台去。即使是很小的事情,我们都不会直言心中的自我,对...
显示全文
(文/爻夜)
(文/爻夜)

如果,有人对你说,“我为了统治全世界而生的”,估计你会一脸懵逼、笑掉大牙,然后会带他去看病。
当然,遇到此种魔性的场合,每个人的反映也可能不尽相同。正如肖骁的避雷神句——“这得分人!”
确实如此,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三集中,龙妈在与雪诺的交锋中,说道“我为统治七国而生。”听到此句,全然没有违和感。只觉得浑身震颤,像是被一道闪电击中,莫名的豪迈起来。因此,近几天,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思绪中,挥之不去。
细细想来,这句话和我们的生活经验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在我们记忆里,“我要当科学家!”,“我要当宇航员!”都是一种童言无忌的空洞表达,并无现实依据。而真实的情况往往是这样的,每次老师要求表演节目,即使最会唱歌的人也很少当即回应,“我来!”,基本上都是由其他同学举荐,他才会很不情愿地走上台去。即使是很小的事情,我们都不会直言心中的自我,对于人生理想、生活目标等更为宏大的主题,我们更鲜有人主权宣誓般地喊出自己的声音。
而龙妈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自我表达方式,她没有韬光养晦,没有中庸唯美。相反,她在自命不凡地呐喊,正是张扬的呐喊与沉默的经验之间的冲突,才让人震惊。
其实,新生代的年轻人可能不再被羞涩束缚,但他们的宣言往往被嘲笑,不切实际、狂妄自大、好高骛远。也许有的心灵导师会说,“越被嘲笑的梦想,越值得坚持。”,然而这无非是以梦想名义强暴现实。如果你已经错了,你又何必一错再错?
为什么你的豪言壮语被认为是狂妄空谈,而龙妈的雄图大志却让人信服呢?思考这个问题似乎更有意义。
最重要的当然是实力。普京大帝说,“没有实力的愤怒是毫无意义的愤怒”,同样没有实力的壮志也只能是一纸空谈。龙妈说这话,别人不觉得是吹牛,关键在于她有底气。看看她的头衔,就知道了。“风暴降生丹尼莉丝坦格利安一世、不焚者、弥林女王、安达尔人和先民的女王、草原上的卡丽熙、打碎镣铐者以及龙之母”。
这么过硬的简历,谁还敢说三道四,“小心被一口龙焰烧死。”她有三条成年的巨龙,她可以指挥无垢者和草原的大军,八爪蜘蛛和小恶魔为她出谋划策,次子团为她镇守边陲。强悍的实力使得她无论说怎样的大话都不可笑。同样,一个牛人确立高大目标,我们会说这是抱负或雄心。而一个普通人,我们难免会认为他是在吹牛逼。这就像王健林说先挣他一个亿合情合理,而一个小职员说则会被认为是异想天开。
使命感给龙妈带来了超强的气场,带来了无可辩驳的说服力。如今说到使命感,也许会惨遭嘲笑。但是我们不得不佩服那些从小就肩负使命的人,这种使命可能是由于家族传承,也有可能是时代责任,还有可能是自主的选择。无论怎样,使命感会淬炼生命的灵魂,增加人生的厚度和重量。
使命感赋予了行动的先天合理性,它像命运一样牢牢地将你牵引,好像我们说“我命该如此。”然而使命感与命运的被动却有所不同,它是自我主动对命运的承担。龙妈在剧中屡遭坎坷,但她总是能奇迹般地化险为夷,并多次不顾反对将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就是因为她相信——她生来就是统治七国的,这是一种绝对意志。
龙妈的使命感及来源于家族的血统,也来源于自身的遭遇。父亲作为臭名昭著的国王被世人憎恨,而她作为坦格利安家族真正的传人,她必须改变家族的形象,重振家族的荣耀,这是她天然的使命。另一方面她目睹了并经历了这个不公平、暴力、残忍、自私的世界,她要做出改变,也有能力做出改变。
因此,“我生来就是统治七国的”之所以震颤人心,是因为其中包含着理性的考量,也夹杂着感性的热情,是实力与使命的融合,是冰与火的碰撞。龙妈平静地说出这句惊彻天际的话,像极了顾城的一句诗,“我需要的是最狂的风,和最静的海”。
所以,看到知乎上成群结队的黑龙妈没实力,靠开挂、靠别人、靠肉体,我十分愕然。我想,了解提利昂的一番话大有裨益。
“我了解她整个童年时代都在四处逃亡,缺吃少穿,复仇的梦想和景愿支撑她活下去。我了解她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满怀恐惧,终日担惊受怕。除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哥哥,她举目无亲……最后这个哥哥还为了一支多斯拉克军队就把她给卖了。我了解到在大草原上的某个地方,她的龙诞生了,她也获得了新生。她一定很骄傲。她怎么可能不骄傲?除了骄傲,她还剩下什么?她也一定很强大,她怎么可能不强大?多斯拉克人鄙视弱者,丹妮莉丝若是个弱女子,早就落得和韦赛里斯一样的下场。她一定还很凶狠,阿斯塔波、渊凯和弥林就是最好的证据。她穿越了大草原和红色荒原,经历了刺客、阴谋和巫术的轮番袭击,她失去了兄弟、丈夫和儿子,她用穿着凉鞋的纤纤细足,把奴隶贩子的城市踏在脚下。”
这大概如尼采所说,“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龙妈的霸气并非凭空臆想的,而是深深地扎根于她的经历。相信这已经回答了,为什么有的宣言令人信服,而有的则被人嘲笑这一问题。
当然,把自己的理想目标裹得严严实实,这并无必要。总是放在黑暗的空间中,也许哪天你就忘了。相反,如果你把它说出来。相应的,你就会形成一种责任与义务,这种责任与义务会鞭策你前进。即使不能实现,也会有助于你认清真正的自己。
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