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二十二 8.8分

【截选采访】这不是一部贩卖磨难和眼泪的电影

不用谢

刚接触这个题材时,郭柯说自己也想“打捞历史”,想让老人们痛说悲惨。

2012年拍《三十二》时,在韦绍兰老人说到痛苦处,比他年长五岁的摄影师默然关了机器。“我开始还没意识到什么,催着方言翻译者继续为我解释老人的话,还让摄影师把机器打开。那时的我,暴露出了魔鬼的一面。”

但是拍完之后,郭柯背过身去大哭了一场。

“我为什么会这样?老人这么信任我,为什么我要让她回忆那些让她痛苦的事情?就为了镜头需要的那种表现力,这样去对一个老人,哪怕你拍出一个再牛的片子,你的心不会痛吗?”

当时,摄影师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从此,我再也没有这样主动地去问过她们那时的细节、感受。”他说,正因如此,韦绍兰上坟时痛哭的片段最终没有被郭柯剪到片中,而在2014年,再拍《二十二》时,整部影片只剩下温和平淡。

电影还未上映,批评之声已充斥在郭柯的耳中——片子里全是大段大段日常生活“乏味”的镜头,看不出历史的“大风大浪”。

郭柯承认,自己也曾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去刻意地设计“情节”,让电影更加跌宕好看?“老人就像小孩,她们跟你熟了后会听你的话,你可以引导她们做你镜头里想呈现的事,可是有没有必要...

显示全文

刚接触这个题材时,郭柯说自己也想“打捞历史”,想让老人们痛说悲惨。

2012年拍《三十二》时,在韦绍兰老人说到痛苦处,比他年长五岁的摄影师默然关了机器。“我开始还没意识到什么,催着方言翻译者继续为我解释老人的话,还让摄影师把机器打开。那时的我,暴露出了魔鬼的一面。”

但是拍完之后,郭柯背过身去大哭了一场。

“我为什么会这样?老人这么信任我,为什么我要让她回忆那些让她痛苦的事情?就为了镜头需要的那种表现力,这样去对一个老人,哪怕你拍出一个再牛的片子,你的心不会痛吗?”

当时,摄影师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从此,我再也没有这样主动地去问过她们那时的细节、感受。”他说,正因如此,韦绍兰上坟时痛哭的片段最终没有被郭柯剪到片中,而在2014年,再拍《二十二》时,整部影片只剩下温和平淡。

电影还未上映,批评之声已充斥在郭柯的耳中——片子里全是大段大段日常生活“乏味”的镜头,看不出历史的“大风大浪”。

郭柯承认,自己也曾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去刻意地设计“情节”,让电影更加跌宕好看?“老人就像小孩,她们跟你熟了后会听你的话,你可以引导她们做你镜头里想呈现的事,可是有没有必要呢?无聊不就是她们的真实状态吗,为什么要假装热闹?”

改变了心态后,郭柯不再那么“功利”了:“每天就像玩一样,陪着她们,电影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心里,装载着与她们每天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把这些老人当做亲人去看待,你的拍摄就有了分寸。

不管究竟还有多少幸存者,他们都在与时间赛跑,“慰安妇”终将变为只以文字和影像留存下去的历史。郭柯只希望,观众记住她们的面孔和姓名。

1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十二的更多影评

推荐二十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