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rap时,他们在说什麽

筱筱筱筱筱
2017-08-10 18:43:26

记得我有个小学妹开过玩笑说,她最喜欢的rapper是张宗昌。“你叫我去这样干,他叫我去那样干,真是一群大混蛋,全都混你妈的蛋。”(张宗昌《混蛋诗》)这样的rap直抒胸臆,浑然天成,还透出一种后现代主义的人生哲学,甭管人家怎么遣词造句,人家的胸怀气度跟rapper之仙李白还挺相似。 如果把中国诗歌比作嘻哈,那麽中国嘻哈的freestyle之父就是曹植,面对亲兄弟曹丕的diss,他灵光一现,七步成诗,freestyle佳作《七步诗》是张口就来。 中国古代嘻哈民间高手也不胜枚举,男rapper晚上想姑娘睡不著的时候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女rapper哭诉渣男劣迹斑斑的时候唱: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不要和渣男交往啊,有毒)。 女rapper在家不想洗脸还要找个藉口rap: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我老公不在家啊,我打扮给求看呢)。 宣扬boy love的骚体嘻哈集大成者mc屈原也在汨罗江边唱过,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大王,您不是说好了要来娶我的,咋改主意了捏?) 还有最关爱民生疾苦的rapper杜甫,最矫情最悲秋伤春的rapper清照,政治死对头mc安石和mc东坡,英年早逝的

...
显示全文

记得我有个小学妹开过玩笑说,她最喜欢的rapper是张宗昌。“你叫我去这样干,他叫我去那样干,真是一群大混蛋,全都混你妈的蛋。”(张宗昌《混蛋诗》)这样的rap直抒胸臆,浑然天成,还透出一种后现代主义的人生哲学,甭管人家怎么遣词造句,人家的胸怀气度跟rapper之仙李白还挺相似。 如果把中国诗歌比作嘻哈,那麽中国嘻哈的freestyle之父就是曹植,面对亲兄弟曹丕的diss,他灵光一现,七步成诗,freestyle佳作《七步诗》是张口就来。 中国古代嘻哈民间高手也不胜枚举,男rapper晚上想姑娘睡不著的时候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女rapper哭诉渣男劣迹斑斑的时候唱: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不要和渣男交往啊,有毒)。 女rapper在家不想洗脸还要找个藉口rap: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我老公不在家啊,我打扮给求看呢)。 宣扬boy love的骚体嘻哈集大成者mc屈原也在汨罗江边唱过,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大王,您不是说好了要来娶我的,咋改主意了捏?) 还有最关爱民生疾苦的rapper杜甫,最矫情最悲秋伤春的rapper清照,政治死对头mc安石和mc东坡,英年早逝的freestyle王者王勃⋯⋯ -----------------------开玩笑的分割线-------------------- 《中国有嘻哈》火了,中国的年轻一代带着他们的小众文化,贼张扬地站上了这个富有争议的舞台──中国有嘻哈的选手们大部分是90后,甚至00后,只有极少数是80后,我记得只有GAI和徐真真是80后? 为什么搞嘻哈的都是这么年轻的人?想想上个世纪90年代的小青年们,哪个不是对《古惑仔》崇拜得近乎狂热?不管在任何时候,这种街头文化对荷尔蒙爆发的青少年来说,都简直是不可抗拒的。 年轻人要将自己装扮上各种酷的行头,张扬自己的个性,抒发自己青春期的各种小情绪,特别是对语言和音乐有些小才华的人,嘻哈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出口。

作为一个最老的90后,这个节目让我认识到了我们的90后,00后是这样一群新新人类,真的挺高兴的。rapper们妙趣横生的辞藻让人拍手称绝,他们玩弄文字的那种信手拈来的态度,那种排山倒海的气势让人热血沸腾。

当Bridge用他那怪诞的语调唱着,“我想在跑车里,想要一俩法拉利,我想要钱想要人民币,一切的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我外婆都告诉我这一条真理,因为爹地妈咪除了生命没东西给你。”你完全不觉得他讨厌;

当他跟二毛两个人手舞足蹈的在台上一边吵一边唱“咋个回事咋个回事,十点半还不晓得回家,问起做啥子问起做啥子,也不晓得打个电话”,你完全不觉得他们太直白;

rapper们真是太可爱了!

这个节目也有一些肤浅的地方,在不少rapper的身上你可以看见一些对美国说唱(特别是匪帮说唱)的模仿,但是画虎画皮难画骨,模仿别人梳上脏辫,压低鸭舌帽,在rap词里填上bitch和motherfucking,小妹妹一边扭屁股一边说自己是gangsta(土匪),这些行为其实跟过去的年轻人故意逃课、抽烟、打架是一样的,这样的嘻哈有点幼稚,精剪加后期以后放到舞台上甚至显得有点尴尬。 年轻的嘻哈真的忽略了一点:人家的内核是不能被模仿的。中国的年轻一代过的生活并不是颠沛流离的,他们不是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没有见识过肮葬的地下交易,更没有受到过种族歧视和压迫。 别说咱们的国情跟欧美大大的不一样,就80以来咱们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条件而言,其实挺优越的,没有必要狐假虎威的bluff。 卓卓在《回到未来》写道,自己沉迷rap被老爸教训但仍然想坚持,商务哥孙八一在《take it easy》里写道,我就是要做自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这些东西就很动人,因为去展示再酷炫的嘻哈外皮也没有让别人聆听自己的丰富的内心世界来得有意思。 嘻哈文化作为美国的一种黑人(为轴心的)文化,它的侵略性和攻击性只是外皮,其内核是批判和反思,是底层人民面对社会的各种不公所进行的呐喊和宣洩。它的本质是针砭时弊的,是体察民情的。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最爱diss的rapper们,在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之后,都会以一句peace作为ending吧:其实我没有什么恶意,咱们就是过过招,碰撞或许是激烈的,心却是最向善和光明的。这就是嘻哈精神。 虽然是舶来品,但是嘻哈不仅仅在语言的押运规则上跟中国文化相似(打油诗、绕口令),更从内在精神的层面跟中国文化相似(古诗词):都有对社会现象带有批判性和建设性的反思。嘻哈是一种富有独特艺术性和律动感的语言形态,中文的押韵比英文难很多,但我们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和典故,语言的外延也更加丰富和多变,再造性强,这些都为中文rap词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中国嘻哈完全可以更有自己的特色。 不是说underground说唱王者小青龙不好(小青龙被淘汰我不服),不是说节奏感特别好的皮几万不好(我已经封皮几万为我的新老公了),不是说champion Jin的英文battle不好(王者好嘛),这些人都特别好,但是节目组一再强调说要做中国的嘻哈,所谓中国的嘻哈,一定要打破诸多英语嘻哈规则的桎梏,从各个角度去把中文玩转了才行。我觉得真正做到中国嘻哈特色的目前只有以GOSH为代表的方言说唱派的选手。 比如GAI,在添加中国元素这一点上他就做得特别好,GAI的说唱是西南官话语调、中国江湖文化以及说书风格的结合,对他的评价有一段说得特别好── “至于所谓的hiphop、trap、rap这些概念,说多了只能是羁绊,我们讨论GAI的作品,不能脱离嘻哈的框架,但他是以原有的这些框架开辟了一个新的风格。他不是城里人,所以匪帮不是他,他至多是一个匪徒;他不是反抗者,所以hard core不是他,他顶多是一包玉溪。”(见知乎唐子豪关于“如何评价重庆GOSH的说唱作品”的回答) 再比如欧阳靖,如果英文嘻哈不够中国是一个问题,粤语说唱不也是他的强项吗,甚至有个广州街头卖艺的粤语说唱选手也是很值得鼓励的,然而却早早淘汰了,这是节目组不够open的地方。没能见到更多粤语嘻哈的选手和作品是一个遗憾,希望下一季能够看到吧。 《中国有嘻哈》这档节目到底做得怎么样,我觉得作为综艺节目至少人家话题度很够了,只要不是恶性炒作,话题度够了节目就成功了。 从认真做节目上,参赛的选手专业素质过硬,比赛的设计也是比较用心的,除了有个把偶像派选手的晋级黑幕(这个就不说了,做节目或多或少都有点吧),其他的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作为唯一一档也是第一季嘻哈音乐类选秀节目,这个节目的普众作用已经达成了:给嘻哈这样一个小众文化在大众面前亮相的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嘻哈,对嘻哈的认知不再停留在“一群纹身、穿大肥裤子的只会说yo yo check it now的人”的层面。 中国的年轻嘻哈,第一希望你keep it real,少一些无内涵的外皮,第二希望你能发掘出真真正正的中国特色的嘻哈,以上。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中国有嘻哈的更多剧评

推荐中国有嘻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