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狼》:崭新一枚打星古天乐

寻找一颗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后九七”作为一种始终令香港人隐忧的文化状态,或深或浅地影响着文艺创作,反映在动作片的剧情里,那种绝望中透着希望的精神分裂症,成为这类影片的一致主题。《杀破狼》系列在香港动作片陷入低迷期之后令人振奋的反弹,抹不开的还是那种寒彻骨的宿命感。“尽皆过火,尽皆癫狂”描写的不仅是香港动作片的风格和形式,也是这个高速运转的城市的文化写照。
  叶伟信在《杀破狼》的最新续作《贪狼》中,继续以这种“过火”“癫狂”的奇观式动作设计满足大众审美的想象。虽然从第二部开始,故事的发生空间从香港转移到了泰国,但人物精神压抑的前史还是在这个“弹丸之地”。
  《贪狼》以失去女儿的香港警察古天乐的泰国复仇,隐秘地表达了那种弥散在香港流行文化中的焦虑。不过片中古天乐的角色设定也反映了某种商业上的策略和类型上的变通。《贪狼》重新挖掘了古天乐在文戏之外的明星价值,洪金宝的武术指导,让他化身成为动作硬汉。一个以文戏见长的演员,首度挑战高强度的动作戏,不论对演员本身,还是电影来说,都是一种新的突破。
  古天乐在剧中饰演一个失去妻子的香港警察,女儿意外走失泰国之后,他只身一人异国寻女,在华裔泰国警察吴樾的帮助下,...
显示全文
“后九七”作为一种始终令香港人隐忧的文化状态,或深或浅地影响着文艺创作,反映在动作片的剧情里,那种绝望中透着希望的精神分裂症,成为这类影片的一致主题。《杀破狼》系列在香港动作片陷入低迷期之后令人振奋的反弹,抹不开的还是那种寒彻骨的宿命感。“尽皆过火,尽皆癫狂”描写的不仅是香港动作片的风格和形式,也是这个高速运转的城市的文化写照。
  叶伟信在《杀破狼》的最新续作《贪狼》中,继续以这种“过火”“癫狂”的奇观式动作设计满足大众审美的想象。虽然从第二部开始,故事的发生空间从香港转移到了泰国,但人物精神压抑的前史还是在这个“弹丸之地”。
  《贪狼》以失去女儿的香港警察古天乐的泰国复仇,隐秘地表达了那种弥散在香港流行文化中的焦虑。不过片中古天乐的角色设定也反映了某种商业上的策略和类型上的变通。《贪狼》重新挖掘了古天乐在文戏之外的明星价值,洪金宝的武术指导,让他化身成为动作硬汉。一个以文戏见长的演员,首度挑战高强度的动作戏,不论对演员本身,还是电影来说,都是一种新的突破。
  古天乐在剧中饰演一个失去妻子的香港警察,女儿意外走失泰国之后,他只身一人异国寻女,在华裔泰国警察吴樾的帮助下,古天乐勇闯曼谷,拨开或明或暗的线索,意外发现女儿陷入了政府器官买卖的政治阴谋中。被命运捉弄的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愤怒,将暴力的拳头砸向仇人的肋骨。


  古天乐在《贪狼》中的表演风格可以形容为在”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影片前半部分,妻子的意外死亡造成了他长久的精神压抑,严重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让他和女儿始终处在紧张关系中。当爱的能力被外界所阻挡,往往会变成愤怒。除了询问路人,他沉默着,眼神中透露着焦虑和不安。
  影片后半部分,长久压抑的情绪终于借着风格化的动作场面而得以释放,混乱中的古天乐一路对战数十人,尽管伤痕累累,但还是在冷藏室找到了女儿的尸体。但是“天地不仁”,活下去的唯一的动力也被上帝收走了,从一开始,他的命里就注定了要失去一切。他痛苦地呼喊,那是他情绪最激烈的瞬间。
  观众跟随古天乐的动作历险随着这声枪响也安全地关上了闸门,那个情感热烈但不善表达的香港警察永远的留在了银幕里边。观众重新回到生活,古天乐又重新变回了古仔,只不过我们对他的认知因为这次独特的观影体验又多了一重的印象。“打星古仔”,一个带有香港电影黄金时代风格的称谓,或许是古天乐职业生涯新的收获,或许也代表了了香港电影求新求变的商业策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杀破狼·贪狼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破狼·贪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