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小豆子, 蝶衣:虞姬虞姬奈若何!

千柯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程蝶衣的人戏不分、雌雄莫辨于《夜奔》的唱词中完成,为了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小豆子付出了不止一次血肉之痛,终于于盈盈泪水中完成了性别的模糊体认。 程蝶衣的母亲为了将他送入戏场,捂着他的脸,在大雪凌人的天气里一刀砍下他的六指。这股狠劲恐怕他隐隐有所继承,头天夜里他便烧了母亲留给他唯一的披坎,私逃之后被打一声也不求饶,乃至最后拔刀自刎,莫不示明这魑魅魍魉的人世间他恐怕才是对自己最狠的一个。 我原本以为他是自被母亲砍下六指,一去不回后迅速长大的,看至后来程蝶衣戒大烟,我才恍然并不是,他分明只是躯壳拔高了,全身心投入了京剧,那个在冰雪天里喊冷的小男孩就躲在这躯壳之内,孤独徘徊,于现实无法妥协,处处无所适从。 程蝶衣文革被斗时声嘶力竭地喊:“我早就不是东西了”,我就在想,从何而始他这样自认?恐怕是从神情忐忑被背进张公公的房里而始罢,那天他不听劝告抱回了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这是一个怎样温柔天真的人,世界投以他苦痛残忍,他却报之以歌,至后来养虎为患终于自食其果,但我想他未必有悔。 袁四爷夸他的虞姬天下无双。程第一次见虞姬还是小豆子的时候,他哭得泪水淌淌出逃至半路又要回去...

显示全文

程蝶衣的人戏不分、雌雄莫辨于《夜奔》的唱词中完成,为了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小豆子付出了不止一次血肉之痛,终于于盈盈泪水中完成了性别的模糊体认。 程蝶衣的母亲为了将他送入戏场,捂着他的脸,在大雪凌人的天气里一刀砍下他的六指。这股狠劲恐怕他隐隐有所继承,头天夜里他便烧了母亲留给他唯一的披坎,私逃之后被打一声也不求饶,乃至最后拔刀自刎,莫不示明这魑魅魍魉的人世间他恐怕才是对自己最狠的一个。 我原本以为他是自被母亲砍下六指,一去不回后迅速长大的,看至后来程蝶衣戒大烟,我才恍然并不是,他分明只是躯壳拔高了,全身心投入了京剧,那个在冰雪天里喊冷的小男孩就躲在这躯壳之内,孤独徘徊,于现实无法妥协,处处无所适从。 程蝶衣文革被斗时声嘶力竭地喊:“我早就不是东西了”,我就在想,从何而始他这样自认?恐怕是从神情忐忑被背进张公公的房里而始罢,那天他不听劝告抱回了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这是一个怎样温柔天真的人,世界投以他苦痛残忍,他却报之以歌,至后来养虎为患终于自食其果,但我想他未必有悔。 袁四爷夸他的虞姬天下无双。程第一次见虞姬还是小豆子的时候,他哭得泪水淌淌出逃至半路又要回去。但我想他原来并非是想成为虞姬,而是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只可惜从《夜奔》到张公公一事,他从“男儿郎”被逼迫至“女娇娥”,只得转而成为虞姬,盼着有一个霸王得以依靠,有一个小石头能够依靠。 京剧是程蝶衣的命,正知段小楼所说:“他是个戏痴、戏疯子”,他以汉奸罪被压上法庭,不愿为了自保做假证,反而痴痴地说:“倘若青木活着回日本,京剧就要传到日本去了。” 文革时小四抢了他的虞姬一角,他亲手把罢演的小楼的帽冠戴好,转身已眼睛带泪。程蝶衣回家烧光了他的所有戏服,也许那一刻他已经决定要孤身赴死。 但他咬着牙等,他还要和段小楼唱一次《霸王别姬》,他数着数着日子,清清楚楚记得年岁,终于在昏暗的光里,在没有观众的戏台上上演了一出真实的“虞姬之死”。他的日子何其难熬呢,难熬到只要一出莫草的彩排就圆了心愿?那天他的《夜奔》又唱错了,他唱“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虞姬啊虞姬,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