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 9.7分

伊丽莎白: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壁花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卢切尼!你为何要杀死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一声严厉的质问震荡在鬼气森森的地府,卢切尼的尸体悬挂在半空,而他的鬼魂却仍在狡辩:“她爱他!她爱上了死神!他们彼此相爱!我不过是成全了他俩罢了!若你不信,请看看她同时代的人怎么说吧!”

一众鬼魂上场,他们早已告别人间,化身虚无,但历史记录下了他们存在过的痕迹。无论是皇帝弗兰兹·约瑟夫,皇太后苏菲,还是皇太子鲁道夫都不免一死,成为众多鬼魂中的一员。而他们之中,有那么一个人是如此地不同,她似乎依然保存着一丝活人的灵气,她隐没在鬼魂之中,沉默不语。似乎,连死神也对她格外开恩,充满怜爱。她,就是伊丽莎白——我们的茜茜。

幕布拉开,时光倒流到了许多年前。这时,茜茜还是天真少女,正抱着父亲的颈,苦苦央求着他,要他带自己一起去远方旅行,遨游世界。在《Wie du(像你一样)》中,茜茜唱道:“做梦、写诗,或者顺风骑马/我多想能这样,像你一样!”我们无法不为之动容,热泪盈眶。她是多么向往自由流浪的生活啊!她多么希望能像吉普赛女郎那样漂流不定,而不是做一个需要处处守规矩的“淑女”!

可是,命运却偏偏不让她遂愿。冒失贪玩的茜茜,从高处跌落,却被“黑暗...

显示全文

“卢切尼!你为何要杀死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一声严厉的质问震荡在鬼气森森的地府,卢切尼的尸体悬挂在半空,而他的鬼魂却仍在狡辩:“她爱他!她爱上了死神!他们彼此相爱!我不过是成全了他俩罢了!若你不信,请看看她同时代的人怎么说吧!”

一众鬼魂上场,他们早已告别人间,化身虚无,但历史记录下了他们存在过的痕迹。无论是皇帝弗兰兹·约瑟夫,皇太后苏菲,还是皇太子鲁道夫都不免一死,成为众多鬼魂中的一员。而他们之中,有那么一个人是如此地不同,她似乎依然保存着一丝活人的灵气,她隐没在鬼魂之中,沉默不语。似乎,连死神也对她格外开恩,充满怜爱。她,就是伊丽莎白——我们的茜茜。

幕布拉开,时光倒流到了许多年前。这时,茜茜还是天真少女,正抱着父亲的颈,苦苦央求着他,要他带自己一起去远方旅行,遨游世界。在《Wie du(像你一样)》中,茜茜唱道:“做梦、写诗,或者顺风骑马/我多想能这样,像你一样!”我们无法不为之动容,热泪盈眶。她是多么向往自由流浪的生活啊!她多么希望能像吉普赛女郎那样漂流不定,而不是做一个需要处处守规矩的“淑女”!

可是,命运却偏偏不让她遂愿。冒失贪玩的茜茜,从高处跌落,却被“黑暗王子”一把接住。没有透露姓名的“黑暗王子”还没有献上一吻,便不顾茜茜挽留,隐没在了黑夜之中。直到后来,茜茜才明白,这位善良可亲的王子,其实就是死神,而这一场“浪漫邂逅”,却给她的一生蒙上了可怕的阴影。

在茜茜与弗兰兹的婚礼上,被夺去所爱的死神,充满愤怒与妒忌,从皇帝身边抢过茜茜,与她跳着“最后一支舞”(《Der Letzte Tanz 》),并许下诺言:现在我似乎失去了你,但你最终只会属于我一人!最后一支舞,你只能与我一起跳!

婚后生活并不如意。死神一再敲门,威逼利诱,甚至狠心夺走了茜茜的女儿。孤立无援的茜茜,也不免脆弱,但依旧不愿屈服于死神,而是高唱着:我只属于我!(《Ich gehör nur mir》)

茜茜所处的时代,是19世纪下半叶,正是第一波女权主义浪潮兴起的时候。“我只属于我”这一份“自由宣言”,代表的不只是茜茜本人,更代表了女权主义运动的众多先驱们。“我不会顺从,不会驯服,也不愿被逼迫;我不会谦卑,不会谄媚,也不愿被欺骗;别以为我是你的财产——因为,我只属于我自己!”正是这种自我意识的觉醒,少女时代的茜茜才会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婚后受到婆婆压迫的茜茜才会不断反抗,大声说“Nein!”茜茜是不幸的,但同时也是幸运的。比起大部分同时代的女性,她手上掌握着的主动权显然多得多,于是她决定,自己不要像其他女人一样言听计从,而是要争取独立,自由生活。但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若是想要自由,显然需要用更大的代价去交换,即使是皇后,也不例外。

那年,弗兰兹对茜茜一见钟情。原本,两人的人生轨迹永远不会相交,但丘比特却老是喜欢开玩笑,爱之箭令这一对璧人迅速堕入爱河,很快成婚。

正如所有新婚夫妇一样,他们也对彼此许下神圣的爱情誓言。弗兰兹向茜茜好心“警告”:你知道,你要嫁的这个人并非普通人,他是一个皇帝,他需要承担的种种责任也同样意味着做他的妻子绝非易事。而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茜茜早已无法保持冷静:你若不是皇帝那该多好!但我爱的就是你!我愿意与你一起,携手一生,不惧风雨险阻!观众无法不为这对天作之合而感动。可是,两人之后经历的悲欢离合,风风雨雨,却让这些海誓山盟化作了烟云字。

虽然,从头至尾,弗兰兹都深深地爱着茜茜,即使贵为奥皇,但也总会在茜茜面前低头,做出妥协。而茜茜又何尝不爱弗兰兹呢?她为他先后生了四个子女,即使身在远方,也会常常写信给他,后来,俩人的感情甚至上升到了“柏拉图式”层面。但也恰好是因为如此相爱,却依旧无法在一起的命运,更让我们顿足叹惋吧。

多年后,茜茜与奥皇在茫茫大海上相遇。茜茜这一次没再躲避,而是与他坦然相对。弗兰兹唤着茜茜,请求她回家吧。但茜茜却说:“我们就像暗夜中的两只船,各有各的目的地,背负的也各不相同。”弗兰兹抱怨:“你奢求太多!其实,有时一点点就足够。”但茜茜却道明事实:“你的梦想于我太过狭小!我不要做你的影子!”这一首《Boote in der Nacht(暗夜孤舟)》与之前俩人婚前许誓的唱段同曲异词:回想起当初的甜蜜亲昵,如今的分道扬镳更加令人鼻酸。

可是,比起束缚她的爱情,茜茜更愿意选择心之所向的自由。若她当初嫁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结局又会不会不一样呢?但导致这一场爱情悲剧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奥皇从未真正理解过茜茜吧?他要的是她待在她身边,爱他,服从他,不要任性妄为。但她要的却是平等,尊重,自由。也许,从弗兰兹最开始决定站在皇太后苏菲一边那刻起,茜茜的心就已经死了:“这么说,你放弃我了?”那一次,她总算认清了现实,明白了自己必须通过舍弃,才能够得到。

在21世纪的今天,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茜茜这样呢?仍有多少女孩,面临着年龄与舆论的压力,匆匆嫁人,而忘记了叩问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又有多少女人,即使是面临着无爱的婚姻,可憎的丈夫,却总会因为一句“为了孩子忍忍吧”云云,而放弃追求真正属于自己生活的权利呢?爱情与自由,并非不可两得,我们只是太难太难遇到能够理(不)解(直)我(男)们(癌)的那个人罢了。

他,是她唯一的儿子。

为了他,她毅然决然给奥皇下“最后通牒”,与婆婆斗争到底。

而他,自小就渴求母爱。

但他却总是孤身于皇廷,母亲从异域带给他的礼物总能令他欢呼雀跃,但他渴望的,只是一个来自母亲的温暖拥抱而已。

小鲁道夫(剧迷送昵称:卤豆腐)在深夜从梦中惊醒,呼喊着《Mama,wo bist Du(妈妈,你在哪儿)》,得到的,却是来自陌生人(死神)的回应。在小鲁道夫面前,死神显得格外亲切友善。“我是你的一个朋友”“当你需要时,我就会来到”。小鲁道夫央求他别走,他便回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死神,总是这样千变万化,爱开玩笑。

多年后,鲁道夫长大成人。他的政见与奥皇截然不同,而他一心亲近的母亲却更加疼爱妹妹,早就忽略了他。明明是皇位继承人,鲁道夫却是那么的孤立无援,他柔弱孤独,正如他母亲般忧郁悲伤。鲁道夫与茜茜是那么相像!他们都热爱自由,细腻多愁,支持共和;可是,他们却又始终像两条平行线,无法相交。在《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阴霾渐袭)》(我的入坑曲!)之时,死神诱惑着鲁道夫,步步要挟,暗示着“黑暗就要来临,如今大限将至,时日无多!”哈布斯堡的统治摇摇欲坠,而世人却仍身在梦中,毫不知情。死神唆使:“快夺取权力,你是出于自卫!”而皇太子鲁道夫却有心无力。自始至终,他也不过是这一场权力游戏中的棋子罢了。他奋力反抗过,却依旧无法摆脱魂断梅耶林的命运。

他也曾向亲爱的母亲求救:母亲,我需要你!但任他如何苦苦哀求,茜茜却冷漠相对,声称早已与奥皇恩断义绝,不肯再理政务。于是,鲁道夫也问出茜茜当初在绝望之时质问奥皇弗兰兹那句:“那么,您是放弃我了?”

丧钟敲响。死神再一次来到鲁道夫面前,兑现他的“诺言”:你需要之时,我便会出现。诡异乐声四起,鲁道夫孤立无援,如风中枯叶般任人摆布。他的内心何尝不万分纠结?可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投入死神怀抱。枪声一响,死神之吻终于让鲁道夫彻底得到了解脱。

噩耗传来,奥皇惊诧,茜茜崩溃。没有人会预料到皇位继承人会是这样的结局,而身为母亲的茜茜,更没有料到儿子会饮弹自尽,英年早逝。这时,她才恍若大梦初醒,与儿子的种种过往在脑内不断回放,如噬骨之蛆般吞噬着她的灵魂,令她从此之后,形神崩溃,陷入更大的抑郁之中。

很多人都说茜茜自私,卢切尼也在经典之曲《Kitsch(刻奇/俗)》中嘲讽道:“你们的茜茜,其实是个利己主义者。她之所以争夺儿子,是要向苏菲证明,她才是强者。然后把儿子丢一边,满脑想着自己的自由!”茜茜到底是自私还是自我?鲁道夫之死,她身上所需要担负的责任又有几多?我们身外局外人,很难断这家务事。但很大程度上来说,自我,其实根本就意味着自私。茜茜追求自由,一直以来云游欧洲,即使争取到了儿子抚养权,最后也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再与鲁道夫续这“母子情”。但这同样也是我们都面临的:父母与儿女之间的羁绊。最亲密的人,反而无法更近一步,最终面临的总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疏离。褪去皇室外表,茜茜与鲁道夫也不过是一对普通母子。孰是孰非,又有谁说得清楚呢?天性自由强硬的茜茜,面临鲁道夫的哀求,注定会坚持故我:“我从不低头——为你,也不会破例。”

自高处跌落的少女茜茜,朦胧之中中只记得他最温暖的怀抱——那一刻,她爱上了这位“黑暗王子”。

黑暗王子,并没有急着为她送上一吻。她的美,动摇了他的心,他似乎还舍不得将她带入地府,但是,他又那么渴求得到她。

他们,还是错过了。

但,自此他便缠上了她,矢志不渝。

当她受挫失望时,他总是及时出现,许她美好不变的爱情,要她离开奥皇,与自己共往极乐之地。

当她犹豫不决时,他却雪上加霜,狠心夺走她之所爱,嘴角带着邪魅狂狷的冷笑,看着她痛苦万分,内心却冷漠孤傲。

当她意气风发时,他依旧阴魂不散,与她疯狂共舞,霸道地宣称:你永远只会属于我!

当她呼唤哀求时,他却转身便走,闹脾气似的吼出:我现在不需要你!

当她命若游丝时,他终于再次以白衣少年的样子出现。曾经有过的怒意与妒忌全然化为温柔与爱意。她也脱下尘世束缚,身着白裙,满心激动地向他扑去,再次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让他那迟到多年的一吻重重地印上自己的唇——她,终于自由了!

死亡,是什么?对于茜茜来说,是真正的自由,是彻底的解脱。她的人生,如所有人的人生一样,充满了艰辛险阻。她并非圣人,所以也常常感到脆弱孤独。因此,她迷恋死神。她听从他的声音,但也竭力反抗他的诱惑。自始至终,她也没有真正软弱过,她是那个要与皇帝斗,与皇太后斗,与死神斗的伊丽莎白!

她生命中最辉煌的时候,高唱着《Wenn ich tanzen will(当我想跳舞)》:“当我想跳舞,可以无拘无束随心所欲,自己来选择音乐,自己来决定时间!”这是继《我只属于我》之后的又一“独立宣言”,多么激荡人心!即使是强大的死神,在此刻也无法动摇茜茜独立自主的心。世界巨轮随着死神的计划转动着,而茜茜则矢口否认自己也受着死神摆布(虽然事实如此)。或者,死神之所以爱茜茜,就是因为欣赏她这一份与众不同的反叛吧?

当茜茜望向镜子中时,看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死神”——另一个自己。最爱她的,始终是她自己,即“死神”。绝望那刻,“他”向她敞开怀抱,她几乎都要屈服,可总是以强大的意志力拒绝了死亡(自杀)的诱惑,决定要继续坚强活下去。她是属于自己的那只“黑色海鸥”,对死神的爱慕阻碍不了她追寻自我与自由的脚步。最后,她依旧是胜利者,她没有“自杀”,死神,给了她一个更好的选择:毫无先兆的意外身亡——迅速,无痛。

她的一生,虽然身困鸟笼,但黑色海鸥的心始终向往自由的大海。她爱过,恨过,软弱过,抗争过。她的一生都在“打仗”,最精彩的一场是她与死亡(自我)的斗争!她不断自省,在黑暗时代找寻到了真正的自我,令无数后辈都不禁汗颜。伊丽莎白,这位骄傲美丽的女人,活出了最绚丽的一生!

Hooray,Elisabeth!

原创内容,谢绝转载~

若你也喜欢音乐剧/港乐/文学/诗歌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壁花说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伊丽莎白的更多影评

推荐伊丽莎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