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更深 比海更深 8.6分

好的导演都有做人类学家的潜质

Reedy
昨天深夜看完《比海更深》,一贯的“慢慢的、闷闷的”风格,但倒也看得下去。心中似乎总有种期待,像那真吾一般,想着中了彩票,家人就能住到一起,或者良多能“改邪归正”,一家破镜重圆。读者可能都有这种期待吧,毕竟自己的人生本就不圆满,总想着电影里能多看点希望。是枝导演却绝不会让你如愿,在影像中若有似无地埋了几颗希望的种子,然后又连根拔除,残忍到窒息。


人到中年,妻离子散,事业更是不得志,潦倒到典押父亲的遗物换钱,中年废柴的生活一如他父亲一般,虽然他曾如此不想成为他父亲。“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理想中的大人”,良朋的父亲、良朋、和良朋的儿子,三代人都在诠释着同样的主题。良朋的父亲并未真正在电影中出现,我们只能透过良朋的母亲、姐姐、良朋自己,和那个典当行老板,隐约地摹化出一个过去的生活失败者。但是他还是把希望放到良朋身上,结果良朋却把当小说家当成理想,虽然从典当行老板口中知道父亲曾经满街散发儿子的获奖小说,...
显示全文
昨天深夜看完《比海更深》,一贯的“慢慢的、闷闷的”风格,但倒也看得下去。心中似乎总有种期待,像那真吾一般,想着中了彩票,家人就能住到一起,或者良多能“改邪归正”,一家破镜重圆。读者可能都有这种期待吧,毕竟自己的人生本就不圆满,总想着电影里能多看点希望。是枝导演却绝不会让你如愿,在影像中若有似无地埋了几颗希望的种子,然后又连根拔除,残忍到窒息。


人到中年,妻离子散,事业更是不得志,潦倒到典押父亲的遗物换钱,中年废柴的生活一如他父亲一般,虽然他曾如此不想成为他父亲。“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理想中的大人”,良朋的父亲、良朋、和良朋的儿子,三代人都在诠释着同样的主题。良朋的父亲并未真正在电影中出现,我们只能透过良朋的母亲、姐姐、良朋自己,和那个典当行老板,隐约地摹化出一个过去的生活失败者。但是他还是把希望放到良朋身上,结果良朋却把当小说家当成理想,虽然从典当行老板口中知道父亲曾经满街散发儿子的获奖小说,但应该不是父亲的初衷(猜测一下,父亲应该希望良朋成为“公务员”,恰好与良朋儿子想成为“公务员”相呼应)。然而,良朋虽然想摆脱父亲的老路,试图坚持着或保有着未竟的理想,却终究活在郁郁之中。所以良朋又把这种寄托放在真吾身上,真吾却直接拒绝这种托付,或者说从父亲的失败中走向另一个极端,梦想成为戴着面具的“公务员”。

整个电影中三个男性角色,过去的父亲-现在的良朋-未来的真吾,都在试图解决理想与现实之间矛盾。这里仿若陷入某种悖论之中,是否小说家就比公务员来得更加有理想?或言,理想本身是否也是这个时代或者社会所设定的?“社会秩序规定我们衡量满足的标准……我们的欲求是学习而获得的”(宗萨仁波切),虽然我们常说要尊重个体自由选择,但如果这种“自由”本身也是被塑造而成的,那就真的是自由吗?从这种意义上说,成为公务员或小说家都可能是这个社会塑造的结果。

所以这才是整出戏的悲剧所在,我们自认为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并为此奋斗,甚至连至亲的人都离开自己,却还只能安慰自己“大器晚成”、“理想还在实现之中”,结果连理想本身都可能被质疑、被打倒,这才是真的大崩塌吧。记得看过一部内地电影,讲得一位中年男人因为国企改制失业后的种种,而对他来说最大的打击,就是他在厂里的勤恳工作、服务社会的结果,让他成为社会所不需要的人。

虽然看过是枝导演的戏不多,但是从悲剧中折射对社会的反思,总会是其中一条线索,这种折射不是通过大起大落或者英雄黑暗这种情节或角色来运作的,更多的是在普通人生活中那种无力与无奈中漫延出来。“第三种之悲剧,由于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而不得不然者,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也,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彼等明知其害,交施之而交受之,各加以力而各不任其咎。此种悲剧,其感人贤于前二者远甚。何则?彼示人生最大之不幸非例外之事,而人生之所固有故也。”起初不能理解静安先生何以将第三种悲剧视为最甚,但当你看过《无人知晓》、《比海更深》,就能体会这种悲剧的残忍,藏在其中的“平静之火”。或者说,生活中悲剧远比电影中来的更为艰辛,“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一句“不得不如是”,何其悲也!


在《比海更深》中,按照是枝导演的话说,他是想以过去生活过的”“团地”为背景来呈现这个故事,因为团地内部,以及团地和旁边“西武住宅”的独栋建筑都标示着阶层的区分。“放在从前,如果没有到过某个人家里就不会知道家与家之间的差距,但有了团地之后,通过住址就能立刻了解这种差距。团地就是这样一个将收入差距表面化的场所。”出租房-商品房-独栋建筑所区分不只是环境、职业,还包括兴趣爱好,出租房的孩子学算盘,而商品房的孩子则学钢琴。在电影中会间或出现数字,特别是剧中人谈到某某人的时候,都会加上他/她所住房子的编号,而这个编号所区分正是出租房和商品房。所以当母亲拿到良朋给的一万日元时候,她还奢望着能买间2-2-4的三居室。

在对是枝导演的访谈中,他还特意谈到拍电影中要有“记忆”、“观察”和“想象力:
“没错,简单说来,这部电影里登场的角色和情节中寄托着我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的各种记忆,只是改变了人称和人物关系。虽然如此,它也并非一部自传性作品。即使片中某个角色身上强烈投射着我的记忆,一旦改变了设定,一种奇妙感便油然而生。这个角色开始渐渐剥离我、有了自己的特性而变得鲜活。或许有人会称之为“想象力”,而我习惯称其为“观察”。具体很难说清,但将自己的一部分作为观察对象的“他者”,从中更能生出批判性观点,观众也会笑着认同吧。”

这段话颇有深味,“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这出与入,恐怕不单单是对自我而言,亦是对外物而言,导演必须要深入到生活之中,去观察,让自我与外物对话;也需要超乎其外,去想象,重新拼凑一幅新的图景。在这一点上,布迪厄对社会科学著作所提出的要求,也非常适用于电影的创作
“好好地写写那些平庸无奇的世事人情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海更深的更多影评

推荐比海更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