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妾成群》与《大红灯笼高高挂》

中华智慧仔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后者张艺谋电影由前者苏童小说改编,虽说它们有相互补充完善的关系,两者作为不同艺术形式都各有千秋,而我看来,从小说情节故事讲述的角度来说,电影比小说更胜一筹。
我这里讲的更胜一筹并非音影画面比文字表达更直观生动而得出的结果,怎么说电影为改编自小说而来,而非照搬小说的情节,因此电影与小说就不免有不同之处。电影中对小说原著的删减改动即我所认为更胜一筹的理由。
无论在故事情景的细节,还是在某些大改动,都使得故事讲述更吸引,更合情合理。
电影于故事的细节改动,使小说中许多不合理情节更有理有据而非让人难以琢磨。
其一,小说中颂莲为一个大学才读半年的学生刚到陈家后,居然就丝毫不生疏地拨弄陌生侍女头发找虱子,多少让人难以理解;而电影则做了比较好的改善,开头因为侍女不良态度使颂莲对其印象不佳,而也只口头上嫌弃侍女是否有虱子和头发有味,没过去拨弄头发。其二,小说在颂莲去三太那边打麻将时,三太在没有预兆情形下说出些有关二太的话,让我不知所云(在多次重看也依然如此);而电影加上一补充情节——因颂莲去三太房打麻将而使老爷欲颂莲不得便找了二太,因此才使得三太说了些有关二太的话,使得情节更有理有据。其三...
显示全文
后者张艺谋电影由前者苏童小说改编,虽说它们有相互补充完善的关系,两者作为不同艺术形式都各有千秋,而我看来,从小说情节故事讲述的角度来说,电影比小说更胜一筹。
我这里讲的更胜一筹并非音影画面比文字表达更直观生动而得出的结果,怎么说电影为改编自小说而来,而非照搬小说的情节,因此电影与小说就不免有不同之处。电影中对小说原著的删减改动即我所认为更胜一筹的理由。
无论在故事情景的细节,还是在某些大改动,都使得故事讲述更吸引,更合情合理。
电影于故事的细节改动,使小说中许多不合理情节更有理有据而非让人难以琢磨。
其一,小说中颂莲为一个大学才读半年的学生刚到陈家后,居然就丝毫不生疏地拨弄陌生侍女头发找虱子,多少让人难以理解;而电影则做了比较好的改善,开头因为侍女不良态度使颂莲对其印象不佳,而也只口头上嫌弃侍女是否有虱子和头发有味,没过去拨弄头发。其二,小说在颂莲去三太那边打麻将时,三太在没有预兆情形下说出些有关二太的话,让我不知所云(在多次重看也依然如此);而电影加上一补充情节——因颂莲去三太房打麻将而使老爷欲颂莲不得便找了二太,因此才使得三太说了些有关二太的话,使得情节更有理有据。其三,小说中侍女雁儿的死于吃了浸在马桶水中草纸而得的伤寒,而电影是因为长期跪在寒冷雪地而得病身亡,可谓更合情理。
电影于故事重要事物以及某些情节的大改动也是令我心感更妙!
第一,男人和孩子戏份在电影中被压缩得很少,连出场最多的老爷陈左千都几乎没给正面特写,可谓全程“不要脸”。电影把主要镜头都放在那几个太太的身上,都更集中表现那个宅院中的女人生活和斗争,使得剧情更加紧凑,给人更大的张力!第二,小说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事物于电影中并不存在——即是那口共吞噬了三个女人生命的井,取而代之的是小黑屋,它们都能刑处在外风流的姨太太!在我看来,这一变动不仅使故事逻辑更通,而且也更讨我喜爱。对于逻辑更通,我是这么想的,同样刑处别人,而于小黑屋将其上吊更合理,若将其置于井中,死于井下,尸体于井久留势必腐败发臭,大户人家必不允许此种情况,何况死者还是事前做了对于他们来说不风光事之人,因此还要将其捞出,这就可谓麻烦得不合情理;对于更讨我喜欢,我先声明我不太喜欢恐怖迷信的鬼怪,小说中因有了那口“阴气挺重”的井,颂莲常常经过该井坐于井旁,都常常有一堆恐怖心理和氛围的描写,鬼手阴气,不一而足……而电影没有类似令我胆颤的鬼怪描写,则是很符合我口味的。第三,亦为变动最大之处,如电影名所示,一个于小说没出现而在电影为贯穿全篇的事物——大红灯笼!老爷作为宅中之主,所到之处都会有侍从点起红灯笼,老爷晚上想到哪个太太寻欢就点起哪里灯笼,若哪个太太做了令老爷生气的事则被封灯,即之后长时间都不会有老爷疼爱了……这红灯笼的添加为这电影甚是巧妙之处,小说中的井有着象征意义,而该意义与电影本因随着井的消失而不存在,但是,电影中的红灯笼则弥补这一缺陷,因为红灯笼也多少具有象征意义,即为封建男权社会、女性屈辱低下卑贱的象征!
电影结尾,“发了疯”的颂莲在三个太太房间所围成的四合院徘徊,从上空俯视之,巧妙地构成了个“囚”字!阴险的二太太虽表面赢了,却终归为了得老爷重视,讨老爷欢心,依旧难逃封建家庭的囚禁,这是场无人胜利的斗争,这是场封建家庭下产生的悲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