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三十二 9.5分

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

梦想是导演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图片来自薛薛的截图
获奖情况

日头出来点点红,照进妹房米海空,

米海越空越好耍,只愁命短不愁穷,

一条江水去悠悠,一朵莲花水面浮,

何时有心把花起,你无心无意看花浮,

门口大田四四方,半边罗豆半遭殃,

秧儿得插花生得扯,我长年丢弃哪一厢,

出门人笑我也笑,回家人笑我忧愁,

人进大门呵呵笑,我进大门眼泪流,

你讲你难我没信,我讲我难才是真,

你难你有平屋住,我难住在苦瓜棚,

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

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显示全文
图片来自薛薛的截图
获奖情况

日头出来点点红,照进妹房米海空,

米海越空越好耍,只愁命短不愁穷,

一条江水去悠悠,一朵莲花水面浮,

何时有心把花起,你无心无意看花浮,

门口大田四四方,半边罗豆半遭殃,

秧儿得插花生得扯,我长年丢弃哪一厢,

出门人笑我也笑,回家人笑我忧愁,

人进大门呵呵笑,我进大门眼泪流,

你讲你难我没信,我讲我难才是真,

你难你有平屋住,我难住在苦瓜棚,

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

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二十二》电影主题曲,分享燕池的单曲《九重山》http://music.163.com/song/494858443?userid=125729298 (@网易云音乐)

韦绍兰,出生于1920年,瑶族人,1944年10月,日军陆军11部队进入韦绍兰的家乡,带走她和附近其他若干妇女,韦绍兰在遭受了三个月的非人待遇后逃出地狱,回到家乡于1945年7月13日诞下一子罗善学,目前母子俩人于广西桂林市荔浦县新坪镇小古告屯居住,丈夫事发时并不在家,妻子三个月后归来只是辱骂说她跑到外面去学坏,婆婆相劝解释道是被日本人抓去受苦,担心日后失去生育能力韦绍兰还是不顾丈夫的反对把孩子生了下来,孩子从出生的时候就贴着日本人的标签,成年后说了6家婚事也没成,谁会允许自己的姑娘嫁给一个日本人,一生替人家看牛,至今孤家寡人和母亲住在一起,韦绍兰一个月只能到政府领取30块钱的救助金,在如今物价飞涨的年代,30块钱意味着什么?一张电影票?一杯饮料?一包烟?这是韦绍兰拿去买白菜的钱,白菜便宜啊,镜头里的她淡淡地说,够用,不够用又怎么样呢,横竖只有这么多,如今她已九十二高龄(以拍摄时计算),所幸身体健康,愿寿比南山,儿子虽然也近古稀,但至少也能帮衬着一起生活。

韦绍兰

韦绍兰:这世界这么好,现在我都没想死,这世界红红火火的,会想死吗?没想到。

- - - - - - -我是《三十二》与《二十二》手动分割线- - - - - - - -

排片少的我想哭
手动比心广电总局

国内首部获公映许可的“慰安妇”电影即将上映,作为一部题材特殊与主流商业制作无缘的纪录电影,《二十二》从前期筹备、制作到后期上映,历经坎坷,先后经历了投资人撤资、演员张歆艺资助100万,等一系列事件才最终完成制作,之后,为了能让这部纪录电影进入主流院线与很多的观众见面,也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慰安妇”这些个体,她们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等跟她们本身有关的信息,电影出品方曾面向全国范围发起募集100万宣传费的众筹公映活动,3万人参与,如今电影上映在即,在上映前的38个城市大规模超前点映中,曾参与电影众筹公映活动的众筹支持者也成为此轮电影超前点映重要的参与者,截止2017年6月,片中22位老人仅剩9位,对于这部纪录电影,导演更看重的不是通过影片来告诉电影院的观众“慰安妇”背后的中日关系是什么,有哪些深仇大恨,而是通过这部电影,让大家感受到他与这些老人接触时所观察到、体会到这些老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他希望到场的观众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会选用这样的表达方式来完成《二十二》这部纪录电影,而后,导演在微博中也阐述:例如,她就是我们的家人,您一定会理解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拍。

- - - - - - -导演郭柯对话巴塞电影- - - - - - -

整理完访谈稿的薛薛已吐血身亡

Q:拍摄《二十二》的初衷是什么?

郭柯:从九八年开始就一直接触电影这个行业,从胶片时代我就一直跟着剧组在拍电影,我三十出头的时候,正常的来说我也应该独立了吧,刚好在想独立的时候,在微博看到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就写的一个慰安妇和她的日本孩子,这篇文章首先就吸引了我,从我当时的理解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冲突的一个故事,慰安妇在我们心目中大家都有一个,固有的概念,她又能生下这个日本孩子,首先我觉得这个故事冲突就很大,所以当时就决定了要拍她,当时也是以剧情片的方式来呈现,后来因为投资的原因,我说那省钱的方式,就先拍个纪录片吧,他(投资方)说先拍个短片我们看看,来看看这个导演的能力,然后我就拍出了之前的短片《三十二》,《三十二》片名是来源于12年的时候,国内幸存的慰安妇受害者只有三十二位,所以我当时就没想太多,就起了这个片名叫《三十二》,在一年以后这些老人去世了十位,还剩二十二个,我觉得有很多综合因素在一起,导致我一定要拍《二十二》,我说不能再等了,我说就叫二十二,什么都不用想了,这个片子就把全国的二十二位老人全部拍完。

Q:《二十二》是否会引发社会对慰安妇群体的关注?

郭柯:通过一些我们国家的一些特殊的节点,七七,卢沟桥,八月十四号慰安妇纪念日,九一八事变,1213国家公祭日,可能在这些节点的时候,大家会更加的关注某一群体,包括抗战老兵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片子,它的受命不在于这个时候,我觉得可能,真正大家想关注她们(慰安妇)本身的时候,这个片子它的力量才会出来,我只有二十二位老人最朴实的生活,和她们心底里最原始的故事,我去尝试着去跟她们聊天,老人原始的状态是,想说你就说,不想说你就不说,但是你不说呢,我会借助一些,我们从别的方面捕捉到的一些细节,来告诉观众她不说的原因是什么,她真正的身份是什么,这个就是《二十二》要表达的一些内容吧。

插曲:苏志良(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慰安妇问题,不仅仅是历史问题,它也是当下的一个话题。这些老人大多生活在农村,有很多人是没有生育的,因为她们的遭遇,所以她们的生活状态是非常糟糕的。”

Q:《二十二》拍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郭柯:我觉得最大的困难,不是说跟老人的这些交流,因为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所以我跟老人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我相信我能挖掘到比平时,记者同行们挖掘的更深的东西,这些对我来说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在于,你怎么面对她,她是谁,她是你的拍摄对象还是慰安妇还是你的亲人,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心中最困惑的,后来我们还是发现了,你真的要把她们当亲人一样,我觉得应该吧,在他们面前,把你所谓的创造力,全部拿掉,去尊重她,然后你的问题,才是一个,我觉得是我作为一个晚辈应该去问的吧。

Q:采访老人的过程中存在剧组既定的问题吗?

郭柯:我们有没有自己既定的问题,那当然肯定有,肯定是问问老人现在的生活状况,然后肯定跑不掉是要问当年的一些问题,但是我们要灵活应变的是这个老人她的状态,她怎么回答你的问题,然后我们刘顺着她的问题,得往上面走,最终我们要表达的是什么呢?就是去探讨这个老人,为什么现在是这个状态,跟她的生活环境,跟她后来回到家里边,她跟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一起,然后还要通过他们的亲人,来描述这个老人现在的状态。

Q:片尾帮助慰安妇群体的教师的陈述,是他本人的意愿还是与剧组商量后的结果?

郭柯:我们只会做一点点的引导,就比如你刚才说这个,他说很后悔面对慰安妇这个事情,我们只是问他,张老师你做了三十年,我接触这些老人才两年,我说我的体会是什么,你的体会是什么,你跟我说实话,我们是尽量让环境轻松,然后真实的情况下我去跟他聊天,然后我们记录下了这一段,没有做任何的人为的东西,就是聊天,我聊聊我的感受,他聊聊他的感受,我觉得这是真实的吧,你说哪有一个人做三十年还义无反顾,我就是为了给老人的一个承诺,我觉得这些,有一点点不真实,换做是我,我郭柯做三十年就为了老人的一个承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能做到,我也愿意告诉观众,拍这个片子当初肯定是因为各种因素的,包括有曾经的虚荣心,你才能继续下去,然后这个过程中,那么一年两年三年下来,你当然自己会有收获,那你的虚荣心是不是应该降低了,在面对真实的老人,这一群受害者,很可怜的老人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能帮他们的事情,我觉得都是这样,没有谁生下来就是很伟大很高尚,我就觉得这是我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接触到这个群体,在慢慢一步一步的成长和体会,观众们可以尽量喷我也无所谓,你们如果真的关注到(慰安妇)这个群体的话,你会看见郭柯的名字,将来会一直跟他们联系在一起,我不是刻意的,是我们每年都会为他们做一些事情,这是我拍完纪录片我觉得应该去的,我觉得我拍了她们,我要对她们要有个交代,更是对我自己有个交代,这是我这两部纪录片真实的一个体会吧。

Q:片中反复出现的毛主席元素的意义?

郭柯:老人她们真实,就想毛银梅老人一样,她确实真真实实从毛主席那个年代过来的,也确实是毛主席给了他们很多的帮助,包括后来我们片子里面,海南的李美金老人一样,问她会唱什么歌,她说唱东方红,因为她就感谢毛主席,那你说我可以剪很多毛主席在里面,但我觉得没有刻意去要拍马屁还是什么,但我也不刻意的去回避真实,那我们会通过这种,她们采访当中,加上他们生活环境里面的一些细节,想把这些老人,把他们用镜头的组接,把他们形成一个群体,我觉得这是我们唯一用的一些技巧。

Q:片中一个在纪录片中不常见的“炫技”镜头存在的意义?

郭柯:镜头完全取悦不了电影院,因为这些是不真实的,这是一个导演的一个想法,因为他在纪录片里是不存在的,叠化,其实我们不想用叠化,但是我觉得在那个时候我们不考虑这些,因为我不能拘束纪录片该怎么拍,我从来没有觉得纪录片应该这样拍,剧情片就应该这样拍,我只是觉得,情绪到了那儿,我尽量不去炫技的,因为我觉得,从那副画切到那个鸟,那太怪了,我柔和一点让观众看着舒服,我就用叠化给它叠过去,那也是我们片子里唯一不多的叠化,因为我觉得确实你说的很对,叠化就是技巧,我连叠化都不想用,你敢硬切吗?如果一个片子全是固定的全敢硬切,我觉得你很自信,但是我还到不了那种程度,我只是考虑,让观众看着舒服一点,视觉接受一点,如果真的要取悦电影节,我可能不这样,我可能全部固定,那就非常有个性,她们的命运其实是相连的,所以我想通过这种方式,用一点点的导演技巧吧,这也是技巧吧,这种想法。

小贴士:叠化是剪辑中的一个技巧,是相对于“切换”的,就是在一个镜头中缓缓地可以看到向另一个镜头过度,比如在《泰坦尼克号》的电影宣传片当中,这个特技得到大量应用。它是两个画面短暂的重叠,它只不过是把在许多方面类似那种由直接的切换连接起来的两个镜头之间所存在的过渡关系的视觉关系具体化了。在无声电影的初期最初发现叠化的时候,对它的使用更为自由;它很少具有某种定型的“含义”,并且几乎不用来表示时间的消逝。因为那时可用字幕来达到此目的,不需要叠化。在默片时期多少年来叠化是用来在一个单独连续的段落中作为获得从特写到远景(或反之)的“柔和转换”。更为一般地来说,它们是用来创造造型的、节奏的或诗意的效果( 阿倍尔•冈斯、谢尔曼•杜拉克、让•爱浦斯坦和马塞尔•莱皮埃都为此提供了范例)。甚至在声音出现后,叠化继续为各种不同的目的而加以十分自由的使用。例如,在《喝采》(l929)中,鲁本•马摩里安把叠化作为一种方法从一个打电话的人物的镜头转到接电话的那个人的镜头。

Q:影片的结尾包含着一切都将过去的含义吗?

郭柯:从画面来说,肯定有这方面意思,就是四季变换嘛,从冬天到夏天,从白茫茫的雪山到了夏天枝繁叶茂,我觉得一切都会过去,它的想传达的意思,我觉得就是看各位的,文化程度也好,成长经历也好,他有他自己的理解,我只是觉得很合适,你能体会什么,其实建立在观众自己,那我只是把这个情绪传达出来,四季变换我们,终将成为一粒尘埃,这部片子结尾我自己的理解,我把它做成了这个效果。

Q:《二十二》有大规模公映的打算吗?

郭柯:政府给你开了这扇门,那你当然想去更大规模的(放映),因为我们本来也是,按照电影的标准去拍的嘛,通过众筹去筹集它明年的宣传和发行的费用,我现在呢筹款已经到一半了,也有一万多人次在捐款,那我们也会,不管抄袭也好,还是模仿也好,我觉得我会像《鬼乡》那样,把所有捐款人的名字全列在片尾,我相信在尘埃飘落的时候,这个片子,它的情怀会变得更加的不一样,这也不简简单单是我参与了一个众筹,这也不是我在这煽动大家的什么情绪,确实我看《鬼乡》的时候我有这个感觉,我看到片尾以后已经忘了这个片子是什么,我是会被韩国人这种情怀所打动,那我也希望我们的片子能在最后的时候,看着一个个人名,告诉他们,曾经的一部慰安妇纪录片,是我们中国,很多民众让它,走到了这一步。

前方流量党慎点o(≧v≦)o👉🏻多长图

一稿初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三十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十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