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 战狼2 7.4分

是否有一瞬间你认为龙小云给冷锋的协议书会是离婚协议书?

木质的快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龙小云的结婚申请书背后,

如果没有那一刻的犹豫,

或许这婚不该结。

——Robin

在《战狼2》冷锋出事之后,龙小云让冷锋签的这份协议,是否有一刻你觉得可能是离婚协议书?

无论结婚还是离婚,这无疑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结论而已。倘若没有深思熟虑之后的人生,又何以能承担起我们要面对的责任呢?

倘若没有一刻想要和冷锋离婚的想法,或者至少等一等,或许算不上是真正看清楚彼此的关系。

一个男人给家庭的,支持和保护是必不可少的。尽管力量是必须的,冷锋的破坏性确实会有些让人担心,未来的某一刻,这个未来的父亲是否会离开家庭。

我想,龙小云是经过思考的。或许,花的时间不多,有那...

显示全文

在龙小云的结婚申请书背后,

如果没有那一刻的犹豫,

或许这婚不该结。

——Robin

在《战狼2》冷锋出事之后,龙小云让冷锋签的这份协议,是否有一刻你觉得可能是离婚协议书?

无论结婚还是离婚,这无疑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结论而已。倘若没有深思熟虑之后的人生,又何以能承担起我们要面对的责任呢?

倘若没有一刻想要和冷锋离婚的想法,或者至少等一等,或许算不上是真正看清楚彼此的关系。

一个男人给家庭的,支持和保护是必不可少的。尽管力量是必须的,冷锋的破坏性确实会有些让人担心,未来的某一刻,这个未来的父亲是否会离开家庭。

我想,龙小云是经过思考的。或许,花的时间不多,有那样的犹豫,才能让她更真实地作为女人的部分进入关系。认识到自己是有需要的,而不是单纯的圣母。在看清自己的需要和风险之后,再勇敢地去面对,坚持。那是难得的智慧、勇气与大爱!

但是,如果龙小云只是单纯坚持地选择与冷锋结婚。在那一刻,我觉得她更被动地像是一个妈妈。

有个性的母亲

龙小云,为何会成为一个军人?这是值得思考的。很有可能她的父亲也是一个军人,或者有一个很高权威的父亲。她认同父亲的力量,选择了成为一名军人,另一个方面她内在的女性角色却少有机会得到认同,或者说她或许并不接纳自己母性的那一面。但是,她又以一个女性中队长的身份,成为了所有战狼士兵的“母亲”。

过于认同父亲的龙小云,对权威也有一种挑战的姿态,你强,我要比你更强。所以说,没有龙队,也就没有战狼。“战狼,各个都是刺头,不是刺头我们还不要呢。这个挑战,意味着需要揭露被整合父亲的阴影面——力量背后作为人的脆弱与柔软。”

这意味着,第一点,不够强是没办法进入龙小云的视野的。在冷锋用出色的个人能力狙击掉敌人保护战友之后的问话会议上,冷锋说在我这没有那另外那50%的话让龙小云笑了。

而在冷锋身上,除了冷锋的出色的力量感还有他喝醉之后,那个脆弱的需要被照顾的大男孩。龙小云给冷锋带上军帽的那一刻,母性或者说女性的那一部分被唤起了。

父亲与男孩的对视关系,

和在一旁的母亲。

龙小云,对于冷锋来说,不仅仅是爱人,还有作为中队长的女性的身份。也意味着,龙小云本身就承载着一部分母亲角色的意义。战狼中队,都是有着对于龙小云的母亲角色的“性幻想”的。

战狼士兵各个要老婆,
你要我要没有那么多,
准守纪律能取龙小云,
调皮捣蛋发个石青松。

很有趣的是,在那场关于冷锋的狙击敌人的问话会议上,出场的是龙小云(女性、母亲),以及作为男性、父亲权威形象出现的部队长官。

母亲分队长

父亲副队长

而在战斗演习中,副队长邵兵与分队长俞飞的角色,也分担了父母亲的角色。

在《战狼1》的最后,龙小云与冷父的面对面,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两辈人之间的对话,更像是平辈人之间的沟通,像是母亲帮助孩子转述父亲的对话。也像是,女儿作为帮助母亲寻找到与父亲平等关系的对话。

母亲与孩子

冷锋在《战狼2》中,情绪激动地将当地恶霸打伤,被判刑,虽然意料之外,但也情理之中。冷锋从小就不断地在重复着保护家庭,保护自己身边人的角色,有的时候不惜冒险牺牲自己。

冷锋避而不见龙小云,实际上是有诸多的愧疚感。像是做错了事情,不敢去面对母亲的孩子。

而龙小云对于冷锋的态度也仍旧是包容的。正如当时招募他入战狼麾下的时候的微笑,还有看他醉酒后关心的凝视。那份协议书是结婚协议书,而非离婚协议书,竟让人有些感动。

在原生家庭中父亲在家庭角色中的缺失,也意味着有可能母亲会把一部分情感的需要转移到孩子身上,容易忽略孩子自身被看见的需要。母亲容易成为一个压抑的,内在愤怒,有控制欲的母亲。冷锋从小到大的不断“惹事”,尽可能地向外探索,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小家庭,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渴求母亲的关注。

玛格丽特·马勒在自我发展心理学提到孩子在10-16个月的时候,在经历分离个体化的第二个亚型:实践期。孩子这个时候,开始学习走路,说话。能从原来在地上爬行的状态到直立行走的状态,会有一种全新的视角来看待世界。这个时候,孩子自恋的需要就达到了最顶峰。他会尽可能地向外的探索。但是同时,他经过一段时间会回头来看看母亲在不在,需要母亲来确认自己的情感。

“妈妈,我足够好吗?”

“妈妈,我出去了,回来了你还会在吗?”

孩子在这个阶段,有一个“你来抓我的游戏”。孩子逃离母亲,然后又被抓住,体验着因操纵母亲的控制感与自主的自尊感,又体验着和母亲融合的愉悦感。这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

母亲在这个阶段需要能够容忍孩子进一步的脱离,但也要同时会站在那里等着孩子回来充电,而且还要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孩子探索外面的世界。

母亲是稳定,的,不焦虑的。母亲鼓励孩子不断地去探索外面的世界,这是一个共情的过程。

在指挥作战室,最终被“征服”的龙小云,也正是这样看着冷锋在战场上,不断地探索,又给予支持的“母亲”。

而埃里克森的人生发展的八个阶段中认为:对于1-3岁的孩子,他们要面对的冲突就是自主性对应羞愧与疑虑的冲突。如果孩子顺利地经过这个阶段,他们将获得意志的品质。他把意志解释为:进行自由决策和自我约束的不屈不挠的决心。

父母必须要有理智的忍耐精神,必须坚定地保证儿童的社会许可行为的发展。如果父母过分溺爱和体罚,儿童就会感到疑虑而体验到羞愧。

持久的良好愿望与自豪感发展自没有丧失自尊的自我控制感,之久的动辄爱疑虑和爱羞怯的倾向于来自丧失的自我控制感和外部控制。

远去的母亲

战狼分队长俞飞是剧中战狼中队中唯一塑造出来的有家庭,并认为打仗还不如在家陪陪老婆孩子的形象。这个对于家庭有依恋,有关怀的父亲,呈现出了温柔的一面。某种意义上,是以母亲的形象出现的。

在《战狼》中,冷锋成年之后的母亲没有出现过。唯一能知道冷锋成长轨迹的,就是冷锋说起自己喝酒。3岁开始喝酒,5岁就灌趴下比自己大两岁的男生,12岁喝酒偷看女生洗澡,17岁……

17岁的冷锋,发生了什么?

有 两 种 可 能:

1.冷锋义无反顾自豪地参军了,他开心,自豪。

2.有可能母亲去世了。

在片子中,问到父母的部分,龙小云也只是说:“你爸不管你吗?”冷父常年在部队,估计说不上管教。那为何不问母亲?

因此有可能或者是从心理上或者是现实中来讲,对于冷锋,母亲有可能已经不在了。离开了。

因此,保护冷锋的副队长俞飞,爱着、护着冷锋的龙小云根据剧情的需要,可能也要面临相同的命运。俞飞在第一部中死去,龙小云在第二部中被抓。虽然感觉可能有点牵强,但似乎不无道理。

“母亲”离开后

进入视野的平等女性

《战狼2》中,龙小云被抓。剧集中出现的女主Rachel 是一名医生。她和冷锋在一起的姿态更平等的。一个是作为女孩的照顾者,一个是作为男孩的干爹。

Rachel 是一方面是被冷锋保护的。另一方面,她又作为一个医生照顾到了冷锋。同时,相比《战狼1》的龙小云近乎完美的爽朗形象,Rachel 更像一个同龄的女性。她会开心,会快乐,也会有小女生生闷气、发脾气的时刻——在野外下车的桥段。

她更主动地会问,“她叫什么名字”。她会主动地留下担任医疗救援的角色。

还有,主动 吻了冷锋。

这种主动与活力,是母亲的角色不会呈现的状态,是更真实的追求爱的能力。

而即便是反派方面,也出现了女性角色。尽管,这个女性角色的战斗力很强,但也配上了一个更为男性化的大块头角色来搭配。

当然,《战狼2》里面其实也呈现了一部分龙小云小女生的部分。两人之间的关系是亲密无间的。

这无疑是个有趣的转化。

只有整合女孩、女人和母亲的的角色,才能够真正地获得足够好的关系。爱自己,又爱别人,你说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狼2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狼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