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里,最喜欢的人物是Jaime Lannister

hey你眼睛会笑


他的前半生,像莎士比亚写《凯撒之死》。后半段,像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

凯撒死时,发现行刺的是最亲任的布鲁陀斯,他一眼回头,竟带着“原来是你”的宿命论意味。

蔡康永说知道出柜是迟早,可没想到发问的是李敖。那一刻对命运,居然也产生“原来是死在你手上”的嘲弄与苦笑。

Jaime的“原罪”是弑君。他把剑插入疯王胸口那一刻,想的是挽救全城生灵。可奈德·史塔克破门杀到时,并未作一字解释。

于是簒夺者战役,成全了伟大的国王劳勃和奈德·史塔克、以及“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

直到多年后囚于地牢,他才向美人布蕾妮,吐露出全剧我最喜欢的台词:

“By what right does the wolf judge the lion?”
(野狼有什么资格,来评价雄狮?)

他和狼家从来就不同,对“正义之士”奈德尽情嘲弄。

正直、高贵从来是北境传统,而狮家靠着“乱伦”的血继龉龃了百年。

狼家的悲剧是人祸式的、行差踏错的、...
显示全文


他的前半生,像莎士比亚写《凯撒之死》。后半段,像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

凯撒死时,发现行刺的是最亲任的布鲁陀斯,他一眼回头,竟带着“原来是你”的宿命论意味。

蔡康永说知道出柜是迟早,可没想到发问的是李敖。那一刻对命运,居然也产生“原来是死在你手上”的嘲弄与苦笑。

Jaime的“原罪”是弑君。他把剑插入疯王胸口那一刻,想的是挽救全城生灵。可奈德·史塔克破门杀到时,并未作一字解释。

于是簒夺者战役,成全了伟大的国王劳勃和奈德·史塔克、以及“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

直到多年后囚于地牢,他才向美人布蕾妮,吐露出全剧我最喜欢的台词:

“By what right does the wolf judge the lion?”
(野狼有什么资格,来评价雄狮?)

他和狼家从来就不同,对“正义之士”奈德尽情嘲弄。

正直、高贵从来是北境传统,而狮家靠着“乱伦”的血继龉龃了百年。

狼家的悲剧是人祸式的、行差踏错的、得罪了编剧的。而狮家的悲剧,是宿命的、天生被诅咒的、俄狄浦斯式的。

所以故事开头,是Jamie一掌推开布兰,打翻了维斯特洛悲剧的棋盘。

——狮家天灾式的命运,最终转化成报复狼家身上的人祸。这是两家相遇的必定。

于是Jamie偿“乱伦”的债,庶子尽陨痛失所爱。赎“弑君”之罪,右手尽废武功全非。

他过着“不道德”的一世, 虽贵为豪门金胄,却把血缘、武艺、身世向诸神一一偿回。

纵使这样,保持高贵,落魄的狮子也绝不向狼群低头。

蝙蝠侠也有其“不道德”,困于法律与正义的泥沼,还有小丑拽着这世界向下拖,他和疯王是一样:“有种人他们只想看着这世界燃烧”。

可蝙蝠侠不能杀小丑。因为“我杀死了恶魔,但身上溅满了恶魔的血,我也因此成了恶魔。”(《七宗罪》)

可Jamie没有那么幸运。上天降大任于斯,让其以不道德手段、惩治不道德之人。

所以他由衷地瞧不起高贵的、体面的、以道德行事的奈德·史塔克,野狼安知雄狮?

这是我喜欢他的点。别的骑士或高贵精神高贵:美人布蕾妮、莫尔蒙爵士、巴里斯坦将军,有道德的、人伦的光辉。

而Jamie身上,全然是一种“动物性”的力量:如雄狮般捍卫自己族群,捍卫自己性和爱。

这一集,最让人心潮澎湃,是Jamie长歌一骑,以肉身作玉碎,冲向女王和她的火龙。

有人说,Jamie的冲锋近乎自毁,代表他对瑟曦绝望、无保留的爱。是真正凯撒式服从宿命了的悲哀。

我不同意,Jamie的虽千万人吾往矣,是“哪怕这世上只有一种让你幸福的可能,我也要尽我全部放手一搏。”是真正的骑士精神。

沈炼、聂隐娘的悲哀,是他们杀不了所爱的人。詹姆·兰尼斯特的悲剧,是他救不了所爱的人——哪怕自己愿以死相抵。

他是道德斑污的骑士,却有古典的、浪人般的侠义,承担所有不浪漫罪名。

“这个世上最坏罪名,叫太易动情。但我喜欢这罪名。”
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七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