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协议 婚前协议 5.4分

续集(六):我恨你,恨不得天杀了你

异乡人

庭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

高二狗坐在沙发另一端,也看着前方,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信里已经写得很清楚。我已经厌倦了。” 庭的声音也空洞着。

“这不是理由。你的信写得冠冕堂皇,无懈可击。可是,没写真话。” 停了停,转头看着庭,问:“他是谁?”

沉默了一刻,庭才开口:“我们好聚好散,你又何必问那么多呢。”

“我想我有权力知道,他是谁?”

庭转过头来,已经语带哽咽:“她是,我们的女儿。她回来,找我了。”

然后又继续看着前方。

“你说什么?” 高惊异不已。

庭的语气平静下来:“你记得我们流产的那个孩子?”

“嗯。”

之后我梦到过她,是个女孩,” 庭再度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向着我哭,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她了。”

勉强吐出来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将脸埋在蜷起的膝上,爆发出压抑的哭声。

良久,哭声渐渐低下去,渐渐停歇。

高感觉自己全身僵了...

显示全文

庭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

高二狗坐在沙发另一端,也看着前方,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信里已经写得很清楚。我已经厌倦了。” 庭的声音也空洞着。

“这不是理由。你的信写得冠冕堂皇,无懈可击。可是,没写真话。” 停了停,转头看着庭,问:“他是谁?”

沉默了一刻,庭才开口:“我们好聚好散,你又何必问那么多呢。”

“我想我有权力知道,他是谁?”

庭转过头来,已经语带哽咽:“她是,我们的女儿。她回来,找我了。”

然后又继续看着前方。

“你说什么?” 高惊异不已。

庭的语气平静下来:“你记得我们流产的那个孩子?”

“嗯。”

之后我梦到过她,是个女孩,” 庭再度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向着我哭,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她了。”

勉强吐出来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将脸埋在蜷起的膝上,爆发出压抑的哭声。

良久,哭声渐渐低下去,渐渐停歇。

高感觉自己全身僵了,一动也不能动。

庭抬起泪眼,“我觉得我们,是这世界上,最,最残忍的父母,孩子那么信任,信任我们,来这世上,投奔,投奔我们,当我们,是她,可以倚靠的父母,可是我们,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把她,把她杀死了,那么残忍的,杀死了。” 越到后边,越不成句子,庭抽泣着,重又埋下头。

这是,锥心之痛,真的一字一锥,插在心上啊。

等到终于可以再说话,庭又道:“什么条件不允许,公司在起步阶段,去他的公司,去他的起步。人家乞丐,还照样生孩子呢。我觉得我们就是,世界上最自私的男女。自私的享受自己,不想要任何负担,任何妨碍。”

平静的说完,庭又语带哭声:“那个孩子,跟我,跟我说,她疼,她,她冷。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她了。” 一边泪如雨下,实在说不下去,只好又埋头下去,膝头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高的眼泪一滴滴流下来,这么多年,从未想过:那个流产的胎儿是个确实的孩子,是个“她”,一个女儿,尘封的记忆,尘封的感情,一波波涌来。

好容易再平静下来,庭又抬起头,听到高哽咽的声音:“她,她什么样?”

见庭有些不明白,又问:“在你梦里,她长得,长得什么样?”

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光线很暗,小小的一团,很弱,很委屈的样子,奄奄一息的,很,很可怜,看得我心,心都碎了。” 庭再次泪如雨下,“我知道,知道是她,是我们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可怜的孩子,她来,找妈妈来了。是个,是个女孩子。” 庭哭得肝肠寸断,真正是痛断肝肠,不得不停下。

好容易才能再开口:“我觉得我们,做了件至残忍的事,将那个无辜的孩子,我们的,我们的亲骨肉,那个,那个可怜的孩子,凌迟以处了。” 再度哽咽,说不下去了,只有压抑的,呜呜的哭声,从埋在膝间的头传来。

过了好久好久,只剩静默充斥着空间。等到终于可以再说话,庭抬起泪痕交错的脸,看向高,眼神渐冷:“所以我们就不配再有幸福。”

转回头,吸了口气,调整了呼吸,继续道:“每当我看你花天酒地,玩得不亦乐乎,就觉得,你忘了。忘了那个无辜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孩子,也忘了我,忘了我的痛苦,受的煎熬。”

“没有,我没有忘记过。” 高本能的辩解着,伸出手去,被庭一下子打回。

庭的语调不再悲伤:“收起你的假惺惺吧。你没有忘记过,也没有记得过。痛不在你身上,你当然不记得。你一年有多少次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是因为想起孩子难过吗?

高哑口无言了,他确实,确实几乎忘了。

看着那张呆呆蠢蠢的脸,庭哭得红肿眼睛里,似有飞刀射出:“她只不过是你的一粒精子,无意识射出的精子,一次性生活的副产品,一个不受欢迎的,副产品。” 不同之前的哀哭,庭的声音变得低沉有力,有了一股压抑的愤怒。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多少次,看着你喝的醉醺醺的脸,我都觉得,孩子白死了。为了根本不值得的父母,这么庸俗自私的父母,白白被葬送了。我们就不配有孩子。好几次,我都恨不得掐死你,但是下不了手,那时对你仍有爱意,有信任,相信我们会白头偕老,或许会有奇迹,可以再有孩子,可以一起走完人生路,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庭的恨意渐浓,“后来,你变本加厉,招个小三进公司,天天的公然跟她搞在一起,跟在她屁股后边,摇头摆尾的,百般的讨好,谄媚,你不知道你变得多么丑陋,多么不堪,对我一次次的横加指责,嫌弃,不屑一顾。我不能相信,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还是,我的丈夫?” 庭的声音不知不觉提高了,后边,已经有了悲音。

“最后,你连她家里都孝敬到了,对你世上最亲的大姐,你都从没这么周到,这么孝敬过。你当我是什么?是已经埋在坟墓里的死人吗?家里家外,人前人后,你,和她,你们一起,让我受尽屈辱,受尽折辱。” 忽然停顿,喉咙中似忽然卡着一个鸡蛋,不上不下的,再不能开言。庭看着前方,尝试着平息跌宕的情感,那个鸡蛋大得,吞不下去,却只能勉强自己吞下去。

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在杀人,将我的尊严,凌迟以处。有的时候,我真的,感谢上苍:孩子没来这个世界,不必看到这个世界的丑恶,不必看到她爸爸怎么欺负妈妈,她父母怎么互相攻击,互相厌弃。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她可以避开这一切,在另一个世界里,得以平安不必出世长大了,嫁个象她爸爸的男人,然后重复她妈妈的命运。”庭看了看旁边的那个人,眼神中止不住的恨意,又转头望着前边。

我恨你们,恨你们的寡廉鲜耻,肆无忌惮,简直猪狗不如的恶心,会玩意淫了,我就在旁边,你都会当我是死的,视如无睹的跟她调情欺负法律奈你们不何。我那可怜的孩子,几乎都要庆幸自己,幸好没有出生,幸好不必看你的所作所为,听你的诡辩以你为耻。” 庭不禁恨声连连。

“我恨不得你们死,天怎么不杀了你们?车祸撞死你们,汽车起火烧死你们,把你们烧成焦炭,没人收尸。” 庭的声音没有提高,那股恨意浓郁到化成一连串的子弹,结结实实地扫射出来,射在贱男身上。

“天既然还没杀死你们,我的憎恨会跟着你们,直到你们生命的尽头,直到这个世界的尽头,直到时间的尽头,我会永远,永远诅咒你们。” 庭盯着贱男的眼睛,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伤害,总有一天,会加诸在你们身上,加上利息。这,才公平。

“这就是,我要和你离婚的真相。回答你的问题,满足你的好奇心了?” 庭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平静了下来。是啊,压抑的太久,太久了,终于得以吐露心声,终于即将自由了。

还是忍不住的心中涌上一阵阵委屈,止不住的一阵阵悲凉,庭遂然起身,冲回房,扑在床上,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似乎要将这些年来被无视漠视的心酸委屈,这些年来自欺欺人的将就隐忍,这些年来强自压抑的不满不值,一股脑的哭出来。

留下客厅里的高二傻,真的傻掉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婚前协议的更多剧评

推荐婚前协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