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 老男孩 8.2分

最强老男孩——从色彩、构图、室内外设计角度浅析《老男孩》

菊次郎大哥

十五年的孤独足以让一个人的意志力消磨殆尽,除非心中有恨。仇恨的力量能支撑着人在最最痛苦的境遇下活下去,为的是有朝一日的复仇。 复仇之路是艰辛的。最强老男孩吴大秀在忍受十五年的监禁后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片头奠定基调。首先画面中央出现一只抓住领带的手的特写,随后镜头切换至一张背光黑得看不清的脸,紧接着切换至一个在高楼上被一根领带拉住的大叔,交代了人物所处环境,营造了紧张的氛围。激昂的音乐,强大的戏剧张力,不仅吸引住了观众的眼球,还奠定了全片基调。 ...

显示全文

十五年的孤独足以让一个人的意志力消磨殆尽,除非心中有恨。仇恨的力量能支撑着人在最最痛苦的境遇下活下去,为的是有朝一日的复仇。 复仇之路是艰辛的。最强老男孩吴大秀在忍受十五年的监禁后开始了他的复仇之旅。

片头奠定基调。首先画面中央出现一只抓住领带的手的特写,随后镜头切换至一张背光黑得看不清的脸,紧接着切换至一个在高楼上被一根领带拉住的大叔,交代了人物所处环境,营造了紧张的氛围。激昂的音乐,强大的戏剧张力,不仅吸引住了观众的眼球,还奠定了全片基调。 影片四次出现俯拍镜头,四次都预示着吴大秀命运的转折。

第一次命运的转折,镜头从下拉到上,俯拍运动镜头,画面由狭小的电话亭转向开阔的天空,雨天一群人撑着伞走过,为吴大秀的消失制造了紧张感,人流过后,最后一个人撑着一把伞离开,镜头下拉,路上留下了吴大秀给女儿买的生日礼物――纯白色的翅膀。这预示着吴大秀的消失,而白色象征纯洁,在夜色下格外显得格外特别。

此处简陋陈旧的报刊亭具有时间感,雨天更给场景营造了一种迷离感,让剧情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失踪后的吴大秀被关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黄色的墙面,黄色的灯光,给人一种强烈的压抑感。

第二次命运的转折,吴大秀被催眠,无际的草原,阳光普照,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定格在画面中,吴大秀从里面出来,预示着吴大秀被放。场景从闭塞的房间到空旷的草坪的切换预示着自由。红色的箱子和绿色的草坪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第三次命运的转折,遇见米度――他这一生最对不起,最爱的女人。

被米度摸了手晕倒后的吴大秀被带回了家,依旧是压抑的房间,房间内很暗,一束光从侧面窗户渗进来,一块地毯当床,书叠起来当当枕头,酒红色的墙纸,随处乱放的东西,坏了的浴室门,这一切都表明女主过得并不好。

第四次命运的转折,在影片结尾,被催眠后不知道真相的吴大秀从雪地里爬起来,身穿红色衣服的米度从旁边出现,吴大秀选择了爱米度的那个自己。红色和白色形成鲜明对比,红色又象征着爱情。男女主在画面中央相拥,占据画面极小一块,更加衬托出人物命运的渺茫与对命运的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相拥后一个特写镜头,吴大秀百感交集的脸占据画面三分之一,中心式构图,主体明确,效果强烈。女主身穿红色衣服和头戴红色帽子,冰渣子落在一片红色上面在视觉上形成强烈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一段非常经典的场景图打戏。长镜头是增强真实感强有力的手段,加之大量动作戏,大大增加了电影拍摄的难度,体现了导演场面调度方面的能力。吴大秀手握一把羊角锤,霸气地将人质推向一群手拿武器的大汉,他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他只是想泄愤,泄他十五年被关的所有怨气,他要将他手里的锤子砸在让他痛苦的人身上。快节奏的音乐,强有力的心跳声,完美的场面调度推动了整个长镜头的移动,渲染了紧张激烈氛围。 绿墙,红地,黄灯,以及狭窄的走廊上一群人妄想制服一个人,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吴大秀,在被打趴下后仍能站起来,将锤子挥向对手。在吴大秀击倒所有人后的一个背影中完美地结束了这个有强烈视觉震撼的长镜头。

光线是一个魔术师,它能渲染氛围,刻画人物,推动和暗示剧情。在吴大秀击倒一群人后的场景,一束顶光射在吴大秀的脸上,特写了一张成功泄愤者的脸,他打败了对手,凭他在被关的十五年里锻炼出来的强悍!“叮!”的一声画外音,电梯门打开了,帮手驾到。镜头直接切换,吴大秀从电梯出来,穿过黑漆漆的地下车库,径直走向明亮的出口,这个镜头很巧妙的缓和了紧张激烈的节奏。

“纵使我是禽兽,难道就没有资格生存吗?” 最强的不是报仇成功,而是学会面对自己,学会爱,学会倾听自己的心声。即使是原罪犯,学会爱也能成为最强老男孩。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