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侠 神奇女侠 7.1分

跟神奇女侠无关,说说当代文艺的语言问题

圣多马大祭酒

突然觉得,当代国内文艺的一大通病,还是语言不行。以前看小说,读惯了现代或古代,就实在咽不下当代文学那股味儿。看国产电影也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会觉得,要评价国产电影,很难言及情节、主题乃至艺术层面,基本在镜头语言上就折戟了。多数商业片都有这个通病,叙事不流畅,剪辑没逻辑,煽情没头脑,尤其在没有BGM、没有主角颜值救场的情况下,看得人相当尴尬。

地基没打好,上层建筑都等于零。其它艺术门类,我了解不多,但大众文艺领域大抵如此,只能隐约地感觉——或者当代文艺的短板,果真就在语言呢?

当然,以上所举例子,比如文学的语言问题,有人可能并不同意。当代文学的学者们就是当代语言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会觉得,尚古这件事太可笑了,一种死了的语言,再华丽有什么用呢?而当代文学,不管再如何土、俗、涩,总归是当代活生生的表达,就是接地气,就是有生气。反观港台文学,自谓保留了中国文字的精髓,却过于烂熟以至于“淫”,看着瘆得慌。

这种说法有他的道理。其逻辑可以用一个粗暴的三段论来表示:只要与时俱进的就是好的,当代语言与时俱进了,所以当代语言是好的。虽然一目了然,但问题仍在。好比中世纪早期的文化,算是适应了...

显示全文

突然觉得,当代国内文艺的一大通病,还是语言不行。以前看小说,读惯了现代或古代,就实在咽不下当代文学那股味儿。看国产电影也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会觉得,要评价国产电影,很难言及情节、主题乃至艺术层面,基本在镜头语言上就折戟了。多数商业片都有这个通病,叙事不流畅,剪辑没逻辑,煽情没头脑,尤其在没有BGM、没有主角颜值救场的情况下,看得人相当尴尬。

地基没打好,上层建筑都等于零。其它艺术门类,我了解不多,但大众文艺领域大抵如此,只能隐约地感觉——或者当代文艺的短板,果真就在语言呢?

当然,以上所举例子,比如文学的语言问题,有人可能并不同意。当代文学的学者们就是当代语言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会觉得,尚古这件事太可笑了,一种死了的语言,再华丽有什么用呢?而当代文学,不管再如何土、俗、涩,总归是当代活生生的表达,就是接地气,就是有生气。反观港台文学,自谓保留了中国文字的精髓,却过于烂熟以至于“淫”,看着瘆得慌。

这种说法有他的道理。其逻辑可以用一个粗暴的三段论来表示:只要与时俱进的就是好的,当代语言与时俱进了,所以当代语言是好的。虽然一目了然,但问题仍在。好比中世纪早期的文化,算是适应了当时的生产力,算是与时俱进吧。可为什么学界普遍觉得,那段时间的欧洲人就是没有文化呢?为什么无限地追怀古希腊,以至于对希腊之后那么同样没什么文化的罗马还景仰备至?

再说了,墨洛温一朝的法兰克人,能看下去拉丁语的也没有几个吧?

还有些精英主义者则根本不屑于思考这样的话题。没错,他们的眼界与这里讨论的对象不在一个层面。这是对的,很多观众或读者对当代先锋/精英文艺的不解,也的确来自无知。但我觉得,这个无知并不都算是可耻。就像民国初年的人,并不以读鸳鸯蝴蝶派为耻一样。毕竟环境如此,文化如此,时势造英雄,文化造偶像,张恨水和南派三叔备受追捧,有什么奇怪的?倒是精英主义应该反思,连神一样的爱因斯坦、雨果和达尔文都备受追捧,你们的东西为什么没人看。

原因也不难,因为那批人的文化土壤,跟大众的文化土壤是不一样的。譬如80年代文艺先行者,说穿了,就是新时期第一批接触到西方(或西化的)文学、电影、音乐而成长起来的人。他们的思维模式,观念表达不仅是西方的,而且紧跟西方前沿,后现代、后殖民、迷宫叙事、精神分析、元叙事等手法眼花缭乱,甩了大众起码十二条街。换句话说,这种本质上属于装逼的文艺既非来源于生活,也不是拍给大众看的,怎么可能脱离小圈子呢?

再比如,曾叱咤风云的第五代电影,算不算好?估计是个人都会说,算。但说穿了,第五代的本质和先锋文学是一样的,都属于“香蕉文艺”,皮黄里白,悬在半空。拿陈凯歌最出名的《霸王别姬》为例,其实就是一部他自己都不太待见的商业套路片, 亏得被大众捧上天了,他才不吱声。再看看属于他自己表达的那些作品,什么《风月》,什么《百花深处》,看过么?张艺谋早年专注于搞形式,搞到了几座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专家倍儿喜欢,但老百姓爱看的恐怕不多。后来想接地气了,整了几部商业片,更彻底暴露自己的地基不稳。

真没办法,纵然是当代精英文艺,一旦仔细看,可见还是有同样的毛病。

所以,与时俱进的,紧跟潮流的,都未必为好。文化可以开倒车,也可以狂飙突进,但这些都是皮毛招式,马步蹲不好,内功上不去,就都是速朽品。文艺的内功,大约就是语言吧。当代在这一点上做的的确伐善可陈,这也没什么羞于承认的——毕竟,连续一个世纪革自己文化和语言的命,结果能好到哪里去呢?

回到当代文艺的普遍性的语言问题。当然,在这里我所谓的语言是在类比意义上而言的,因为镜头跟文字总是很不一样的。但有一点是共通的——语言的修养是是需要从小累积,从小磨砺,也需要大环境的淬炼,缺了时间和空间的浸泡,这门功夫出不来。文学如此,音乐如此,影视也如此。所以语言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文化环境的问题。当代文艺语言的普遍粗糙,究其原因,也许还在于文化与美学环境的蛮荒,再推一步,是语言与美的无尊严,再再推一步,是文化创造者的命运问题。

抽丝剥茧,推到尽头,又发现这已经不是艺术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学问题了。或者说,一切艺术的问题,根柢都还在这个社会的人如何,在于我们如何看待世界和彼此,如何看待美,在于我们认为到底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真正值得追求的。

扯了半天与电影无关的话题,最后回到这部电影中来,借一句台词来结尾吧。语言其实是一种挺脆弱的造物,别看仓颉造字加特技加得那么猛,到头来,也不过是“一言可以兴,一言可以亡”。当代的语言是如何成为现在这样的呢?好的语言是否值得我们去追求——

用亚马逊女战士的话来说就是,It is not about deserve. It's about belief.(关键不在于值不值得,而在于你相信什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神奇女侠的更多影评

推荐神奇女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