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 战狼2 7.4分

冷锋,你这面粉有毒

追夏。

这几天家里来了位客人,是许久未谋面的老乡。老乡三十年前就痴迷于高等数学,毕业后却没有选择潜心深造,现在一边工作一边教小孩子数学竞赛,算是了却自己二十年前的心愿。 一日,他在阳台吞云吐雾之时扫见(家乡话,相当于“瞥见”)我书桌上的一本文数辅导资料,随即掸掸烟灰,叼着还剩一半的南京,把老花镜从口袋里拔出来戴上,翻到折了书角的一页,上面是2014年江苏的一道数列题。 我连忙俯身倾耳以请,本以为老乡会思考几分钟,谁知他只是抿了一下嘴:“组合数学的封闭性,这题目你们怎么能解出来?” 不敢出一言以复。 趁着他换第二支的功夫,我毕恭毕敬地问他:“请问我该如何提高我的数学水平?” “先把基本的数学思想参悟透再说,”他点燃嘴里的的南京,深吸一口,转过头去,把烟呼到窗外,“先理解定义,学习数学名家的思想,不要急于求进,更不要随波逐流。” 卒获有所闻。 截止到我写这篇文,《战狼2》已经打破大陆票房纪录,从7-28上映以来,它就是部话题性极强的电影,既然纪录已破,我这水军的衣服就脱掉了。这不是篇影评,我只是在漫谈而已。如果写影评,就得谈电影剧情怎样怎样内涵怎样怎样镜头怎样怎样配乐怎样怎样背景怎样怎样......根据反证法,上述...

显示全文

这几天家里来了位客人,是许久未谋面的老乡。老乡三十年前就痴迷于高等数学,毕业后却没有选择潜心深造,现在一边工作一边教小孩子数学竞赛,算是了却自己二十年前的心愿。 一日,他在阳台吞云吐雾之时扫见(家乡话,相当于“瞥见”)我书桌上的一本文数辅导资料,随即掸掸烟灰,叼着还剩一半的南京,把老花镜从口袋里拔出来戴上,翻到折了书角的一页,上面是2014年江苏的一道数列题。 我连忙俯身倾耳以请,本以为老乡会思考几分钟,谁知他只是抿了一下嘴:“组合数学的封闭性,这题目你们怎么能解出来?” 不敢出一言以复。 趁着他换第二支的功夫,我毕恭毕敬地问他:“请问我该如何提高我的数学水平?” “先把基本的数学思想参悟透再说,”他点燃嘴里的的南京,深吸一口,转过头去,把烟呼到窗外,“先理解定义,学习数学名家的思想,不要急于求进,更不要随波逐流。” 卒获有所闻。 截止到我写这篇文,《战狼2》已经打破大陆票房纪录,从7-28上映以来,它就是部话题性极强的电影,既然纪录已破,我这水军的衣服就脱掉了。这不是篇影评,我只是在漫谈而已。如果写影评,就得谈电影剧情怎样怎样内涵怎样怎样镜头怎样怎样配乐怎样怎样背景怎样怎样......根据反证法,上述内容我是不能谈的。 冯小刚说,咱们这届观众不行。其实冯导太谦虚了!岂止是我们这届观众不行?中国的观众,从建国以来的审美就从未达到过国际平均标准。咱们爷爷辈的人爱看那八大样板戏;母亲辈的人爱看肥皂剧;到了咱们这辈,就爱看《战狼2》了。 前几日同学聚会,谈到《战狼2》,B君表示自己不在乎豆瓣网时光网上的评论,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很欣赏B君的做法,但是,如果你自己的审美能力都不及格,你判断的结果会不会有失水准? 如果诸君经常逛豆瓣电影的话,会发现里面点赞2000+的影评大部分都是2008年之前,甚至很多高票影评的作者已经注销。我将08年定为一个坎儿,08年以前的网民有很多是素质较高的70后80后,08年之后,随着互联网的大规模普及,网民低龄化越来越严重。林子一大,鸟儿就多,但是群鸟无首总不是办法。媒体在这里就会引导我们这些鸟,媒体说什么好,我们就会趋之若鹜,媒体说什么孬,我们就群起而攻之。 再回到冯导那个命题,中国电影烂成这样,真的只是我们观众的错吗? 做个排序题。 ①观众审美能力低下 ②大量资本涌入市场 ③电影市场化加剧 ④导演对艺术性置若罔闻,一切向钱看 ⑤媒体引导大众,使大众失去独立审美能力 相信文科生都做过这种排序题,但如果把这道题摆在咱们这些鸟面前,咱怎么排? 其实这道题就能区分两种鸟,第一种鸟会思考过后给出答案,而第二种鸟,会立刻告诉出题人: “还少了个选项!” 相信每个人的中学时代里都会存在这么一个同学,他的确对数学小有造诣,但是性格不太内敛,每每当老师苦心孤诣出道难题,讲台下的同学愁眉苦脸之时,他就会拍案而起: “这题选B!” 所以啊,你会觉得《战狼2》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目前的观影水准,超出了目前中国最广泛的电影观众的观影水平。 最后引用李先生的一句话: “你把面粉做成馒头,告诉人们能充饥,这可以,但你把面粉做成药丸还吆喝着能包治百病,这就不行了。” 这就是个悖论,我夸也不是,骂也不是, 该怎么评价这部电影? 据说长得帅的人已经知道答案了。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战狼2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狼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