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7.1分

八月过后

雨乆

八月,立秋,在夜晚的雨声中,再次观看了《八月》,电影结尾是立秋的场景,小雷和母亲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里的父亲在外拍电影忙碌的现场。同事跟他说,跟家里说一句吧,我录好带回去。父亲在快走中回头,说道,挺好的。 之前有很多细节都没有留意,比如小雷坐在姥姥后院的葡萄藤下的椅子上,照在他身上斑驳光线,非常强烈;他在太姥姥房间的窗外,平静的观看屋内的家人在病重中的太姥姥身边来来回回的走。由表面的观察,渐渐的在内心发生了变化,开始可以辨别是非。

三中 小学升初中,小雷本可以过一个放松的暑假,拿着双节棍,跟伙伴到处游玩。可在母亲几次说起重点中学之后,他从没有概念,到发觉自己的喜好,再到紧张。升学的压力,第一次出现在一个孩子的心目中。关于重点学校,父母之间,有着不一样的观点。母亲在考试成绩还没出来,就开始为他的重点中学忙碌、奔走,并说服父亲一定要让他上重点。 父亲反问,为什么一定要上重点。父亲对他的教育则更多的放在观察生活和实践上,带他在田园、河边行走,和当地朋友一起围观屠夫对一条狗的解剖;教他游泳,并考取游泳证;给他手做了双节棍,满足他对墙壁上画报李小...

显示全文

八月,立秋,在夜晚的雨声中,再次观看了《八月》,电影结尾是立秋的场景,小雷和母亲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里的父亲在外拍电影忙碌的现场。同事跟他说,跟家里说一句吧,我录好带回去。父亲在快走中回头,说道,挺好的。 之前有很多细节都没有留意,比如小雷坐在姥姥后院的葡萄藤下的椅子上,照在他身上斑驳光线,非常强烈;他在太姥姥房间的窗外,平静的观看屋内的家人在病重中的太姥姥身边来来回回的走。由表面的观察,渐渐的在内心发生了变化,开始可以辨别是非。

三中 小学升初中,小雷本可以过一个放松的暑假,拿着双节棍,跟伙伴到处游玩。可在母亲几次说起重点中学之后,他从没有概念,到发觉自己的喜好,再到紧张。升学的压力,第一次出现在一个孩子的心目中。关于重点学校,父母之间,有着不一样的观点。母亲在考试成绩还没出来,就开始为他的重点中学忙碌、奔走,并说服父亲一定要让他上重点。 父亲反问,为什么一定要上重点。父亲对他的教育则更多的放在观察生活和实践上,带他在田园、河边行走,和当地朋友一起围观屠夫对一条狗的解剖;教他游泳,并考取游泳证;给他手做了双节棍,满足他对墙壁上画报李小龙的偶像追求。 这些生活经验,也开始影响到他对喜欢事物的认知,看到社会混混三哥在街上打劫、电影院和女友约会、对面阳台女孩拉小提琴,亭亭玉立的样子,他梦里也出现了那个女孩,对感情的幻想,醒来时趴在窗户上试图偷窥。

“爸,我想上三中”,他对父亲说。 分数线出来时,母亲像其他母亲一样,都带着孩子到学校里找关系,差了8分,老师状告母亲们妨碍公务,他拿着手里的双节棍把老师给打了。母亲生气,扔掉他的双节棍,说,不管了。他反驳“莫以成败论英雄”。 一向不愿“低下高贵的头”的父亲,这次为了他上三中,四处求人,通过成功商人老舅在商业上认识的领导,宴请他们,花钱进三中。 “孩子的事,再小也是事”,听到对方回复后,回家的路上,爷俩眉开眼笑,心里乐滋滋的。

“小雷,为什么想上三中”。 沉默很久的他,回答,因为三中的校服好看,还配了跟三哥身上一样的皮带。父亲听到答案后,脸一沉,扔下了一句“出息”,走了。他杵在原地,看到父亲骑着车急速离开的背影,不知作何感想。

黑白电影 整部电影做了黑白处理,恰似回到黑白电影的年代,电影的背景设置在国企改革时期,正当打破了铁饭碗,出现工人下岗潮。父亲原是一名电影剪辑师,并热爱着这份事业,面对制度的改革,还仍在单纯的想做着这件事。同事、朋友纷纷都走进改革的潮流中,四处找出路,有自己开卡拉OK厅的,有个体经营字画店的,他独自一人留在厂里,认真的做电影剪辑,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心中坚持着“按本事吃饭”。带小雷去影院看电影,时常沉浸在电影里面,泪流满面。

电影厂变为私有,被一个他很不喜欢的韩胖子接手,韩胖子上任,开了他原来的领导,并对他说,如果他想留下,只能当场工。妻子叫他去求一下韩胖子,他多次走到门口,不愿进去,在电影面前,一向清高的他,才不会干这件“低下高贵的头”的事。 终于迫于全家的生计,他还是去找了韩胖子,被韩胖子嘲笑,“还以为自己在搞艺术”。回到家,打开自己以往剪辑的电影,失落、愤怒一涌心头,抽取电影带,全部毁掉,半夜醒来的小雷,看到父亲挥拳打向周围的无形的墙。

父亲在小雷身上的影响,一直是沉默的,没有很多的说教,却也是深刻的。看到父亲对现实作出的妥协,一向接受父亲正义、英雄教育的他心有沉郁,但他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反抗,当韩胖子儿子在他面前炫耀、藐视时,他拿者双节棍追着打。目送父亲远走他乡,为生计奔波时,他迟迟站在车站上不肯离开。当家人拍全家福的时候,父亲不在身边,他伸出右手作出拥抱的姿势,好像为父亲留个位置,他和父亲的亲子关系,就如电影。

姥姥家 在父亲的工作处于停滞状态时,家里的经济来源落到母亲身上,母亲是一名老师,白天照顾一家人生活,晚上等孩子睡了后坐在桌前批改作业,而且和小舅轮流照顾姥姥家。太姥姥病重,母亲床前照顾,回到家总跟父亲说“我不去,不放心呀”,还不时的救济下岗中的小舅。她负责这一家的菜米油盐,所以,母亲的思想是从现实开始,总在劝说父亲,有什么不能去的,我看韩胖子就挺好的。

小雷一直在太姥姥的床前的窗外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医生、家人在房间里出出入入,画面并没有呈现悲伤的气氛,姥爷的出现散发正能量,吩咐母亲,留医生家里吃饭再走;把小舅拉到身边教育,说让孩子和她母亲应该来看看,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过节也过去了,一家人不能计较;开导父亲,各凭本事吃饭,改革是好事。

太姥姥去世,姥姥坐在空床前哭泣,小舅妈过来安慰,一释多年的隔阂。初次面对死亡,小雷表面平静,他观察着房间里喜怒哀乐,保持沉默,然后就是坐下小院的葡萄藤下,静静的望着天空。然而,当他再次面对三哥父亲的去世,他能理解了,安慰三哥,“你哭吧,哭出来会好些”。

昙花 母亲在门前种了一株昙花,树枝已高过小雷,看着母亲往枝叶喷水的时候,脖子上挂着双节棍的他在昙花树旁笑得灿烂,树上的花苞壮实,慢慢长大。立秋的夜里,昙花开放,大朵、洁白。共同经历跌宕起伏的改革时代的亲邻好友一起聚集在他家楼下,观看这昙花的美好,小雷在这昙花旁,再一次合影,这一次他身着三中校服,收起了双节棍,仍然微笑的对着镜头,而这一笑如昙花一现,美好的童年在不知不觉中流失。

《八月》的原片名叫《昙花》,导演张大磊说以前母亲养过一盆昙花,当时他就是片中主人公小雷的年纪。昙花象征着一种美好的逝去,带着遗憾和忧伤。

影片就这样以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的视觉,去看大人的生活,理解、包容,没有评价,也在大人的影响下,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变化,对事物有着自己的认知和辨别,不断成长,告别童年,从小学升到初中,八月过后,穿着自己曾经认为很好看的三中校服,去上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