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亦真时真亦假

Moment hidden
2017-08-08 15:53: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先得感谢已故的金敏导演,这是一部非常棒的电影。第一次遇到让我看完以后如此兴奋不已的动画,在此之前,只有《穆赫兰道》让我有过同样按耐不住想写点什么与大家分享的冲动。

我们都不是导演或是编剧,没办法解释每一个镜头分别有什么内涵。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各个镜头留给我们的线索,将这个扑所迷离的电影一点点剖析分离,还原出真实的故事和女主角的内心世界。

先简单说一下我理解的故事大概:

这部电影讲诉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高仓阳子憧憬当一名歌手或者演员大红大紫,却被一个假经济人欺骗到了夜总会里被人强暴和拍了裸照。阳子精神出现了问题,分裂出了别的人格,替她报复了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当警察找上她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特别的凶手,早已经完全逃避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最终,阳子在自我的世界里完成了人格的完善和救赎,留下了最后一个完美的人格主导自己的一生……

我看完电影后看在网上找了很多解析,一分钟真实论和我的观后感不谋而合,其他不以此段为真实基点的解析,都会在这一分钟左右变得无法解释,只能用类似“拍戏时候走神”之类的理由来牵强带过。可惜写一分钟真实论点的人大多都没有全面的用这种论点去剖析整个电影,或者

...
显示全文

首先得感谢已故的金敏导演,这是一部非常棒的电影。第一次遇到让我看完以后如此兴奋不已的动画,在此之前,只有《穆赫兰道》让我有过同样按耐不住想写点什么与大家分享的冲动。

我们都不是导演或是编剧,没办法解释每一个镜头分别有什么内涵。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各个镜头留给我们的线索,将这个扑所迷离的电影一点点剖析分离,还原出真实的故事和女主角的内心世界。

先简单说一下我理解的故事大概:

这部电影讲诉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高仓阳子憧憬当一名歌手或者演员大红大紫,却被一个假经济人欺骗到了夜总会里被人强暴和拍了裸照。阳子精神出现了问题,分裂出了别的人格,替她报复了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当警察找上她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特别的凶手,早已经完全逃避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最终,阳子在自我的世界里完成了人格的完善和救赎,留下了最后一个完美的人格主导自己的一生……

我看完电影后看在网上找了很多解析,一分钟真实论和我的观后感不谋而合,其他不以此段为真实基点的解析,都会在这一分钟左右变得无法解释,只能用类似“拍戏时候走神”之类的理由来牵强带过。可惜写一分钟真实论点的人大多都没有全面的用这种论点去剖析整个电影,或者解释的不完整,以至于有些镜头完全没有提到。还有很多解析觉得经纪人留美是真实的,发生的事情是车祸以后,经纪人留美在医院中的幻想。这种看法我也想过,但存在了太多的问题。首先,1分钟的真实那段镜头无法解释,其次车祸以后全是留美在医院的幻想的话,太多的镜头将变得毫无意义。毕竟这部电影的剧本已经按照金敏的要求大面积的修改过了,和小说完全无法对照起来。所以在这里,我不想评论各种解析的对与错,我只是想用自己的观点,来和大家分享这个电影的真实,希望各位能学会容忍不同的意见,作出适合自己心中未麻部屋的判断。

解析这部电影的难点在于电影巧妙的将虚幻与真实完美结合,因为我们一定要确定哪部分为真实的事件,哪部分为虚构的幻想世界。如果各位看过《穆赫兰道》和《致命ID》,那么理清这部电影的头绪会变得简单许多。我们先来确定一个真实的故事,也就是一分钟真实论里所说的,整个电影的真相存在于1:0:15~1:0:35。

以下这个镜头中女心理医生和女主角高仓阳子的对白,也是全片唯一发生在真实世界中的镜头:

女医生:清醒了吗?

阳子:你是?

女医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阳子:我?我叫雾越未麻。

女医生:好的…你的工作是?

阳子:我是一个流行乐偶像…不,是个演员。

女医生:一定很辛苦吧?

阳子:虽然很辛苦 但是我自己的选择

(审讯室外)

男警员甲:她以为自己是个叫雾越未麻的年轻演员

(女医生走出审讯室)

女医生:分离性身份障碍…简单的说,多重人格。所有的案件都是她在变成另一种人格时犯下的。

男警员乙:那么,阳子本来的人格到哪里去了?

女医生:原始的人格高仓阳子对她来说成了一部剧中的人物。她本人曾是个普通的女孩,曾在脱衣舞夜总会里被强暴。她把这些事全都当作是剧中的情节,以此来得到解脱。

(审讯室内)

阳子靠近镜子对自己说:是的,我是一个演员。

我们以这组镜头为真实,可以确定以下几点是真实的:

1、这个女主角真名叫高仓阳子。

2、她只是个普通女孩,由于在脱衣舞夜总会里被强暴,而且被拍了很多裸照,因此精神分裂后杀人,并且此后一直沉迷于自己幻想中的世界。

3、在幻想世界中,她叫雾越未麻,是一名流行乐偶像、演员,而真名高仓阳子则被当做一个剧本里虚构出的角色。(这一点很像穆赫兰道里的角色换位不是吗?)

我们确定以上1分多钟的镜头为整个电影的真实背景故事后,我们从头来看整个电影流露出的所有线索:

电影的一开始,就是高仓阳子幻想世界的开始,关于带着面具的英雄和被打败的邪恶的一方的名字,导演金敏在访谈里谈到过,都是人格分裂的暗示。接着,看到幻想世界中,阳子的身份已经变成了流行乐歌手雾越未麻,她正准备着自己的最后一场演唱会。我们将其主要分裂人格之一称作歌手未麻。歌手未麻走向舞台,开始唱歌。此时电影中音乐停止,显现出电影名。接着电影给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镜头,却被很多人都忽视了。2分43秒开始,电影名结束后,镜头出现在一辆列车中,阳子正看着窗外的建筑物,窗户上反射出自己的倒影,耳机中放的音乐正是她在幻想世界中的分裂人格歌手未麻在最后一场告别演出中所演唱的音乐。她随着音乐手在舞动。3分01秒,镜头切换回幻想世界,歌手未麻以同样的手势唱歌舞动。

我们可以将这段电车中的镜头当做真正发生过的事情来猜测阳子经历过的不幸事件。

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会去脱衣舞夜总会?

我们只能根据镜头留下的线索进行猜测,可能的情况:阳子被人以星探为名,告知可以让她当上流行乐歌手,在一家夜总会接受面试。通往夜总会的路上,阳子听着耳机中的音乐,准备着面试时所唱的歌曲。而不幸的事情发生后,阳子在幻想世界中将自己当成了唱这首歌的流行乐偶像,虚构出了歌手未麻这个人,而这首歌在现实世界中正真的主唱,也许正是幻想世界中的女经纪人留美。(参看最后留美化身歌手未麻时唱歌的场景,这是否也很像穆赫兰道里的角色错位?)

接着电影将阳子在超市里买东西和歌手未麻在舞台上的表演穿插着切换镜头,我们将阳子在超市里买东西当做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在她此后的幻想世界中,她将自己当做偶像歌手未麻,并且想象了自己成为偶像以后,她平日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会被人所关注。但是阳子除了对成为流行乐偶像歌手感兴趣,还考虑了自己是否当一名演员更好的可能。因此阳子的幻想中,出现了两个重要人格:代表她希望自己成为歌手的女经纪人留美,代表她希望自己成为演员的男经纪人田所。

镜头回到舞台,4分59秒,阳子重要的分裂人格之一:未麻狂人马脸男出现。马脸男猥琐下流,却疯狂的喜欢着歌手未麻。镜头一开始就是马脸男将歌手未麻掌控于手掌之中的镜头,根据电影整个篇幅中对马脸男的描绘,这个马脸男极有可能就是现实中让阳子决定去面试作一名歌手的欲望的化身,同时也是阳子为了维持纯洁的自己而出现在幻想世界中的黑暗面。阳子在自己的幻想中将其面貌丑恶化,并且巧妙的自欺欺人将其想象成未麻狂人,是渴望歌手未麻作为一名清纯的偶像歌手而大红大紫的疯狂fans,甚至为了保护歌手未麻被一群混混揍了一顿,后来又为了她撞伤了在她演唱会里捣乱的人,以此来逃避为了当偶像而在夜总会被人强暴过的事实。

前一段影片中最终的演唱会就像是为以后出现的另一个重要人格:演员未麻所做的铺垫。这个演唱会中众多fans的反对歌手未麻成为演员,这已经是歌手未麻人格与演员未麻人格分歧的开始。

8分50秒处,歌手未麻回到住处,镜头未麻的家所在的那栋楼已经是夜晚,而背景却依旧是黄昏。这和同穆赫兰道里不完美梦境的设定异曲同工,这是到电影故意流露出的幻想世界的破绽?或者也只是为了通过色彩的冷暖对比突出这栋建筑?不管是哪一种解释,这种设定的原因,我们就只能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答案了。而未麻的房间是什么意思?象征的是什么?我个人的浅见是:未麻的房间,代表的是阳子人格的完好程度,是她躲避即将崩裂的幻想世界的避风港。每当自己的多重人格出现混乱,变得难以控制,房间里就会就会发生变化。每当她即将清醒,面对现实中叫阳子的不幸少女时,她就会回到房间里,并且像是“刚睡醒,之前只是做了个梦”一般,让自己能继续能留在幻想中逃避现实。这里原本是她第一个分裂人格歌手未麻的房间,也是她作为歌手未麻人格的精神情况的外在表现。(具体的证据,之后的镜头中有表现出来,后面会说到)

歌手未麻打开门,此时镜头切换至歌手未麻在保安和经纪人的陪同下离开演唱会的场景,其中有一个歌迷送给歌手未麻一封信,并且说了一句:我一直都在看未麻的房间!这句话仿佛是在对阳子说:有人一直在窥探你的精神世界。接着镜头中歌手未麻回头,仿佛在看着远方的建筑。此时又出现了一个被多数人忽视的重要镜头:在歌手未麻回头后,电影给了列车长达8秒的镜头。对应前面阳子在列车上听音乐的情节,极有可能阳子利用在列车上看到的建筑的印象制造出来在后来的幻想中属于自己的房间。因为逃避现实的阳子是不会用自己真正的房间来让自己想起自己就是阳子这个事实的。之后的镜头给了大量关于歌手未麻房间细节的描写,直到歌手未麻扯掉了墙上粘贴的自己的海报。房间的布置被破坏,已经暗示了歌手未麻的幻想已经难以继续维持,演员未麻的人格即将入侵。电影10分52秒处,歌迷的信中写道:请为我们一直唱下去。意思即为:请一直保持歌手未麻的幻想人生,没有污点的幻想世界。歌手未麻自言自语:我真的做不到——因为她一定会面对自己被强暴过的事实。接着重要的一封信:我喜欢看未麻的房间,我已经与未麻的房间建立了联系。意思即为:有人在窥探我的精神世界,并且与我的精神世界建立了联系。这是阳子对自己的分裂人格歌手未麻的警告:有人想把我们拖出来。

歌手未麻后来收到了写满了叛徒字眼的恐吓传真,这是不同人格在幻想世界中的相互竞争。当一个人格难以将故事圆满的虚构时,另一个人格就将站出来替代之前的人格,将幻想的世界圆满的构成下去。(参考致命ID中人格之间的杀戮)

歌手未麻感到恐惧,感到有人在窥探她的时候,她急忙关上了窗帘。这时候镜头切换到了电影中极其重要的地方:拍摄片场。

演员未麻此时出场,不停的念着剧本上她自己唯一的一句台词:你是谁?这不仅是台词,也是她对自己的疑问:我到底是谁?

留美作为保护歌手未麻人格的人格而存在,她总是在歌手未麻的人格难以维持的时候出现,并且稳定她,保护她,直到歌手未麻的人格难以维持下去,她就作为替代歌手未麻的人格而出现,由自己来继续将歌手未麻这个分裂人格担任下去。

拍片现场中出现对剧情解读最重要的角色,女警官。在现实中,她是一名警察或为警队破案提供帮助的心理医生。阳子在幻想世界中给了她著名女演员惠利这个身份。支持演员未麻的男经纪人田所在与导演和编剧的对话中提到希望增加未麻的戏份,并且说,未麻已经不是偶像歌手了。留美此时的表情非常不开心,因为歌手未麻的人格正在逐渐消失。

18分08秒,电影中未麻不停的念着:你是谁?我们可以想象现实中的审讯室里,女医生正在问她同样的问题:你是谁?而当剧组开拍,未麻正要问惠利你是谁的时候——这也很可能是阳子即将因为女医生的引导而暂时恢复清醒的时候。作为保护自己继续停留在幻想世界中的手段:男经纪人田所手中送给演员未麻的信件爆炸了。注意力被成功的转移,阳子得以继续停留在了幻想的世界里。信件中残破的一角写道:这一次是警告,下一次是动真的。我们可以推测,这是阳子通过留美寄出的对于即将回到现实中的歌手未麻的警告,这一次只是警告你,下一次再要被引导回现实,我就动真的——即用别的人格来取缔你继续幻想下去!那个用作取缔摇摆于歌手未麻和演员未麻人格之间的分裂人格,看完整个电影的人都知道就是留美。当幻想世界已经无法以歌手未麻的状态稳定继续下去时,留美就将化身为歌手未麻,继续将幻想的世界维持下去。

网络中的未麻的房间就像是对幻想世界中未麻一举一动的记录,夹杂着真实世界中阳子做过的事情与女医生让她清醒的暗示。像是穆赫兰道中的剧场一样,网络上的未麻的房间与拍摄片场,就是这部影片中最接近于幻想与现实交汇的场所。因此我们可以将电影中拍摄的部分和幻想中的真实部分反过来,寻找在现实中发生过的事情。

影片27分52秒开始,是幻想世界中正在拍摄的一段影片。因为阳子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当做了拍戏,所以这段可以看做真实发生在阳子身上的经历:阳子被一个马脸猥琐男(现实世界中未麻狂人身份的参照)看上,问她需不需要经纪人,自己可以培养她做一名模特。这一段就是阳子去夜总会的原因,只是在幻想世界中,她将歌手换做了模特。这种用词汇替换来躲避现实的方式,可以从1分钟真实片段过后重复发生在幻想世界中审讯室里的镜头看出来。她在现实世界中说自己是歌手演员,而幻想世界中这两个字眼被替换为了模特,并且不幸的事件是发生在了别人身上。

电影进行到30分钟时,因为是否要接一场强暴戏,留美和田所发生了争执,此时的未麻在作为歌手未麻人格的同时,正受到演员未麻人格的入侵,向着演员未麻发生转变。歌手未麻的身份没办法替阳子在幻想世界中消除被强暴过的心理烙印,而演员未麻可以用“只是演戏”的方式,将现实世界中发生在阳子身上的残酷事件美化。

电影30分30秒,歌手未麻的人格和演员未麻的人格之间第一次出现了分歧,歌手未麻的人格正在逐渐被取代,幻想世界变得不稳定。演员未麻占据歌手未麻身份的主导地位后,接拍了在夜总会里被强暴的一场戏。30分55秒,别人问导演:布景怎么样了?导演说了一句:我更希望能在真的夜总会里拍。这是阳子欺骗自己表现,她在幻想世界中不断强调:是的,这不过是演戏而已,被强暴是假的。而当强暴戏真正开始拍摄的时候,未麻流泪,恐惧,尖叫,眼睛无神又无助。留美在一旁哭泣,田所在一旁咬牙切齿的忍耐着。这绝不会仅仅只是演戏该出现的心理反应,他们都是阳子本人的分身。即便假想成演戏,依旧逃不掉那种痛苦的回忆。恍惚中演员未麻看到了作为歌手未麻时歌迷们的欢呼,还有自己作为歌手未麻时的样子,那原本是阳子在现实中去夜总会之前所憧憬的偶像歌手的人生。此后,歌手未麻的人格几乎完全转变为演员未麻。而未麻的房间作为她精神世界的外在表现,也跟着出现了异常。电影36分32秒,回到家里的未麻发现鱼缸里的鱼已经全部死亡,她开始毁坏房间的布置,而歌手未麻的完美人生已经幻想不下去了,歌手未麻人格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和留美人格相互渗透,成为了一个复合人格。

影片中接着发生凶杀事件,死掉的每个人,都和参与了玷污未麻事件有关,或是编剧,或是摄影师,或是鼓动她拍这些的田所,对应的也就是现实世界中死掉的参与了强暴阳子的那群人。而此时歌手未麻的人格与演员未麻的人格同时将幻想世界维持着,后来演员未麻在很多地方看到过的歌手未麻的踪迹就是证明,并不是单纯的演员未麻人格分裂。而阳子的精神世界无法同时开展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来自我逃避,因此分裂的人格开始相互不能共存,而她所能主导的那个,是经历过被玷污过的演员未麻。

女医生出现的第二场戏,也是又一个解读影片的重要镜头。

在电影的49分22秒开始:

未麻:我已经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

惠利:那么,是什么让你能够确定一秒钟前的你和现在的你是同一个人?

惠利:答案:记忆的连续性。也因为这个,我们才得以带起假面生活,假装心中没有受到另一个受压制的自我。

未麻:医生,我很担心另一个我会做出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惠利拍了一下未麻的肩膀:没事,幻想是不会成为现实的。

这是电影中惠利第一次对未麻说 “没事,幻想是不会成为现实的”。这句重要的台词是现实世界中女医生正试图将沉迷于自己幻想世界中的阳子脱离出虚幻世界的信号。而当女医生对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马脸男出现了,眼神虚无,看起来如此不真实,又像是一种不允许阳子清醒的威胁。突然导演喊了“卡”,这个字后来出现的每一次时机都很关键,它成为了中断现实与虚构世界联系的暗示音,让阳子得以继续沉睡于幻想中的世界。

演员未麻在追逐歌手未麻的途中,被歌手未麻的保护者马脸男开车撞了,但随即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仿佛是一场梦。这是歌手未麻希望杀掉演员未麻所做的,演员未麻不能死掉,否则幻想中的世界就无法维持下去。因此当演员未麻醒来以后,作为保护她歌手未麻人格的留美人格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安慰演员未麻的情绪,保持主导人格的稳定。此时影片中再次出现了女医生呼唤她回到现实世界的重要台词:没事,幻想是不会成为现实的。镜头突然切换到片场,导演喊了“卡”,将现实世界里女医生的联系中断,马脸男再次出现在即将恢复清醒的演员未麻面前,阳子的幻想世界变得越来越无法自我掌控。

随着导演喊:好了,再来一次,从头开始,好,开始!镜头再次回到演员未麻从房间里醒来,电视里播报的新闻也和之前因为女医生而扰乱时的一模一样。因为前一次的幻想世界被破坏了,所以又重演了一次,让留美稳定未麻人格的场景再来一次。这一次,女医生没能破坏掉。这时的幻想世界中已经有歌手未麻和演员未麻同时存在了,而演员未麻看着自己购物的照片,只能将其当做是自己精神出了问题,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重要的第三段剧场拍片镜头,出现在电影55分30秒,主要是通过女医生和男警员之间的对话,从第三者的位置描述阳子的情况,这是这一切都被阳子在幻想世界中当做了拍电影:

南警员:那么,那个凶手只是她的幻觉?

女医生:是的,她害怕一个并不存在的保安,并把他想象成了那件模特连环谋杀案的凶犯。

男警员:可是并不存在的幻象是不会杀人的啊

女医生:可是,如果她把她的幻想投射到了真实的人身上……

男警员:投射?这么说,那些被杀的男人……

女医生:同时也都是…已经对她没用了的人……山城居,请快点找到她,在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之前。

说完这些话,我们发现摄影师正在看这一段的电影录像,这是阳子在现实世界中接收到的,给幻想世界中人物的警告:有不受控制的人格正在杀掉其他已经没用了的幻想人物。后来打扮成送外卖的未麻杀掉了摄影师,这个杀掉摄影师的人格可能是留美,可能是歌手未麻,也可能是影片中最终存留下来的人格。无论她是谁,她终究是未麻自己分离出去的,因此血衣出现在了未麻的衣柜里,那是她的精神空间,反应出了一切她的所有人格经历过的事情。镜头跟着切换到了拍摄片场,拍摄的正是未麻杀人的镜头,地点是在被玷污的舞台,凶器依然是那个锥子。当演员未麻面对尸体、血腥、和凶器时,她又和真实世界里自己做过的事情建立起联系。画面一转,她又逃回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的核心,又仿佛刚在未麻的房间里苏醒过来。紧接着,镜头回到了现实世界,这也是唯一一次在现实世界里的镜头片段,就是阳子正在接受女医生的审问。同时在阳子的精神世界里,这段真实的事情却被歪曲为了拍戏的过程,甚至与她之前幻想世界中的醒来的镜头毫无联系。就像盗梦空间中说的,你做梦的时候能想起来你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电影1小时12分09秒,演员未麻的拍摄结束,周围人群欢呼,她成功的将演员未麻的人格坚持到了电影拍摄结束,这时有4秒的镜头是给演员未麻的脸部特写以及镜子中她的表情。可以清楚的看见,演员未麻的眼神是茫然的,而镜子中反射出的未麻眼神却是惊讶的。导演说:拍摄到此全部结束,此时演员未麻人格的拍摄生活已经结束了,因此阳子的幻想世界硬生生用走神的方式,将镜头跳到了走廊和经纪人在一起。走廊中行走的时候遇到了惠利,演员未麻叫她瞳子医生。

惠利表情很严肃的说了一句:幻想是不会成为现实的,赶快从梦中醒来吧!

这又是女医生呼唤阳子清醒的言语,但是紧跟着,不愿意她清醒过来的意志:保护清纯的歌手未麻的马脸男也出现了,因为一旦醒来,清纯的歌手未麻将不复存在。然后电影就开始了演员未麻对抗马脸男的那一段。

对于歌手未麻来说,出演过被玷污的剧情和被拍裸照的演员未麻就是自己想摆脱掉的污点,演员未麻成了背负阳子所有不幸的人格,只要能杀掉她,剩下的就只有单纯完美的歌手未麻。可是,演员未麻在反抗中杀掉了马脸男人格,击败了想要自欺欺人的黑暗面。此时镜头中摄制组都鼓掌欢庆说:未麻你是最棒的!这是自己的内心对演员未麻的人格的自我鼓励。

影片1小时08分13秒,留美和未麻的倒影一起出现在车窗里,演员未麻的表情和她的倒影完全不符,而留美正在笑着看着她。留美问未麻:你没事吧?我带你回未麻的部屋。然后镜头逐渐移动到只看得见未麻的脸,仿佛刚才留美根本不存在,然后镜头回到了未麻的房间。

影片1小时09分42秒,未麻拉开窗帘,看到窗外离自己很近的列车,才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房间又回到了仿佛最初还是歌手未麻时的模样。因为拥护歌手未麻的马脸男已死了,只能剩下演员未麻的人格,因此表现阳子精神状态的房间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变化表明,人格即将易主……因为最终留下来的未麻,依旧会是个受到过玷污,也杀过人的未麻,所以此时留美成为第二个歌手未麻显露出来了。简单来说,留美的人格和歌手未麻的人格,在演员未麻成为主导人格以后,合并到了一起,变得更加不稳定了。这种不受控制的人格渴望自己主导阳子的身体,并且干净完美,完全将以前的污点都抛给了死去的演员未麻。然后这两种人格互掐,精神房间开始受到破坏。追杀过程中,演员未麻叫留美快醒醒,歌手未麻回答说:该醒醒的是你。

影片1小时14分07秒是一个很重要的镜头。

演员未麻看着玻璃里反射出的自己,这才是自己,受过玷污,也杀过人。而身后的歌手未麻,只是留美,只是一个美好的幻影,根本不是真实的自己。歌手未麻说:你只是个被玷污的冒牌货,未麻应该是个偶像歌手。演员未麻喊道:我才不管,我就是我!然后撕掉了歌手未麻的假象,歌手未麻因为阳子自我的觉醒而被玻璃划破了身体。在歌手未麻人格/留美人格即将死去之际,演员未麻人格依旧保护了过去单纯美好的自己,而冲过去救了留美。

最后一段镜头,留美与歌手未麻的人格,被隔离在了内心世界的医院里。演员未麻成为了最后存活下来的人格,她说:多亏了她(留美/歌手未麻),我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我以后可能不会再见到她了。

这是自我认知的过程,阳子好像最终战胜了虚构出的美好的幻象,坦率接受了经历了这些不幸事件的自己,她在幻想的世界里已经成为了大明星。原本以为这部电影会在自我接受的胜利中结束,阳子将脱离自己幻想的牢笼醒来。可在最后一个镜头中,演员未麻对着反观镜里的自己强调般的对自己说了一句:我可是真的哦!然后奸诈的笑了。

结果却依旧是自我欺骗和逃避……她将杀人的罪行全部都推到了留美/歌手未麻的人格身上,并且大方地原谅了她们,而自己所经历的强暴也只不过是一场戏。曾经女医生问她是谁的时候,她还徘徊在流行乐歌手雾越未麻和演员雾越未麻之间,现在却只剩下这样一个成熟勇敢,人格统一的大明星演员未麻了。

我几乎可以想象,若是阳子真的醒来,她也只会自信地对警察们笑着说:我叫雾越未麻,是个名演员……

全剧解析到此全部结束,以上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毕竟这个电影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也许有更好的解析我没有看到,才能让自己在这里侃侃而谈,希望各位想出出其他观点的时候,能写出更精彩全面剖析。最后依旧感谢已故导演金敏,带给我们如此精彩的电影。

再次叩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未麻的部屋的更多影评

推荐未麻的部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