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秦木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因为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差评,我几乎是顶着避雷针入场的,或许正因为准备充分,观影后竟有一种“居然还不错”的感觉。 闲来无事,怼怼差评。 草草翻过评论,所谓差评大多从抄袭说起。有某作家义愤填膺地表示自己的作品也曾被全本抄袭等,巴拉巴拉,踩对手之立意不可谓不道貌岸然。当然,我不认可抄袭。翻开余英时的大作,翻看那一行行注解,诚然是文人治学之严谨,考据之详尽。但是,那毕竟不是小说。就小说而言,贾平凹的《废都》总能看到《金瓶梅》、《红楼梦》的阴魂撩骚;古龙《小李飞刀》中龙小云的言语“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是否问过太史公的意见?《狯园》于《聊斋志异》而言是借鉴还是狗尾续貂?当然,抄袭是道德问题,也是法律问题。三生抄袭既然已是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网络小说动辄日更万字,而写手本身的学历与知识事实上根本不足以支撑长篇小说(十万字以上),他们不过是复制同样的梦想,同样的意淫,书写千篇一律的故事。原著草草地看过,说一优点,“三生”名扬天下全赖苏东坡《僧圆泽传》“欲诉姻缘恐断肠”,从文豪而来而不拘泥于文豪,算做一个借鉴。

差评之第二点,评杨洋夜华之猥琐。关于差评的许多理据,针对剧本...

显示全文

因为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差评,我几乎是顶着避雷针入场的,或许正因为准备充分,观影后竟有一种“居然还不错”的感觉。 闲来无事,怼怼差评。 草草翻过评论,所谓差评大多从抄袭说起。有某作家义愤填膺地表示自己的作品也曾被全本抄袭等,巴拉巴拉,踩对手之立意不可谓不道貌岸然。当然,我不认可抄袭。翻开余英时的大作,翻看那一行行注解,诚然是文人治学之严谨,考据之详尽。但是,那毕竟不是小说。就小说而言,贾平凹的《废都》总能看到《金瓶梅》、《红楼梦》的阴魂撩骚;古龙《小李飞刀》中龙小云的言语“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是否问过太史公的意见?《狯园》于《聊斋志异》而言是借鉴还是狗尾续貂?当然,抄袭是道德问题,也是法律问题。三生抄袭既然已是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网络小说动辄日更万字,而写手本身的学历与知识事实上根本不足以支撑长篇小说(十万字以上),他们不过是复制同样的梦想,同样的意淫,书写千篇一律的故事。原著草草地看过,说一优点,“三生”名扬天下全赖苏东坡《僧圆泽传》“欲诉姻缘恐断肠”,从文豪而来而不拘泥于文豪,算做一个借鉴。

差评之第二点,评杨洋夜华之猥琐。关于差评的许多理据,针对剧本而言的,尚且有一星半点的道理,但是这个就纯属泼妇骂街,无理取闹了。如果把戏剧与电影比较,可以找到许多共同点,最突出的一点:他们都是通俗文学。《西厢记》张生对红娘说,与我铺床叠被。《邯郸记》卢生与崔氏尚且调情。《歌代啸》亦是骚话连篇。沈从文的小说里可以就着雪白的胳膊和胸脯做一个少年肆无忌惮的梦。

性隐喻本就是小说和戏剧里不可缺少的调剂。

事实上这是通俗文学的需要,艺术加工,某种程度说是艺术对生活的还原。到了现代作家,各类创作人有点无性不艺术的味道,可到了大众眼里却是:谈性既龌蹉。到底是艺术偏离了生活还是生活的偏激如一片处女膜,羞怯而贞洁地回避现实的欲望与荷尔蒙。这是社会节妇病,可以通过遁入山林,修身问道得到缓解。回到电影本身,夜华这个人物在诞生之初只不过是苍白无力的玛丽苏意淫产物,人物塑造不可谓不单薄,通篇专一深情加有担当。而影版的夜华,至少让我看到了一个男人,而不是女作家对男人的美化与意淫。试问现在有几对小夫妻两人关起门来谈的是“男女授受不亲,叔援嫂溺,权也”?这一点点骚气就是猥琐?至少我是不能理解的。骚气与猥琐不同,风流与下流两异。

写到这里突然想说说折颜这个人物。电影最初俨然是一个妇女之友的人设(我记得小说里折颜就是女主后宫加妇女之友),到了最末,折颜对白浅说,你师父这辈的老神仙剩下的只有我一个了。他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我看到了电影最大的燃点,也是电影超越小说的地方。顿时感到折颜玩世不恭的态度,实则是这个人物本身带一点使命感的定义。比较起来,比原著立意更有意思。虽然不够饱满,但是比某些口号常挂嘴边之流更有姿态,也符合中国人对世外高人的理解。

回到夜华,有人说杨洋演技面瘫,我看到了一处略带尴尬,其余的看着顺畅,不跳脱。哭戏很精彩,眼神也比较到位,还成啊。毕竟看的电视剧,电影少,说起这个不太有信心。不过如我这种不收宣传费,对中国电影“没有怒其不争哀其不智”情怀的人,以一个普通观众的正常眼光,似乎没有评论说的如此不堪,能看下去,不想骂人。 再说被形容为挂历的特效。我看到的大部分画面都是精致略带神气的。那只白狐狸有点意思,树精不够细致(承包全剧笑点)。最后的场景还是有模有样的。我不喜欢美国大片那种哒哒哒,轰轰轰,以展现拆迁为主的特效(当然也不看爆米花英雄大片)。就《三生》的特效而言还可以,至少灵活,不僵硬。批一点,夜华在青丘等白浅的那个画面,确实有点像挂历,在电影院就笑场了。客观说,有优有劣,没有评论说的那么不堪,甚至还有一点点惊喜。

就故事情节而言。有些人说几个人物设置毫无意义,有那么一点,不过这个电影本就是给大体了解故事内容的人看的。毕竟剧版已经戳瞎一次双目,带着这个前提去看,似乎没有大问题。电影的主力消费群就是对故事有一定了解的人,难道制片方要讨好从8岁到80岁的芸芸众生?我想有正常逻辑以及正常智商的人都不会这么干。

离开电影唠叨一番神仙志怪这一题材。有个笑话“建国以后不许成精”,我秉持“元代以后不许成精”这一观点,八仙体系以后神仙志怪再无精品。八仙将中国神仙志怪推向无比辉煌的高峰,又不可抑制地走向衰败。明代的《狯园》是神仙志怪另辟蹊径的做法——活在市井中的神仙。而到了清初的《聊斋志异》不过老调重弹,没甚新意——仅针对神仙志怪这一定义而言,不谈蒲松龄的立意与情怀。而今的神仙志怪题材中仙气,鬼气,怪气皆老朽鄙陋,俗不可耐。或打怪升级,刷副本——走上人生巅峰,或你情我愿,谈风月——进入婚姻殿堂。我不能认可这是神仙志怪。神仙志怪是点石成金,三醉扫花,是巫山神女,柳毅传,是洛河甄宓,蓝桥记,还是汤显祖笔下的吕洞宾“何缘邀得乘风去,回向瀛洲看日轮”。不是对权利的膜拜,对金钱的神往,对婚姻的无脑崇拜,这是龌蹉尘世在文学世界里的表达方式。

意淫,仅此而已。

以上只是一个阅读者对《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看法。对中国电影怀着殷切希望,能讨论磨皮滤镜,蒙太奇,光影剪接,管弦配乐的,可以定义为,铁杆观影党,能看到于电影的不足,可以理解。对技术党表示佩服。而那些骂人都能带着脏字的——九年义务教育是个好东西,至少能活,连这个基本要求都没有完成……

作为普通观众,其实没那么焦虑。既然是阅读者,仅以通俗文化这一角度唠叨一些。

总而言之,电影还成,不功不过,比小说更打动我,因为折颜。至于有部分阅读者说的,原著白浅如何狷狂魅邪吊炸天,影版如何弱爆了。无言以对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