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 花魁 8.0分

恶女花魁樱花乱,一部披着情色外衣的小清新片(剧透附带小科普)

殊荣一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那年正值青春年少,因为NANA喜欢上了土屋安娜。早闻此片之名,真正观赏却是在11年后的今天。 片头一尾红珍珠(金鱼)徐徐游着。这是日本惯用的性暗示手法。镜头一转,由土屋安娜饰演的清叶正在梳妆,那一抹唇红,与红珍珠交相呼应。那时的清叶还是个低阶游女,与其他姐妹们坐在如同笼子般的窗阁中招揽着客人。 片中有一段在澡堂里的片段,那是小清叶被卖掉后第一次洗澡。澡堂中有一段对各个游女胸部的描写。眼花缭乱令人眩晕少了一份肉欲却有种说不出的恶心,这或许就是当时清叶内心的想法吧。在那之后清叶逃跑了,当然,不幸的是,她还是被清次小哥哥抓回来了,他俩相约,那可园中的樱花树开花了,清次就带她离开。小小的约定在两人心中深埋,除了小清叶被抓回来后说过“那棵樱花树开花了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清叶是妆妃的秃(服侍花魁的女孩子),她儿时恰巧窥探到了妆妃工作而被妆妃发现之时,妆妃的回眸一笑令我记忆犹新。不同与清叶成为花魁之时遇到同样的场景对着繁次(她的秃),妆妃这里的笑没有那份洒脱,更多的是一抹无奈。 我很喜欢妆妃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却对清叶有着深远的影响。她看似千娇百媚,确实极致温柔的,她不似后来的高尾花魁,她是仁...

显示全文

那年正值青春年少,因为NANA喜欢上了土屋安娜。早闻此片之名,真正观赏却是在11年后的今天。 片头一尾红珍珠(金鱼)徐徐游着。这是日本惯用的性暗示手法。镜头一转,由土屋安娜饰演的清叶正在梳妆,那一抹唇红,与红珍珠交相呼应。那时的清叶还是个低阶游女,与其他姐妹们坐在如同笼子般的窗阁中招揽着客人。 片中有一段在澡堂里的片段,那是小清叶被卖掉后第一次洗澡。澡堂中有一段对各个游女胸部的描写。眼花缭乱令人眩晕少了一份肉欲却有种说不出的恶心,这或许就是当时清叶内心的想法吧。在那之后清叶逃跑了,当然,不幸的是,她还是被清次小哥哥抓回来了,他俩相约,那可园中的樱花树开花了,清次就带她离开。小小的约定在两人心中深埋,除了小清叶被抓回来后说过“那棵樱花树开花了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清叶是妆妃的秃(服侍花魁的女孩子),她儿时恰巧窥探到了妆妃工作而被妆妃发现之时,妆妃的回眸一笑令我记忆犹新。不同与清叶成为花魁之时遇到同样的场景对着繁次(她的秃),妆妃这里的笑没有那份洒脱,更多的是一抹无奈。 我很喜欢妆妃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却对清叶有着深远的影响。她看似千娇百媚,确实极致温柔的,她不似后来的高尾花魁,她是仁慈的。在清叶初来乍到出言不逊之时用烟斗烫了清叶以此避免了她被妈妈责罚;在被偷窥后以金鱼死了责罚清叶,告诉她在这烟花巷柳之地的生存之道;在出嫁之前将发簪送给了清叶,似乎是一种传承。 清叶最终成为了她年少时所不屑的游女,第一次给了老头。片中虽有特写,但清叶的眼中并没有什么情绪。或许她对于她的工作本就只是当作工作处理的。镜头再次转到澡堂,她的眼神里也没有当初的厌恶了,多的则是一份冷漠。 一切直到她遇见宗次郎。正值17岁的她很快的坠入了爱河,被当时因为光信而妒忌她的高尾花魁算计,让她放任自己的客人不理而与宗次郎私会。在客人发现他们两人之时怒火攻心,清叶被客人打了两巴掌而宗次郎没有一丝安慰丢下她独自走了。无疑这让清叶羞恼,却对宗次郎抱有幻想。索性,在最后清叶亲自认证了自己所爱非人。如同清叶一般,我大概也会记得磅礴大雨之中,宗次郎在再次遇到清叶之时展露出的那个笑容,灿烂却又冰冷,令人作呕。 在认清事实后,清叶第一次大哭。土屋哭的不好看,嚎的很难听,却是融合了倔强,伤心与释然,很有感染力。每次清叶伤心难过之时,清次总在她的身边。(标准的备胎配置啊!) 高尾说过,如果死在光信收上,她会很开心的。也说过自己想杀了光信,然后自杀。她是爱光信,真心付出的。因为作为吉原的花魁(呼出)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能一亲芳泽的更不可能是穷人。而光信作为一个穷画家却能成为高尾的入幕之宾,这若不是真爱,高尾图什么?高尾说过:爱人是地狱,被爱是地狱,靠美色生存更是地狱。高尾看似是个藐视一切的花魁,却是我认为本片中过的最压抑的。在最后一次欢愉后,她提起刀想杀了她的爱人了结一切。正如她另一所愿,她死在了光信手上。可是却没有能拉着光信一起死。没有人为她的死伸张正义。花店里的人对她的死没有一丝悲痛。收尸,撒盐去晦气,似乎花店里从来没有高尾这个人。光信从未爱过她吧,甚至不会为她去悲痛愧疚。更悲哀的是,到最后,或许一个怀念她的人都不会有。 高尾死后,清次一句话的劝说,让百般不愿做花魁的清叶成为了日暮——花店的花魁。一如既往的,清叶(我不喜欢叫她日暮,因为很出戏)接待客人全凭喜恶。喜欢的笑颜以对,可爱至极。不喜欢的即使是达官贵人,统统一盆水泼上去,老娘不待见你,赶紧滚。如小孩心性,她会因为收到花贩子免费送的花而开心大笑(这个花贩子居然是小栗旬演的!);她会在大家忙着不可开交大扫除的时候躲到角落跟秃交换糖吃,她能为一个小工匠将当时的武士甩在一边。而在武士道歉后又能对他坦诚相待。花魁,做的这么有个性的大概只有清叶了。 男人很容易爱上清叶这样的女人,武士为他倾心,想要娶她,即使知道她怀有身孕却不知道父亲之时亦能接受她。清叶说,只要街上的樱花开了,她就能离开了。武士大手笔包下整条街只为了让清叶看到樱花。 在武士宴请花店众人之时,只有两人的表情是不好看的。一个是清叶本人,还有一个就是清次。清次“备胎的自我修养”学的很好,第一个发现清叶怀孕劝她拿掉,发现她跑路永远跟在她后面保护(?)她,总是在走廊遥望她的房间,在她和别人开打之时第一时间将她拉走。开导她,面对她的诱惑纹丝不动。在她流产为孩子哭泣的时候安慰她,甚至借个怀抱给她。 这种戏的套路应该是女主心如死灰,男配默默守护的。其实清叶和清次是一样的,不知何时爱上了对方,清叶的悲,喜,软弱只会让清次看到。这俩个闷骚的人,憋死不说爱对方。在各自要嫁娶他人的前一晚也没有戳破,只是祝福对方。正常走势就是各自结婚,了此余生。然而!命运仿佛注定的时候总能被上天送个surprise。那个樱花的约定清叶即使还记得也不再去妄想了,然而老头临死前对清叶说,天下没有一颗樱花是不会开花的。老头枕在清叶的腿上睡着了,永远。清叶在本片里一共哭了3次,为自己的爱情;为自己的孩子;为这个老头。所以,在老头的启发下,她最后一次去看了那棵她以为永远不会开花的樱花树。而在树下,她发现清次也在。清叶笑了,那个本片让我第二个终身难忘的笑容,没有一丝风尘气,仿佛一个孩童,清次回眸与她相视而笑。樱花树开花了,他们总算能离开了。清次带着清叶走了,往那樱花盛开之地而行。 繁次(清叶的秃)曾经哭着对清叶说:我梦见姐姐客死异乡了。清叶将妆妃送她的发簪给了繁次。片尾小猫把金鱼捞出鱼缸外,又被繁次放回了鱼缸。她说了和妆妃说过一样的话:金鱼只有生活在鱼缸里才能生存。而金鱼又是象征着性/性工作者的存在。这是否正暗示了清叶最后的结局呢?无论怎样,片尾清叶与清次一起赏花之时,虽然退却了华贵的服饰和妆容,却从此有爱人在旁,可以洒脱于世,随心而笑。这一切也就值了。 蜷川对色彩的把控,椎名林檎在音乐上的个性再加上土屋安娜的那张日美混血的脸,整部戏充斥着艳丽奢靡与慵懒。结合内容来看,这部片无疑是情色片,可他又不似一般的情色片,他有着成长,爱情与奇迹。在我的认知里土屋安娜是个歌手,她在这部片子里的表现让我惊艳。 这个片子总体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的,但是有一些历史BUG确实令人唏嘘。毕竟细节要为剧情服务,所以有些细节失真也是在所难免的。例如,穷人想一亲花魁的芳泽是不可能的。再例如和花魁。。是个竞争项目,没三轮会面是不可能碰的。 总而言之,这个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毕竟颜值演技都在线啊!!! 殊蓉 写于2017年8月9日 附:对于花魁的介绍(小科普) 花魁是吉原特有的称呼,而其他地方的“花魁”则称为太夫。 花魁一般指的是高阶游女,她们需要学习书法,茶道,作诗和乐器。 花魁有两种,一种叫‘张世见’,如片头所示,他们和普通游女一起在红色窗格中招揽客人。还有一种叫‘呼出’。吉原那时有3000游女,而能成为呼出的只有4个。她们一般在二楼,等客人的指名。 呼出不会随便接待一般街客,也不是随便提供性服务,他们只会接受特定人士邀请。而邀请花魁有3个步骤。 初会:客人在【引手茶屋】指名花魁,花魁会与客人保持距离,不会和客人说话,更不会和他们喝酒,客人要讨好她们,被花魁品评。客人必须叫很多艺人,用浮华的游乐来显示自己的财力。一般会指出10-20两(相当于现在100-200万日元)如果花魁没看中客人,那么客人自动被pass and say goodbye,连跟花魁结识的机会都没有。(摊手) 裹(第二轮):第二次会面要与第一次花同样多的钱,那时花魁会靠近一点,跟客人寒暄两句,基本跟初会没啥两样。 驯染(第三轮):那时花魁会放下架子,叫客人的名字并接待。客人将会有刻着自己名字的茶碗筷子。此时客人必须要付额外的驯染金给花魁作为礼物。通常三次相见便可一夜良宵。 P.S:成为花魁的入幕之宾一般金额是30-50两。 时间表: 10-14岁:秃,服侍花魁的小女孩,一般就是端茶倒水伺候案前的 15-16岁:新造,一般秃长大后成为新造,是花魁的候补人员 18-27岁:花魁/普通游女 28岁:退休,可被赎身,如果没人赎的就变打杂的 【如果笔者有什么写的不对的地方,请不要大意的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花魁的更多影评

推荐花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