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我兜兜转转,爱上的还是那个人

灬颜小姐灬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舍得不再遇见、不再相欠,有情的人原来不敢相逢”

中国古代传说中总是有那么一块神奇的石头,上面记载着红男绿女的缘定三生。三生石是情之所起、亦是情之所终。所谓因缘,总是你来我往、因果循环,若是修行圆满、两不相欠,这因缘便就此了结,再无瓜葛。年轻恋侣总是喜欢许些深重的承诺,大意左不过是想同所爱之人情缘绵长,最怕的便是有一天情缘了断作了陌路人。素素在诛仙台上对夜华说,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欠。我想,这怕是夜华最不愿听到的绝情词句。

毅然决然跳下诛仙台的白浅在十里桃林醒来的时候,折颜说她这一梦很是伤情。莫问情缘空自恨,强求更添愁满怀。对当时的白浅来说,强求一段自己要来偿恩的露水情缘,还平白丢了一双眼睛,确实伤情。有些人在感情里总是选择做鸵鸟,抑或是自尊作祟,才会有那么多的不敢道破。莫不如喝它一盅忘情之水,一了百了。

“时间苦多,只待一语道破”

墨渊与司音的过往,都埋在了炎华洞的千年玄冰棺里。那冰棺缠绕着采了七万年九尾狐心尖血的青藤,尘封着一段不谙情事的懵懂少女自以为只是崇敬的青涩执著。

无妄海之战,墨渊生祭东皇钟,司音带回他的肉身,日日以心...
显示全文
“不舍得不再遇见、不再相欠,有情的人原来不敢相逢”

中国古代传说中总是有那么一块神奇的石头,上面记载着红男绿女的缘定三生。三生石是情之所起、亦是情之所终。所谓因缘,总是你来我往、因果循环,若是修行圆满、两不相欠,这因缘便就此了结,再无瓜葛。年轻恋侣总是喜欢许些深重的承诺,大意左不过是想同所爱之人情缘绵长,最怕的便是有一天情缘了断作了陌路人。素素在诛仙台上对夜华说,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欠。我想,这怕是夜华最不愿听到的绝情词句。

毅然决然跳下诛仙台的白浅在十里桃林醒来的时候,折颜说她这一梦很是伤情。莫问情缘空自恨,强求更添愁满怀。对当时的白浅来说,强求一段自己要来偿恩的露水情缘,还平白丢了一双眼睛,确实伤情。有些人在感情里总是选择做鸵鸟,抑或是自尊作祟,才会有那么多的不敢道破。莫不如喝它一盅忘情之水,一了百了。

“时间苦多,只待一语道破”

墨渊与司音的过往,都埋在了炎华洞的千年玄冰棺里。那冰棺缠绕着采了七万年九尾狐心尖血的青藤,尘封着一段不谙情事的懵懂少女自以为只是崇敬的青涩执著。

无妄海之战,墨渊生祭东皇钟,司音带回他的肉身,日日以心尖血续命。她说她从此就守在这炎华洞,等他回来。她同他说了七万年的话,一直将自己从墨渊身上感受到的暖当作师徒恩义,却在说起那些温暖时不自觉地流下泪来。

十数万年的流年辗转,等待一语道破的不止墨渊和司音的禁忌之情,欲言又止的还有天宫之上夜华对素素的保护。

司音为救墨渊下世历劫,这劫却偏偏是个情劫。救下夜华时的素素,不会知道她走的就是当年司音救回墨渊时的那条路,也不会知道她随口的一句不如以身相许,会换来一句那样也好。

人神相恋总是神话故事里百试不爽的悲情桥段,天族太子与俗世凡人的爱恋哪儿有天日可见,隐藏真心便成了夜华保全妻儿的唯一出路。不敢相见、不敢关心,却在代她受刑时甘之如饴。情之一字,若到深处,不敢与人言。

世间最遗憾和残忍,便是我为你承担所有危险和苦难,你却以为我对你无心;明明所有眼神都写满情深,却仍要武装成漠然。

“看生死契阔有传说,词句写在你眼底,你只有我”

从大紫明宫救回墨渊后,夜华问起当年墨渊与座下弟子司音双双归隐之事,白浅哽咽着答道,书上所说,太过轻巧。

七万年前天族与鬼族一战,天族史载以战神墨渊生祭东皇钟、封印鬼君擎苍于无妄海后,携弟子归隐为终结。而司音记忆中的无妄海,却是她与墨渊的数万年相隔。生而为神,便有神所该承担的责任,在生与死的抉择上,作为上古神祇、天族战神的墨渊决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他看向司音的那一眼,有留恋也有圆满,保全天下众生,便也是保全自己牵念之人。只是墨渊不曾料到,司音也在慢慢成长,她尽自己所能,为这段本该早在七万年结束的未明因缘,续了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结局。

七万年后天族与鬼族再战,竟是又重演了当年生祭东皇钟的那一幕,只是这次换作了夜华。同样站在无妄海畔的白浅,一瞬间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墨渊和自己。原来那些自以为早已模糊的记忆依然鲜活,原来那些懵懂岁月的温暖是尚未分辨的情之所起,原来自始至终你我都只有彼此而已。此前因素锦的挑拨而扰乱的心神、暗生的嫌隙在最后印证了彼此心意的对视中,全都灰飞烟灭。那对视中,夜华看到了放手一搏的胜利(将结魄灯交给白浅时,夜华说彼此放手,才得新生,他放开白浅去面对曾经的记忆,搏一次谅解)和舍生忘死的圆满(夜华作为墨渊灵魂的宿主,延续着墨渊作为守钟人的命运和责任,了无牵挂者忘生、心有所爱者忘死,守护苍生便是保全所爱),白浅则看到了独自等待的回应(折颜在天宫时告诉白浅,墨渊修为圆满,只待结魂引渡便可苏醒,生祭东皇钟的结果便是离魂,一旦夜华祭钟,便同当年她跳下诛仙台一般,宿主消亡、魂魄归位)和桃花万千只取一朵的坚定(司音从墨渊身上感受到温暖时尚是不谙情事的少女,氤氲泉中夜华邀她回天宫完婚时仍是不明自己情感的半推半就姿态,天宫中得知素素往日遭遇后既是感同身受的心疼也是意欲求证的拈酸,直到瀛洲岛归来方明了自己心境,并回到炎华洞中同墨渊陈述内心所想,至此她方成长到为人所爱亦懂得爱人)。这一刻,夜华拥有了曾经的素素与今日的白浅,而白浅明了了自己对曾经的墨渊和现在的夜华的感情。原来,他们都只有彼此。

“穷尽三生三世寻相似轮廓,分分合合,不错过”

人生在世皆为修行,轮回因果皆有定数。情缘之事,向来因果相联,牵绊偿还,总是纠缠,若到互不相欠各自两清,便只有缘灭。

墨渊受了司音的九尾狐心头血得以续命、承了她朦胧情缘未曾了结,就必然需要历劫偿还。于是宿着墨渊魂魄的夜华降生,与敛了法力的司音全了一世情劫。原本只消一世情劫便可了断的因缘,却因了素锦的纠缠生了变故,旧情未偿、更添新伤。于是白浅背上了天命姻缘,在东海遇上了夜华。循环往复之中,逃不掉的是因果,而印证因果的是烙在记忆中的容颜和灵魂。

————————————————分割线—————————————————

影片开场便是一场逃亡的戏剧冲突,很容易教人明白,前尘往事必有隐情。

折颜是整个故事中上帝视角一般的存在,他明了墨渊与司音、夜华与素素、白浅与夜华的各阶段情缘纠缠,暗示和开导着白浅,指引她面对自己内心并不断成长。一只雌雄同体不辨性别的凤凰,要品味优雅还要格调超群,片中呈现的效果虽算不得完美,但至少相称。不屑礼数、不按常理出牌,时而幽默、时而睿智,能犯贱也有担当,临上战场前将桃林托付给白浅时,愿她梦醒又是人间好时节,是一种舍生取义的洒脱。他面对白浅时总是以一副看待自家孩子的宠爱心态,丫头丫头的,倒叫得人心生温暖。他说,认错了人,有时候不一定是错的,其实已经解说明了一切,只待迷局中人慢慢拆解。

白浅作为整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却偏生是一副跟她的身份和年纪不甚相称的性情。青丘女帝、上古上神,说来也辈分够高、资历够老,可十四万年于白浅不过白驹过隙。定亲当玩笑、日常是嬉闹、应酬嫌麻烦、喝酒最老道,她所关心的只有炎华洞中的冰棺何时融化、墨渊何时归来。青丘本就是民风淳朴之地,一个活了十几万年还识不明情滋味的超龄剩女,直到被未婚夫如登徒子一般一路调戏(夜华:本君只是在为我儿寻母)到了天宫,才明了何为情动,亦发觉当年自己对墨渊的情分是怎样的意义。大紫明宫一战,白浅向夜华道出了当年墨渊祭钟后自己下意识的执着,也让夜华埋下日后对白浅情归何处的隐忧;氤氲泉中,她未明心境,依着婚约之说懵懂中应下夜华完婚之邀,却在夜华亲吻她时不自觉地微微抗拒,不自觉地流露出被动和敷衍;天宫中素锦假意告知素素之事,挑起白浅醋意,而折颜带来墨渊即将苏醒的消息,同夜华为结魄灯而起的争执将两人内心对彼此的猜疑和醋意暴露无遗,两个人都在试图求证对方心中是否有自己的位置;直至瀛洲岛一战后,两人终于明了彼此心意,白浅弃了神芝草护夜华周全,方悟得爱是牺牲、亦是保全。天宫中白浅告诉夜华,她面对墨渊时总想着如何为他去死,但面对他时却想着如何一起活下去。或许这就是她的成长。

夜华是个少年老成、沉静稳重的性子,他的所为从来都深思熟虑,打落了牙也要将血咽进肚子不教别人看出来。所以当人神相恋不容于天宫之时,他的隐忍不言与假装无情才教素素信以为真、心灰意冷。诛仙台是白浅的劫数,也是夜华的劫数。三百年前他亲见素素说完两不相欠后跳下诛仙台,三百年后他从诛仙台救回记起一切的白浅,伤痛已深的白浅有满腹的质问和责备却说不出口,彼此痛苦地对视着,感受着求而不得的姻缘仿佛就此破碎的折磨。撇开素锦所谓善意提醒、实则暗藏诡计的挑唆,他并不后悔将结魄灯中的记忆还给她,彼此放手、方得新生,这是他们彼此唯一的救赎之径。四季变换,桃林外他守侯着她的谅解,却等来了东皇钟的开启。当年炎华洞中白浅曾告诉他墨渊生祭东皇钟的后果,他明白此去便再无生还之机,但他无路可选。心有所爱者忘死,他并非真的不惧死亡,只因心有所爱,他希望所爱之人好好地活着。东皇钟之上,他与白浅遥遥相望,他明白自己终于赢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分割线————————————————

关于剧情的一些理解:

玄女:影版玄女与青丘和白浅并无半点关系,单纯作为鬼族王后而存在,一切行为都为了解封擎苍、复活孩儿和向天族寻仇,与素锦合作盗取墨渊肉身,却阴差阳错失掉孩子肉胎,再无复活可能,心痛绝望已极。虽身为异族,但为母情深,也是个可怜可悲之人。

拉面:除官方所说只为搞笑之外,个人认为亦有卖乖成分,青丘时的夜华戏份大多轻松活泼,与其他场景戏份中面对他人时的老成威严形成鲜明对比。

束发:片中出现多次束发剧情,夜华本想暗示白浅,还记得当年为他束发的记忆。而白浅若有所思切换镜头却是炎华洞中与墨渊的对话,应在暗示墨渊生祭东皇钟之前,昆仑墟上她与墨渊相伴时应该也是这般与他束发,暗示第一世时她与墨渊难以说破、未可名状的感情。

素锦:片中素锦两次与白浅在诛仙台的场景,都想将白浅推下诛仙台。第一次想用素素之事挑拨,欲趁白浅分心时用神兽扑下诛仙台,被白浅发现后神兽牺牲但暗害未遂,便继续挑拨偿还之说。第二次为白浅刚补回记忆怨恨夜华、伤痛欲绝,素锦趁她无力顾及其他,直接出手推下诛仙台,却被夜华救起。自己得不到的就毁灭,这狠烈的性子与平日贤淑形象大相径庭,冲突对比效果更明显。

结魄灯:夜华曾告诉白浅,与其说结魄灯结的是魂魄,不如说结的是记忆。并说她若为别人结魂,素素的记忆便不在了。由此可知,白浅释放素素记忆后,结魄灯便开始为墨渊结魂,故夜华生祭东皇钟后肉体消亡,墨渊修行圆满肉体复苏时依靠结魄灯补回了宿在夜华躯体内的记忆,才有了墨渊喊浅浅的结局。

片中还有大量前后呼应的剧情和台词细节,已有网友做了总结,便不多作赘述。另,白浅追述当年大战时片段剪得太短,体现不了“太过轻巧”背后的沉痛。片尾时奈奈强行真相,说起夜华穿玄色衣衫的缘故时,情绪过于虚高,有点儿飘了。再,重要节点剧情时主演情绪都很到位,前期细节略有欠缺,不讨论妆造,表白配乐和特效!

影片三生三世以墨渊-白浅、素素/白浅-夜华、墨渊-白浅为主线,以魂魄转宿、宿主消亡、魂魄回归为剧情推动模式,主要讲述墨渊与白浅的三世因缘。其中素素为白浅的封印状态、夜华为墨渊的魂魄宿主。意即白浅在墨渊复苏前并不知道夜华是墨渊魂魄转宿,最后大战时两人容貌重合,是她情感的自证——白浅身在情缘之中却不自知,幡然醒悟之时却已无法改变。但夜华作为墨渊魂魄转宿这一世并未偿完前因,定有后果。所谓命运,便是当你以为你跨过初恋终于遇到挚爱、挚爱却离你而去,最终发现原来挚爱与初恋竟是同一个人。突然想起《致命伴侣》里的德普叔和朱莉,你以为你爱的人离你而去了,历经磨难爱上了另一个人,最终发现原来相爱的人总是有命运指引,原来兜兜转转,你爱的依然还是那个人。

愿我们兜兜转转,爱上的依然还是那个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