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感

五色全味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猜想李安一定會喜歡《Their Finest》,因為這部戲講的就是他一直執迷的創作之“戲假情真”,真實與虛構的命題——一如《色戒》中的王佳芝沈浸在假的角色中,卻奉獻了最真實的人性與情感。

《Their Finest》的故事建基於虛構,唯有時代背景是真實的,但又如何?電影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假創作人之手討論”真實“與”虛構“,catrin和buckley爭辯電影細節是否真實,而buckley卻堅信電影的重點並非對真實的複製。這番討論對於創作人來說肯定感同身受,尤其是寫劇本做過長篇累牘資料搜集的人更是心有戚戚焉。無論電影細節是否完全真實,創作人在虛構生命時卻投入了完全“真實”的情感,最重要的是看的人(觀眾)沈醉在“虛構”的電影世界中,同樣真情流露,或哭或笑,以此撫慰和釋放他們心中“真實”的傷痛。

除卻對於“真實”與“虛構”的討論,這部戲最有趣的地方其實是戲劇與真實之間的相互映射。戲中設計了相當多「戲」與「戲中戲」的互文。buckley要在劇本中寫一幕士兵去救小狗,這是許多編劇都知道的技巧(就像《繡春刀》中張震家裡的貓),讓英雄也有溫柔一面,令到角色更容易令觀眾共情。而有趣的是戲中的bill ...

显示全文

我猜想李安一定會喜歡《Their Finest》,因為這部戲講的就是他一直執迷的創作之“戲假情真”,真實與虛構的命題——一如《色戒》中的王佳芝沈浸在假的角色中,卻奉獻了最真實的人性與情感。

《Their Finest》的故事建基於虛構,唯有時代背景是真實的,但又如何?電影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假創作人之手討論”真實“與”虛構“,catrin和buckley爭辯電影細節是否真實,而buckley卻堅信電影的重點並非對真實的複製。這番討論對於創作人來說肯定感同身受,尤其是寫劇本做過長篇累牘資料搜集的人更是心有戚戚焉。無論電影細節是否完全真實,創作人在虛構生命時卻投入了完全“真實”的情感,最重要的是看的人(觀眾)沈醉在“虛構”的電影世界中,同樣真情流露,或哭或笑,以此撫慰和釋放他們心中“真實”的傷痛。

除卻對於“真實”與“虛構”的討論,這部戲最有趣的地方其實是戲劇與真實之間的相互映射。戲中設計了相當多「戲」與「戲中戲」的互文。buckley要在劇本中寫一幕士兵去救小狗,這是許多編劇都知道的技巧(就像《繡春刀》中張震家裡的貓),讓英雄也有溫柔一面,令到角色更容易令觀眾共情。而有趣的是戲中的bill nighy身邊就正好有一隻小狗,bill nighy演一個曾經輝煌卻今非昔比的老牌明星,執拗頑固又不失可愛,那隻狗就恰好豐富了他的人設。

bill nighy

如果細看這部戲,bill nighy的角色其實完全是一條多出來的副線,頗有些功能化的意味,但其卻豐富了整部戲的節奏和喜感,以及提供了這部戲所需要的”明星光環“(buckley與catrin兩位雖是主角,卻全然不敵bill nighy的明星光彩)。而看「戲中戲」那位從美國請來的明星大兵carl,被硬生生加插在整部電影中,不就是為了提供“明星光環”,不正與戲外的bill nighy相互呼應麼?carl與bill nighy一樣,同樣是負責“喜感”部分,而戲中最有趣的是讓bill nighy教carl表演,令兩個功能一致的角色在「戲」與「戲中戲」中產生了連結。

bill nighy教carl演戲

互文更明顯之處,當然是主角catrin的成長。「戲中戲」敦克爾刻中的英雄johnnie身負重傷,最後靠他的愛人,雙胞胎之一rose去解救危難,一反buckley口中男性英雄為主的思維,頗帶著一份女性的自覺。而寫出這場戲的catrin在「戲外」的命運同樣如是,所以那場buckley的意外事故雖顯得melodrama,但在這部電影中卻成為了必然,buckley一開始是一個頗為男權的角色,總是鄙夷catrin的女性思維,並覺得「電影」天然是以男性角色為主的,但buckley的離開卻要逼著catrin獨立和強大,無論戲裡戲外,都要去完整真正的“女性”角色。

catrin決定讓rose成為整部戲最後的女英雄

我喜歡這個電影安排buckley的意外發生於片場,令整個愛情故事與“電影”的關係更加緊密,及帶著一種宿命感。說到底,這部戲真正要說的還是「電影」本身。戲中有一段尤為動人,是catrin連夜寫完劇本,又重新虛構了一段她與buckley在海灘的故事。原本那一晚他們吵架散場,但在故事中,catrin卻讓自己回頭,向buckley傾訴了愛意。瞧,一樣是「戲假情真」,故事雖是杜撰,卻顯露了作者最真切的情感和期望,並借「故事」「電影」來自我療癒。

這部電影誠然不是那種art film,而且頗多商業上的計算,一如buckley聊「戲中戲」的劇本一般,要好看,有喜劇,結尾還要悲情、煽情,說起來其實不乏老套。但無論故事如何造作,這部戲中那份對於「電影」的初衷卻是尤為真摯的,就像最後catrin被生活打擊,打算放棄編劇之後,她去影院看了自己寫出來的電影,看到電影觸動了那麼多的觀眾,撫慰了他們在戰爭中受創的心靈,那種情境:感動、震撼、善莫大焉。

哪怕生活中有這樣那樣的苦楚,繼續書寫,雖千萬人吾往矣。用生命影響生命,這不就是「電影」的魅力麼?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他们最好的的更多影评

推荐他们最好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