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孤儿 雾都孤儿 7.8分

慷慨的,吝啬的

卤菜粉

(没看过小说,单从电影来说。)

为什么片尾要敬Oliver Twist?他并没有展现过多的心灵质地,如果说在乡下时,在棺材店的倔强反抗,还散发出了几分光辉,徒步到伦敦的举动,也令人感佩,但是到了伦敦以后,他就经常变成物品,未曾充分展现出朝向真和善的意志,亦无才能。他在贼窝驯顺,Fagin等人待他也还不错,好歹有肉吃,穿上崭新的靴子,学会偷丝巾时也很得意,并没有忍辱负重的感觉,出门行窃时也未曾准备离开。他没有陷入两难的选择,没有被折损的个人愿望。

或许可以说他彼时尚未开蒙,被老绅士救了,有了“独立的房间,真正的床”,被慈柔地以礼相待后,才分外感到曾经的生活不是生活,也就更不肯再回去。当他被强迫去偷老绅士家,他哭道,不如让我死在田里......这倒是很动人的。可还是不够!他没有足够坚定的心智,或者强大的力量去改变什么,抗争什么。他只是被掳掠,被驱赶啊...... 我明白我是苛刻了,他是个孩子,是个想要负责任却脆弱的小家伙。别说是他了,棺材店老板即使有恻隐之心,路边老妪即使怜惜,不照样没有办法赠予他太多吗?而Nancy她们,同样无所措手足。正如《米德尔马契》的结尾,“一个新德雷莎不见得有机会改革修院的隐修生活...

显示全文

(没看过小说,单从电影来说。)

为什么片尾要敬Oliver Twist?他并没有展现过多的心灵质地,如果说在乡下时,在棺材店的倔强反抗,还散发出了几分光辉,徒步到伦敦的举动,也令人感佩,但是到了伦敦以后,他就经常变成物品,未曾充分展现出朝向真和善的意志,亦无才能。他在贼窝驯顺,Fagin等人待他也还不错,好歹有肉吃,穿上崭新的靴子,学会偷丝巾时也很得意,并没有忍辱负重的感觉,出门行窃时也未曾准备离开。他没有陷入两难的选择,没有被折损的个人愿望。

或许可以说他彼时尚未开蒙,被老绅士救了,有了“独立的房间,真正的床”,被慈柔地以礼相待后,才分外感到曾经的生活不是生活,也就更不肯再回去。当他被强迫去偷老绅士家,他哭道,不如让我死在田里......这倒是很动人的。可还是不够!他没有足够坚定的心智,或者强大的力量去改变什么,抗争什么。他只是被掳掠,被驱赶啊...... 我明白我是苛刻了,他是个孩子,是个想要负责任却脆弱的小家伙。别说是他了,棺材店老板即使有恻隐之心,路边老妪即使怜惜,不照样没有办法赠予他太多吗?而Nancy她们,同样无所措手足。正如《米德尔马契》的结尾,“一个新德雷莎不见得有机会改革修院的隐修生活,正如一位新安提戈涅哪怕有满腹的骨肉之情,敢于为了埋葬哥哥,置一切于不顾,恐怕也难以如愿,为什么?因为她们这些壮烈行为所据以存在的社会条件,已一去不复返了。” 何况他好歹算个非凡的男孩(我可能期待着他更多的表现),甚至可以谅解Fagin,二人相拥可后者依旧不知悔改的一幕,是波兰斯基铺叙很久后终于痛痛快快地爆发。纯洁极了,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只是为不公平而愤懑吧,既然有做出更惨痛牺牲的人,结尾就不应该看起来如此明亮,让Oliver Twist穿着考究的衣服,安然坐在太阳伞下。为什么不敬Nancy呢,她在好先生家门口,欲言又止的,最后“I'm too desperate”也让我心碎了。不敬Artful Dodger,他难道生来如此,他又有什么大错,最后他也有见义勇为的行动啊。其他人的影子呢,难以见光的人们,他们真的就像Fagin前文里提过的小孩子,即使报了警,还是要上绞架吗?还是说他们的命运就是永远生活在地下?这是什么光明,又有什么各安其位的裁决?不能对他们更慷慨些吗?我不知道狄更斯的结尾是怎么写的,但电影如此,只能被归为甜俗了。这到底是想迎合什么群体呢?

美术一如既往考究,片头我尤其喜欢,蚀刻出来的静止黑白风景,渐渐现出了肉感,又染上了绿色。在乡下走路时的景色和《苔丝》如出一辙。电影有几处是典型的波兰斯基,《怪房客》是表相里的他,惊悚,怪奇,疏离,当他进入历史作品,如《苔丝》《雾都孤儿》和《麦克白》,定睛一看,这位嗜血的导演依旧不改本性。Oliver第一夜住在棺材旁,又是扁而高的音乐,局促空间里,他表情小心翼翼,试探着,又犹豫。倘使你还记得《苔丝》里,女仆是怎么发现楼上的血迹…… 此时观众如果不提心吊胆,导演会不高兴了,他是多么想捏住你的心弦,吓得你上气不接下气啊!——而我对此总有逆反心理,想摆脱,拒绝合作。是很讨厌的一类观众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雾都孤儿的更多影评

推荐雾都孤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