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说话怎么总留有余地呢

这里

看论述观点型的书籍或节目时有两种情况我会比较开心,一种是我的观点被对方合情合理的描述出来,另一种是对方与我观点相反但将我说服。前者是和三观相符的朋友聊天的酣畅,后者则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痛快。最近开始看的一档娱乐节目可以说兼顾了以上的两个优点,便是爱奇艺出品的《奇葩说》。在每一期中,提出一个论题,将选手分为正反两个阵营,双方以不同的观点针锋相对,不管我支持哪一方的观点,另一方总有辩手能用不同的观点将我打动。可这个精彩的节目偶尔的时候也会出现不和谐的音符,比如有人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呼唤正义和真理。

在《要牺牲贾玲救大家么》这个辩题上,题目参考了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桥段,两艘船上,一艘载着观众,一艘载着贾玲一个人,载着观众的那艘船里有一个按钮,如果按下它会炸毁贾玲的船,但同时这艘船上的无辜观众将会获救;如果不按,二十分钟后所有观众将全部遇难无一幸免。正方观点是会摁,反方是不会摁。在这一期中,打着挽留社会良知的旗号,两位导师一致的支持了反方观点。两位导师争当道德导师这个现象在奇葩说的战场上不算常见,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不管价值观的正误,节目中倒是因为经常出现的带颜色的...

显示全文

看论述观点型的书籍或节目时有两种情况我会比较开心,一种是我的观点被对方合情合理的描述出来,另一种是对方与我观点相反但将我说服。前者是和三观相符的朋友聊天的酣畅,后者则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痛快。最近开始看的一档娱乐节目可以说兼顾了以上的两个优点,便是爱奇艺出品的《奇葩说》。在每一期中,提出一个论题,将选手分为正反两个阵营,双方以不同的观点针锋相对,不管我支持哪一方的观点,另一方总有辩手能用不同的观点将我打动。可这个精彩的节目偶尔的时候也会出现不和谐的音符,比如有人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呼唤正义和真理。

在《要牺牲贾玲救大家么》这个辩题上,题目参考了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的桥段,两艘船上,一艘载着观众,一艘载着贾玲一个人,载着观众的那艘船里有一个按钮,如果按下它会炸毁贾玲的船,但同时这艘船上的无辜观众将会获救;如果不按,二十分钟后所有观众将全部遇难无一幸免。正方观点是会摁,反方是不会摁。在这一期中,打着挽留社会良知的旗号,两位导师一致的支持了反方观点。两位导师争当道德导师这个现象在奇葩说的战场上不算常见,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不管价值观的正误,节目中倒是因为经常出现的带颜色的玩笑,确实应该禁止儿童观看。至于其他人,自有自己的道德观,没必要在一个娱乐节目里给大家统一了。第一季半决赛,马薇薇的一句话说的明白“打辩论的人都应该知道,比较难的,比较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那个持方,它存在的意义不是在搅局不是在耍泼,而是在于让你知道,这个社会的少数派和异见者,他有他的不得已。交锋带来多元。”

《圆桌派》的嘉宾都是窦文涛的朋友,我把这群人简单总结一下,就是政治正确的左翼知识分子。作为知识分子引经据典、出口成章自然不在话下,但你肯定不能期待他们口无遮拦、博人眼球。且作为“自由、进步、民主”的代言人,就算他们讨论自己的观点也变成相近观点的人一团和气的聊天。要说起这点,大家不喜欢的刘索拉和旧社会卫士的马未都倒是算得上节目里有个性的人。所以,相比于《奇葩说》,《圆桌派》则有些儒雅有余,火药味不足了。我相信很多人会说,这两个节目不能这样对比,前者是娱乐节目,后者是文化节目。《圆桌派》这个节目就是窦文涛的朋友聊天啊,文人气重很正常啊,没必要搞那些博人眼球的噱头。我同意有些噱头使不得,比如人身攻击、地域偏见,遇见那种张口便是“某某地方的人都是狗”,就算是北大教授我都会骂句傻逼。

然而,节目可以没有火药味,但至少不应放弃不同观点的博弈。而《圆桌派》里大多数时候观点趋同,就算出现不同观点,大家也争执不起来,归根结底是成也嘉宾败也嘉宾。有这么一句话,两个绝对理智的人面对两个矛盾的观点时,总能找到一条通向和解的路。由于《圆桌派》请到的都是文人墨客,剑拔弩张是不可能出现了,再加之大家都极度理性,总能在任何问题上达成和解。毕竟硬币是有两面的,正面有道理,反面也总有它道理。有时候正是因为嘉宾辩证的看待问题,导致观点反而就不大好说出口了。

比如《畸恋》这一期,其实有很多话题可以聊,比如社会是否应该用道德谴责畸恋,比如畸恋与正常恋爱的边界在哪里。可是讨论前者,嘉宾们都太清楚包容多元才是政治正确,同时他们也不敢完全否认公序良俗存在的意义;对于后者无论把边界设在哪里恐怕都要得罪人,搞不好被扣上歧视的帽子。于是,畏首畏尾施展不开,几位嘉宾绞尽脑汁引经据典也只是不断提出例证,完全抛开观点。其实,谁心里没点政治不正确的小九九呢,知识分子们碍于影响不好说出口而已,心有妄念但口不敢妄言罢了。毕竟在这个插嘴说话都可能被讨厌的网路世界里,还是谨慎好一点,免得和高晓松一样被骂成小知识分子不是么。小咖都是找骂的,骂的人越多他越火啊。可大家都在业内混得不错,没必要使用小咖上位的手段,免得污了德艺双馨老艺术家的名声嘛。

再者,窦文涛对嘉宾实在太客气了。准备的问题倒是有一些直击要害,都被嘉宾四两拨千斤的绕开了,可他不急,顺着朋友的话打打哈哈,一个很好的话题刚摆上桌面又端了下去。而且有的时候,这话题的走向也是看人下菜。你看他把肖央请来聊小苹果,有哪个嘉宾敢说难听、低俗、过时。窦文涛小心翼翼的提了“格调”二字,然后便是“俗是历史的主流”,“趣味就是有不同”。你才发现知识分子谄媚起来,那可真是夸的不落俗套,不得不佩服。毕竟请来的都是朋友嘛,你得举着他不能放下。面子大的、好不容易请来的,节目开头就得捧起来,一直捧到节目最后,可不能摔着了。

电视里面不知道哪个电视剧中的一段对话,“诶我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真有意思,说话怎么总是留有余地呢?你给我把话说满了。”对方犹犹豫豫的说,“我说不了满话。”知识分子说不了满话,当然合情合理,只是略无聊了点。最后,在窦文涛的纵容下,圆桌派还真成了茶余饭后的闲扯,唯一的区别是,知识分子的闲扯八卦的都是文化圈的事儿。都是文化人儿,较啥真儿呢,一团和气的多好不是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圆桌派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圆桌派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