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搖晃晃的余秀華

內有惡女

我沒有哪一刻覺得余秀華偉大,我只覺得她真的非常寂寞。

劉以鬯在《酒徒》里這樣寫過:

文學不是酒,文學是毒藥,書本讀得越多的人,越孤獨。

在我看來余秀华的才華像一把刀子。

她的固執不但不能令她的愛情開花結果,甚至會招致更大的失望。

被採訪時她曾笑著說,一個女人如果沒有愛情那她的一生一定是非常悲哀的。

主持人反問她,那你覺得你的人生悲哀嗎。她笑著答,我一直都很悲哀啊。末了又補充幾句,什麼切膚之愛,靈魂之愛,我都沒有的。

她還是在笑。

再讀到她的詩我會覺得非常苦澀,那炙熱的愛情火焰,鮮活的性慾,難道都是憑空的想象嗎。

只有痛苦是真實的。

余秀華離婚並沒有錯。情緒激動時她會面紅耳赤,會吼叫,會駡髒話,其實都沒有錯,她追求自己的滿足,對愛和慾的滿足,受傷而憤怒,憤怒而粗暴,都是人之常情,亦沒有什麼大的不對。

余秀華的詩被戲稱為“蕩婦体”,她笑著迴應,管他呢蕩婦,我想我就是蕩婦你怎么着吧。

她確是真的多情,倒不是放浪。“余秀華研讨会”上,她對讚美之詞沒有表現出一絲喜悅,甚至反問:我的研討會,真的值得開嗎?

但她笑盈盈坐在...

显示全文

我沒有哪一刻覺得余秀華偉大,我只覺得她真的非常寂寞。

劉以鬯在《酒徒》里這樣寫過:

文學不是酒,文學是毒藥,書本讀得越多的人,越孤獨。

在我看來余秀华的才華像一把刀子。

她的固執不但不能令她的愛情開花結果,甚至會招致更大的失望。

被採訪時她曾笑著說,一個女人如果沒有愛情那她的一生一定是非常悲哀的。

主持人反問她,那你覺得你的人生悲哀嗎。她笑著答,我一直都很悲哀啊。末了又補充幾句,什麼切膚之愛,靈魂之愛,我都沒有的。

她還是在笑。

再讀到她的詩我會覺得非常苦澀,那炙熱的愛情火焰,鮮活的性慾,難道都是憑空的想象嗎。

只有痛苦是真實的。

余秀華離婚並沒有錯。情緒激動時她會面紅耳赤,會吼叫,會駡髒話,其實都沒有錯,她追求自己的滿足,對愛和慾的滿足,受傷而憤怒,憤怒而粗暴,都是人之常情,亦沒有什麼大的不對。

余秀華的詩被戲稱為“蕩婦体”,她笑著迴應,管他呢蕩婦,我想我就是蕩婦你怎么着吧。

她確是真的多情,倒不是放浪。“余秀華研讨会”上,她對讚美之詞沒有表現出一絲喜悅,甚至反問:我的研討會,真的值得開嗎?

但她笑盈盈坐在台下與身邊的男士"打情罵俏"的場景卻真的觸動到我。

"能坐在你身邊我很幸福",說出這句話的她像個純粹的小女孩:對名利與褒揚不屑一顧,異性的欣賞卻可以輕易令她心動。

余秀华對愛慕毫不遮掩。她會把心愛的人的姓氏反復寫進詩里。在《搖搖晃晃的人間》拍攝其間,余秀华曾愛上一位文人,表白遭拒后她痛哭一整夜,到最後胃疼到吐血,是范儉在安慰她。

所以在紀錄片里看到她一臉溫柔地給范儉念詩時,我有點想哭。

我想余秀华也許會遇到許多美妙的關係,會被欣賞,被同情,被認可。但那些對她來說卻都不重要,她渴望的只是愛情。可是誰又能給她愛情呢。

她說她很怕,因為很怕,所以不敢把十份感情傾注到一個人身上,而是放在十個不同的人身上,這樣是出於一種自我保護。

但我想她不是可以把同一份愛分成十份那種人,她寄托在不同人身上的每一份愛都會煙熏火燎,肝腸寸斷。這也是為什麼她每一次愛人都如此痛苦——她的愛太過強烈。

我欣賞她,羨慕她,卻又憐惜她。誰會愛這樣的余秀华。男孩子貪戀的是愛情里甜蜜的瞬間,是愉快和舒服,太過強烈的愛只會令他們生恨。無人可以填補余秀华深不見底的渴望,她的愛如波濤洶湧,巨浪滔天,不留一點餘地。誰又愛得起她。

但我又真的好希望真的有人愛她,聽她讀詩,和她一同探索身體的秘密與愛情的奧義,而不是用愛情的贗品,去騙取她少女般的真誠。

余秀华是真的很孤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摇摇晃晃的人间的更多影评

推荐摇摇晃晃的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