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皮记事本》3:最怕圣母心泛滥的人,自欺欺人的洗脑

文艺这种病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天,《黑皮笔记本》更新到了第三集。

在前两集里面,由武井咲出演女主角,小五姑娘虽然是首次挑战恶女形象,但是,表现亮眼的她,也牢牢立住了这个外表看起来温柔端庄,实则野心勃勃、不择手段的心机女人设。

回顾上一集,女主角原口元子和曾经的女同事、同样迅速升级为恶女的波子,展开了一场较量。掌握了“变坏有钱”的核心技能,波子想要仿照元子,自立门户,开夜总会当妈妈桑。同时,还将自己的门户选在了元子家门口。这不就摆明了是来踢馆的!

但是,波子毕竟还只是个新晋级选手,她单枪匹马去作战,以为抓住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当靠山,就能一路升级打怪了吗?还是太傻太年轻啊。

作为带领她入门的师傅,元子怎么可能会输呢?元子可是手握“杀手锏”的女人。这本黑皮笔记,上面记录了富豪们的核心资料。而这些非富即贵的男人,一个个都不过是元子向上爬所踩的一层层阶梯罢了,相比波子押宝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做法,手册上的男人们可都是元子的猎物,也是她的利用工具,容量相当于一个大规模武器箱啊。在这场根本不在一个量级的对阵中,波子很快败下阵来。

但是,波子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找元子去算账反被推出门外,开店无望的她...
显示全文
今天,《黑皮笔记本》更新到了第三集。

在前两集里面,由武井咲出演女主角,小五姑娘虽然是首次挑战恶女形象,但是,表现亮眼的她,也牢牢立住了这个外表看起来温柔端庄,实则野心勃勃、不择手段的心机女人设。

回顾上一集,女主角原口元子和曾经的女同事、同样迅速升级为恶女的波子,展开了一场较量。掌握了“变坏有钱”的核心技能,波子想要仿照元子,自立门户,开夜总会当妈妈桑。同时,还将自己的门户选在了元子家门口。这不就摆明了是来踢馆的!

但是,波子毕竟还只是个新晋级选手,她单枪匹马去作战,以为抓住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当靠山,就能一路升级打怪了吗?还是太傻太年轻啊。

作为带领她入门的师傅,元子怎么可能会输呢?元子可是手握“杀手锏”的女人。这本黑皮笔记,上面记录了富豪们的核心资料。而这些非富即贵的男人,一个个都不过是元子向上爬所踩的一层层阶梯罢了,相比波子押宝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做法,手册上的男人们可都是元子的猎物,也是她的利用工具,容量相当于一个大规模武器箱啊。在这场根本不在一个量级的对阵中,波子很快败下阵来。

但是,波子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找元子去算账反被推出门外,开店无望的她怀恨在心,发誓一定要打败元子,证明自己。她找上了之前的银行小领导村井,想用色诱的方式,套出元子突然发迹的秘密。谁知小领导是个有追求的人,他的眼里只有钱,对女色不感兴趣。

一个自投罗网的作死男,上星培训集团的理事长桥田常雄来到元子店中,表示迷上了元子,并想对元子展开一对一私密高端VIP授课,元子把他晾在了一边。

元子四处张罗给市子找铺面开美容院,鼓励市子自立自强,市子却发现自己对色鬼楢林医生旧情难忘,见了他一面过后,找到元子并将之前元子交给她开美容院的钱,还给元子,并要求元子将钱还给楢林医生。

不好女色小领导村井跑来元子的夜总会,看到男主角、众议员议员秘书安岛富夫后,顿觉自己衣衫寒酸,借着自黑吐槽对安岛一阵冷嘲热讽。尴尬之时,一个及时电话解救了安岛,也解救了女主。村井表示,女主离开银行后,自己遭遇降职减薪,这全都怪女主,由此勒索女主100万。女主明确表示,这是你咎由自取,我不会给钱。

男主角安岛去保释惹祸的议员儿子,为了选举要和自己不爱的女人相亲,并打算结婚。相亲女一脸性冷淡的样子,表示我们只是利益联姻,婚后自由,咱两谁也别管谁。看着性冷淡女,安岛心想,你为什么抢我的台词?

村井又一次来到元子的夜总会,恰逢店里没人,他告诉元子,分行长开始痛陈革命史,口沫横飞慷慨激昂地讲述自己一路爬到银行小领导如何不易,元子的勒索如何毁掉自己的人生。然后义正言辞地勒索元子,情急中甚至勒住元子脖子,幸好安岛及时赶到解围。

从剧情发展来看,表面风光的元子遭遇的危机,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刚制胜了波子,又来一个村井。以作恶的原罪获得的第一桶金,往往后患无穷。原罪的污点不会消失,反而如雪球越滚越大。这就是选择以掠夺手段得到想要目标的代价,自作自受,也算遵循游戏规则。

看到这里,尽管明知女主是恶女,发迹的手段也属于犯罪,但起码她出身可怜,从小对缺钱造成的极度不安全感和亲眼见到妈妈人生凄凉,无法相信男人的伤害,都属情有可原。何况,剧情中被敲诈的男人们,各自身上也并不清白,或多或少让人觉得活该。

倒是有一个人物,行为举止有些莫名其妙。正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人就是市子。

市子找元子还钱的时候,说了一番苦心孤诣的台词。表面上看,似乎有点道理。但仔细一想,全部都是诡辩,可笑之极。也就难怪女主的反应是呵呵了。

她问女主,“你幸福吗?”女主肯定。

她又说:“骗人!你从小就看着母亲受苦,我能明白你对金钱会有多么执着,但是,你的母亲真的过得很不幸福吗?如果她真的爱你过世的父亲,就算为了还债,吃尽苦头,她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幸吧?男人有男人的使命,女人也有女人的使命,我觉得男人的幸福和女人的幸福是不一样的。”

女主反问,“你觉得为男人奉献自己,就是女人的幸福吗?”

市子说:“你一个小女子,或许以为自己成了霸主,每天晚上和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接触,就误以为自己和他们是平等的,甚至比他们还要厉害,但那终究只是风月场上的生意而已。就像住在沙堡里一样,一旦巨浪袭来,一瞬间就会被吞噬干净。到时候你还剩下些什么呢?富有并不等于得到了真正的幸福。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不了解对女人来说真正的幸福是什么的可怜人。你不懂女人真正的幸福是何物。”

且不说每个人的观念想法都是不同的,在元子的人生观里面,追求的从来就是钱而不是幸福,就连提到元子的母亲,她是否幸福可能只有本人最清楚。无论怎样,女儿元子也比一个外人更清楚,自己的母亲是否幸福。

在我看来,以上这段台词纯属无理狡辩,无非是想借此打击元子,否认自己的失败。

市子这种女人,在生活中其实很常见。她们非常喜欢和擅于把别人拉到她们自己的地盘,来打压他人,然后刷取自己的存在感。女主和她谈钱,她却和女主谈幸福。女主和她明明三观不同,还非要用自己的观点给别人洗脑。问题是,她根本就没得到过自己口口声声的幸福,她只是一个感情失败者,却强行给女主贩卖人生经验。

观众都看得出来,市子明明是一个被渣男骗取了情感,被利用后就丢弃的可怜人,却不愿承认自己感情失败的现实,偏偏要标榜圣母,整天自我催眠,骗自己说牺牲奉献、不求回报就是真爱、就是幸福。如果按她所说的那么幸福,她可以继续幸福下去呀,为什么面对楢林医生养小三的时候,伤心欲绝?为什么离开楢林?

假设市子是一个与楢林医生结婚三十年,哪怕被弃离婚,或者与楢林医生深情相爱数年,享受过哪怕短暂幸福时光的女人,那站在她的立场上,说这一番话都是正当、合理的。问题是,她只是一介情妇,非但不符合任何社会上约定俗成的“幸福”合同书——婚姻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实质上,楢林医生自私自利,从头到尾也只是利用她,哄骗她,对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情义。

诚然,爱情是讲究奉献和牺牲没有错,但前提是两人的感情对等,爱情是互相的。绝对不求回报的爱和奉献,那不是幸福,是犯贱;真正能做到完全不求回报的爱和奉献的那是神,不是人。是人就别装圣母。


文章首发公众号:文艺这种病
寻找同路人~欢迎微信关注“文艺这种病”
7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黑皮记事本的更多剧评

推荐黑皮记事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