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戏始终逃不过不对等的原始设定

沈青
先说贺函与唐晶。
贺函和唐晶这么多年没有修成正果,除了他们两都太聪明,会左右思量一份感情的重量与价值外,其实最关键的是唐晶女强人的定位,使唐晶在某一程度上与贺函处于同一地位与水平。
两人在外人看来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珠联璧合,但是这种关系也只能处于“同事战友”的水平,最多成为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至于情侣这种关系,应该会和强强联手相去甚远。
唐晶有什么麻烦事,自己应该都会摆平,根本不需要贺函出手,自然也不会让贺函在唐晶这儿刺激到什么男人的雄性激素。久而久之,贺函认为唐晶能力强自然就收手帮助,这一来又使唐晶强大外表下的柔弱内心暗涌缺乏安全感,大概贺函只看到了唐晶外表强的一面。或者是唐晶也一直矜持着不愿袒露过多的柔弱。

再说贺函与子君。
子君从一个家庭主妇一步步到职场女性,其中贺函的帮助是决定性的。贺函屡屡出现在子君受挫、出丑的场合为之解围,简直就是子君的守护神,从而也就逐渐促成了男强女弱的模式,这一模式也是人类最最原始并且吹捧的模式之一。男性在女性的柔弱之下伸出援助之手,彰显男性的雄风、英勇等等。
这种不平等的关系,很容易让贺函产生被依靠、被依赖的感觉,从而很容易在子君...
显示全文
先说贺函与唐晶。
贺函和唐晶这么多年没有修成正果,除了他们两都太聪明,会左右思量一份感情的重量与价值外,其实最关键的是唐晶女强人的定位,使唐晶在某一程度上与贺函处于同一地位与水平。
两人在外人看来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珠联璧合,但是这种关系也只能处于“同事战友”的水平,最多成为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至于情侣这种关系,应该会和强强联手相去甚远。
唐晶有什么麻烦事,自己应该都会摆平,根本不需要贺函出手,自然也不会让贺函在唐晶这儿刺激到什么男人的雄性激素。久而久之,贺函认为唐晶能力强自然就收手帮助,这一来又使唐晶强大外表下的柔弱内心暗涌缺乏安全感,大概贺函只看到了唐晶外表强的一面。或者是唐晶也一直矜持着不愿袒露过多的柔弱。

再说贺函与子君。
子君从一个家庭主妇一步步到职场女性,其中贺函的帮助是决定性的。贺函屡屡出现在子君受挫、出丑的场合为之解围,简直就是子君的守护神,从而也就逐渐促成了男强女弱的模式,这一模式也是人类最最原始并且吹捧的模式之一。男性在女性的柔弱之下伸出援助之手,彰显男性的雄风、英勇等等。
这种不平等的关系,很容易让贺函产生被依靠、被依赖的感觉,从而很容易在子君这里找到男性雄风。子君也在烦琐与慌乱中崇拜起这个守护神,毕竟能为自己摆平一切,谁能不动心?一拍即合的情感往往开始于一段不平等的关系,要么是崇拜,要么是怜悯。

一段感情的生存时间往往取决于两个人的能量平衡,刚开始的时候男性会强一点,女性会弱一点,这样男性补给给女性的东西就会相应的多一些,而女性又是天生的要吸取能量被受保护,面对强于自己的男性,心生崇拜也在所难免,有情可原。
好在人们还有一种东西就做人心,会因为感情、责任、宿命等等把握住自己的自私与躁动。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