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物语 东京物语 9.2分

东京物语

非虚构

因为小津作品风格独特,所以,他的作品即使从中间看起,许多观众也能断定是他的作品。

他的风格,概括起来有以下几项:

1.摄影机固定不动。拍室内景时,他把摄影机固定在草垫上,镜头高一米之内,因为这就是日本人坐在草垫上的高度。至于景物,力图使画面左右对称。

2.一律不用移拍和摇拍,而是大多采用抑拍。

3.人物安排成相似形。本片中描写老太太逝世的场面,病榻设在画面的右下角。她的亲人们端坐在画面中央向左排列,有的脸朝正面,有的向右方,但视线一律向右下方的母亲,身体都略向右倾,形成相似形。尽管有一两人进出画面,但这一图形不变。

4.正面拍摄人物。他认为,人物侧面再美也美不过正面,他不愿看人的侧面活动。他拍人的侧面只限于表现人们无所事事、茫然呆滞的时刻。一旦人物开始说话或做事,小津必然用摄影机从正面拍摄,仿佛代替自己倾听对方谈话那样。他拍一个人谈话时,决不把听话的人拍进画面;反过来,拍听话的人也是正面拍摄,决不把说话的人拍进来。他的原则是绝对避免同一画面里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引起观众注目的事物。他也不拍人的面部以外其他部位例如手脚的特写。

5.对人物不允许用不礼貌的角度拍摄。...

显示全文

因为小津作品风格独特,所以,他的作品即使从中间看起,许多观众也能断定是他的作品。

他的风格,概括起来有以下几项:

1.摄影机固定不动。拍室内景时,他把摄影机固定在草垫上,镜头高一米之内,因为这就是日本人坐在草垫上的高度。至于景物,力图使画面左右对称。

2.一律不用移拍和摇拍,而是大多采用抑拍。

3.人物安排成相似形。本片中描写老太太逝世的场面,病榻设在画面的右下角。她的亲人们端坐在画面中央向左排列,有的脸朝正面,有的向右方,但视线一律向右下方的母亲,身体都略向右倾,形成相似形。尽管有一两人进出画面,但这一图形不变。

4.正面拍摄人物。他认为,人物侧面再美也美不过正面,他不愿看人的侧面活动。他拍人的侧面只限于表现人们无所事事、茫然呆滞的时刻。一旦人物开始说话或做事,小津必然用摄影机从正面拍摄,仿佛代替自己倾听对方谈话那样。他拍一个人谈话时,决不把听话的人拍进画面;反过来,拍听话的人也是正面拍摄,决不把说话的人拍进来。他的原则是绝对避免同一画面里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引起观众注目的事物。他也不拍人的面部以外其他部位例如手脚的特写。

5.对人物不允许用不礼貌的角度拍摄。小津认为,人物是他邀请来的客人,决不允许用不礼貌或者故意丑化的角度拍摄。他的作品里根本没有从仰角打光拍摄的人物,也没有把人物的某一部分夸张得有失常态的镜头。当然,这和他的作品里根本就没有反面人物有关。

6.节奏缓慢。小津特别注意画面上稳定的秩序。把各个画面孤立起来看,单个画面是枯燥乏味的;连接起来看,就使人不能不感到画面中跃动的韵律和缓缓涌动的涟漪。节奏缓慢也是由于他的题材决定的。他表现的只是家庭生活,题材范围很窄,也没有剧烈的冲突,采用这样的节奏势所必然。

7.恰如其分的幽默。例如本片中的老父亲,他乡遇故知,喝得酩酊大醉,而且把泥醉的老友也带到女儿家来。女儿和她的丈夫被警察叫醒大吃一惊,原来醉醺醺的老父亲被警察给送上门来,这引起了观众的笑声。笑声未已,父亲的老友又踉踉跄跄地进来,观众更为之捧腹。两位老人接着在门口的理发椅子上躺下呼呼大睡,这种醉后失态却又不失稳重,颇符合这两个老知识分子的身份和性格。

8.题材的类似与重复。既然家庭生活是小津作品唯一的题材,所表现的内容大同小异,在所难免。甚至人物姓不同而他们名相同的也不少,主人公名叫周吉的影片就有六部之多:《秋光好》、《秋刀鱼的味道》、《东京暮色》、《麦秋》、《东京物语》、《晚春》这六部中的老父亲都叫周吉,而且《东京物语》、《秋刀鱼的味道》的两位居然同名同姓,都叫平山周吉。《东京物语》中的居孀儿媳叫纪子,《晚春》中迟迟未嫁的女儿也叫纪子。有人问他,为什么只拍同类题材影片。他开玩笑地说他是豆腐匠,只会做豆腐,最多也只能做炸豆腐而已,他可不会炸猪排。他的作品里,没有十全十美的善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恶人;没有完美无缺的善,也没有一无所是的恶。在他看来,如果说有绝对的东西,那就只能是万物的变化。小津作品的世界是流动的,这里没有不变的东西,所以他能在“家庭”这个范围之内,把本来平淡无奇的生活插曲拍成幽默动人的作品。

小津的艺术纯粹是东方的,他的作品里没有洋话不离嘴、洋气十足的人物,也没有与西洋有关的人和事,没有豪华酒店的生活情景,没有尔虞我诈和巧取豪夺的情节,也没有乌七八糟的生活层面。戏剧舞台只是家,描写的是一家人的酸甜苦辣,一家人相濡以沫的情怀,一家人并不伤筋动骨的恩恩怨怨,一家人无谓是非的纠葛,一家人微不足道的磕磕碰碰。这个“家”,就是小津奋斗一生的天地和世界,全部作品的舞台!他把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琐事”,变成供人们享受的、丰富多彩的艺术。

小津的作品往往初看起来毫无出色之处,只有朦胧的意义,但是再看下去就体会到细微暗示着全体,极耐咀嚼,味道渐浓,仿佛是微微的火候煎出的令人齿颊生香的佳肴。

他从1932年拍片到1963年逝世,30年间拍了50余部作品。拍摄以家庭生活为题材的影片,在日本,小津是首屈一指的艺术家,他给日本影坛留下了不少名作,并称誉世界影坛。直到今天,西方严肃的影评家还经常把他的名作当做一种风格的范例加以论述。

有人对他的作品不重时尚不随流俗啧有烦言,他却一笑置之。1963年他被推举为艺术院院士,这在日本电影界是绝无仅有的一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