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 7.9分

《一念无明》——情绪病患者的真实遭遇

露/已停用
2017-08-07 00:36: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此文并非影评,只是观后感。)

作为曾因感情创伤,被心境障碍缠身一度一蹶不振的人,看这部电影时我的心就像被一层一层剥掉的洋葱。不过有别于阿东的躁郁症,我曾经罹患的是重度抑郁症和强迫性焦虑障碍。然而我曾也被这样对待过。 和电影里阿东一样,被一起住在劏房里的其他租客排挤。我大学的室友们知道我有重度抑郁,表面都对我很和善,我一开始为此还特别地感激,后来知道她们还是免不了对我有戒心,暗地配合学校领导监察我的状况。有天晚上我情绪失控,在阳台上流着眼泪一根一根地抽烟,被突然回宿舍的室友看见了,一个小时后,我所在专业的辅导员和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来宿舍找我谈话。他们口中抱怨他们是百忙中抽空来,一边给我说教一边指责我,还暗示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可能要暂停学业。其实,当初我只不过是想发泄心中的情绪,抽几根烟发泄出来就好了,真的不需要这么多人的关注,也从来没想过把事情搞得那么严重。 影片中各房租客聚在一起商议阿东的事时,那个皮肤黝黑一直对阿东很善意的外籍年轻租客说了一句话:“其实.....他只是需要一点空间。” 是真的,对于有情绪病的人而言,他们要求的不多,只是一点空间,而不是无论到哪里都被排斥被议论被用异样的

...
显示全文

(此文并非影评,只是观后感。)

作为曾因感情创伤,被心境障碍缠身一度一蹶不振的人,看这部电影时我的心就像被一层一层剥掉的洋葱。不过有别于阿东的躁郁症,我曾经罹患的是重度抑郁症和强迫性焦虑障碍。然而我曾也被这样对待过。 和电影里阿东一样,被一起住在劏房里的其他租客排挤。我大学的室友们知道我有重度抑郁,表面都对我很和善,我一开始为此还特别地感激,后来知道她们还是免不了对我有戒心,暗地配合学校领导监察我的状况。有天晚上我情绪失控,在阳台上流着眼泪一根一根地抽烟,被突然回宿舍的室友看见了,一个小时后,我所在专业的辅导员和所有的任课老师都来宿舍找我谈话。他们口中抱怨他们是百忙中抽空来,一边给我说教一边指责我,还暗示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可能要暂停学业。其实,当初我只不过是想发泄心中的情绪,抽几根烟发泄出来就好了,真的不需要这么多人的关注,也从来没想过把事情搞得那么严重。 影片中各房租客聚在一起商议阿东的事时,那个皮肤黝黑一直对阿东很善意的外籍年轻租客说了一句话:“其实.....他只是需要一点空间。” 是真的,对于有情绪病的人而言,他们要求的不多,只是一点空间,而不是无论到哪里都被排斥被议论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黄先生对其他人说:“其实他有什么得罪你们?......你都病过,我也有病,糖尿病血压高......” 其实抑郁症、躁郁症这样的情绪病是很平常的,就像当你身上局部有炎症,你的身体会发动免疫系统来和病菌对抗从而引起发烧一样,抑郁症、躁郁症通常也是因为一些应激性生活事件、长期承受精神压力或者一些环境因素等使得患者认知功能损伤、内分泌失衡等造成的(抑郁症:长期承受精神压力或情绪持续低落,5羟色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在脑内分泌减少,神经递质的神经冲动传递出现问题,从而形成了抑郁症的基本症状。所以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可以调整脑内的这些激素的含量从而达到一定程度的治疗效果。躁郁症等类同)。这不是患者能自控的,患者往往都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和阿东一样高估过自己的自控能力,未认清自己病态的程度,或者说给过自己一丝希望,——希望自己是一个正常人而非一个病人,不需要药物来维续生活。于是擅自停药,但是后果就是精神撑不住,每况愈下。当我又一度精神崩溃,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哭泣,我的父母下班回来,也是那样打开灯,然后用和黄先生同样的语气对我说(我是广东人,父母也说广东话,这一段重重地扎中我的心):“你唔好成日惗埋一边得嘅啦?呢d心病来嘅,你可唔可以惗d开心d嘅嘢啊?我求你正常d,好唔好?(你不要总是胡思乱想可以吗?这是心病,你可不可以想些开心的事?我求你正常一点,好不好?)” 而我如鲠在喉,只是流泪。 阿东和前女友Jenny重聚,他为Jenny精心准备了满满一桌的西餐晚宴,可是Jenny一脸凝重地说了近况突然脸色转变,说:“我最近得到了好多力量。”一听到这句话,我就意识到,她信教了。因为在我受抑郁症折磨的时候,我的母亲也信了基督。那时我妈妈也和Jenny一样,每天都被这种虚无甚至盲目的“神的力量”膨胀着大脑,就像影片中Jenny参与的教会一样,每个人都像被洗脑了似的。Jenny的发言里口口声声说她因为受到主的启发可以宽恕一切,但是现实真的是这样吗?她分明是在控诉,她分明还有仇恨和愤怒,发生过的事都是抹不去的。所以阿东和Jenny的关系只能告终了。 当阿东打算打起精神出去社会找工作,却屡屡碰壁,被面试官质疑他履历中消失的整整一年。其实我也一样,每次去面试,我都会刻意规避关于我休学的问题。当你崩溃时,社会允许你休养,但当你拥有健康的精神状态准备重新投入社会时,社会却不认同你,使你得不偿失。在这样物欲横流的世界,谁愿意雇用一个人格不健全的人呢? 我曾经和阿东一样向别人坦白自己的病,其实只是希望可以得到相同方式的尊重(包括对隐私的尊重)。大学开课不久,我告诉辅导员我有抑郁症,第二天在国际贸易课上,老师带着疑惑的表情说:“听说这一届来了个有抑郁症的学生,唔,世界这么美好怎么会有抑郁症呢?” 没有人知道听到这句话的我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后来,学校直接给我爸妈发了一份《关于加强大学生心理危机识别和干预工作的紧急通知》,并在下面这句话下划线:“对抑郁症、精神分裂症、躁狂症、性变态等精神障碍的高危对象要及早离校接受正规治疗。” 是的,我从未做也从来没有意图做过任何伤害其他人的行为,但是不久后院长决定劝我休学,并让我签下合同书,从此我中断了我的大学生涯。休学必须是至少一年,并且复学要重修所有的课程,也就是说我最快可以复学的时候,原本和我同届的人都上大三了。我所失去的,不仅仅是学业。

后来事态失控,黄先生陪着阿东再去看心理科,心理医生甚至看都没有看过阿东一眼,只是盯着电脑显示屏淡漠地问几个问题,“心情如何”“睡得着吗”“有吃药吗”“有没有想自杀,想自杀就要回精神病院了......” 没法想象完全一模一样的情景我竟然也经历过。我第一次看心理医生时,在电脑上做了一个多小时的答卷和一个脑部测试,医生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我际遇和想法,甚至如果要求专业的心理辅导还要额外预约,按钟收费。每次我去复诊的时候,医生就是机械化地问我那几个问题,然后开药,仿佛心理医生存在的意义就只是开个处方。

现在的社会,像我这样经济一般的小市民,如果得了精神疾病基本上在医疗机构中就只能得到这种模式的治疗了。为什么?这个社会畸形了吗?连原本应该对人们的精神健康问题的影响最直接最有效最基本的“精神科”,都是以这种方式对待精神疾病患者的,他们活着在世上,还有什么希望吗?其实对很多的精神疾病患者最有意义的治疗就是深度的心理辅导,药物和理疗必要时作为辅助即可。真正对他们有效的,是被关怀,被理解,被开导,绝不是像机器人一样的对话。而且长期服用精神疾病类药物,其副作用对身体的影响很深,甚至可能造成与治疗相悖的反作用。(我当时服用抗抑郁药物大半年,服药期间及其后的一两年我都有容易头晕和四肢乏力的副作用症状,而且我当时擅自停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无法忍受药物带来的生理上的不适。) 《一念无明》真实地影射了大多数人对情绪病患者的看法。尤其是在中国,从古至今都缺乏心理学常识的民族,对情绪病患者更有极其严重的偏见。影片中很多人对阿东议论纷纷,说他“痴线”“痴线佬”“癫嘅”(都是神经病、疯子的意思)。大多数人对情绪病可能有些误解,其实情绪障碍症也就是情绪病(即抑郁症、躁郁症、焦虑症等)并不是精神病(精神分裂、多重人格等)。情绪病和精神病同属于精神疾病,但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好比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都是植物,但草无法长成大树(此概念非原创)。我想说的是,就算是有精神病的人,都不应该受到这种不平等的对待,没有人会真正想要成为一个精神病患者,这是不可控的。 情绪病人只是希望:当他们表现得像个正常人时,也可以得到和正常人一般的对待;当他们情绪失控,如果你不能伸出援手,也请莫落井下石。除此以外他们对他人再不敢有什么寄望了。 大一休学之后,我收拾自己,投入新的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找到了真正属于我的爱情,一年后我结婚了。是我的丈夫,把我从地狱里拯救出来,是他驱赶了我心中的魔鬼,是他让我对人生有了期望,每一天都变得有意义。现在我的情绪愈来愈稳定,感谢这段日子以来,包容过鼓励过支持过我的所有人。也感谢《一念无明》对情绪病患者等弱势群体如此深切的关怀。

PS:《一念无明》让我想起阿伦·雷乃的一部电影《我的美国舅舅》,其中有一段小白鼠实验及其对于人类行为心理研究意义的解说,我把它记下来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在另一种情况下,笼子里的门被关上了,小鼠逃不了了,它必须接受惩罚了,惩罚会激起抑制行为。它发现所有行为都不再有任何意义,它无法逃避或抗争,它放弃了抵抗。对于人类而言,抑制行为伴随着烦恼和痛苦,并会造成严重生物失调。严重到只要有病菌存在他便会被感染,无论这种病菌在平时是否对他微不足道。平时他能杀灭的癌变细胞,现在就会发展成癌症。他的生物失调还会导致他罹患所谓的文明病和精神疾病,胃溃疡,高血压,失眠,亚健康,甚至大病一场。 第三种情况下,小鼠依然无法逃避,它又要接受相同的惩罚,但这次它会遇到另一只小鼠,作为它的对手。它们会打起来,这场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还是接受了惩罚。但它至少能作出抗争行为,神经系统为行为而存在,这只小鼠不会得我们刚才说的那些病,它状态良好,即使它已受到了惩罚。

但是对于人类却不同,社会的法则会禁止这些防御性的暴力。职员和领导整日在一起,他尽管恨他的领导,但他不能一拳打在领导的脸上,这样他会进监狱。他也不能一走了之,这样他就失业了。所以日复一日,甚至年复一年,他都处于抑制状态。人有很多方式去抗争这种抑制状态,比如说侵略行为(比如摔花瓶、摔门、掌掴别人脸等等),从来都不会是没有理由的,它常常是由抑制状态导致的,爆发的侵略行为经常得不偿失,但在神经系统里却很容易地解释。正像我们说的,此人正处于抑制状态,时间一久,就会影响他的健康,随之出现的生物失调不仅会引发传染病,还会导致我们所说的精神疾病。当一个人无法把怒气发到别人身上,就会对自己产生影响,生理上会产生反应,攻击到胃就会产生胃溃疡,攻击到心脏或者动脉就会有高血压,甚至导致急性损伤,导致严重的心脏疾病,心脏病发作,中风,麻疹,哮喘。还有另一种攻击自己的方式,就是自杀。”

2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一念无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念无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