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 楚乔传 5.0分

《楚乔传》人物篇|宇文玥:美好到极致的样子

秘密梦红楼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亦舒师太说,“做人要紧的是姿态好看”。

好看的姿态是:一是不能太穷,即使买不起新衣服,旧衣衫也熨得笔直,审美品味亦是一流。二是有分寸、知进退,纵然会犯蠢,亦有种傲气,不纠缠,转身就走。三是胸中终有格局,自爱、自我,却不是自私。

虽然这是形容亦舒女郎的,但形容姿态好看的宇文玥也很贴切。


01

宇文玥从小是孤儿,父亲缺位,母亲蒙羞而死,由祖父宇文灼培养长大。从出生起就要担负起家族责任,继承和发扬谍纸天眼。

相比之下,燕洵有父母兄姐,而且是受宠受保护的那个。所以他有恃无恐,没有必要让自己变得成熟稳重。他可以混迹于长安门阀公子之间尽情玩乐,在好朋友宇文玥面前调侃耍赖,有公主死心踏地的喜欢着,闲来无事调戏一下小姑娘。

可是宇文玥只有他自己。

从小他就要承受来自宇文三房的明枪暗箭。

我们能看到他所遭受的侍女的暗杀、宴会上的毒酒、卧底的锦烛。旁人看起来的惊心动魄,他早已应...
显示全文
亦舒师太说,“做人要紧的是姿态好看”。

好看的姿态是:一是不能太穷,即使买不起新衣服,旧衣衫也熨得笔直,审美品味亦是一流。二是有分寸、知进退,纵然会犯蠢,亦有种傲气,不纠缠,转身就走。三是胸中终有格局,自爱、自我,却不是自私。

虽然这是形容亦舒女郎的,但形容姿态好看的宇文玥也很贴切。


01

宇文玥从小是孤儿,父亲缺位,母亲蒙羞而死,由祖父宇文灼培养长大。从出生起就要担负起家族责任,继承和发扬谍纸天眼。

相比之下,燕洵有父母兄姐,而且是受宠受保护的那个。所以他有恃无恐,没有必要让自己变得成熟稳重。他可以混迹于长安门阀公子之间尽情玩乐,在好朋友宇文玥面前调侃耍赖,有公主死心踏地的喜欢着,闲来无事调戏一下小姑娘。

可是宇文玥只有他自己。

从小他就要承受来自宇文三房的明枪暗箭。

我们能看到他所遭受的侍女的暗杀、宴会上的毒酒、卧底的锦烛。旁人看起来的惊心动魄,他早已应对自如。

如果没有曾经的咬紧牙关,怎么会有今日的云淡风轻?

02

他本是个心思沉静的门阀公子,品茶作画逛花园,却在置身事外时收了楚乔做奴婢。

他故意让楚乔承受来自众人的嫉妒,调教她以此来制衡锦烛。

他说楚乔是天生的谍者,教她功夫、送指间刃,赐情侣名、情侣剑,他那么聪明,这些真的只是巧合吗?

他嘲讽她在无法自保的时候却要强出头,她的能力只能看到别人希望她看到的,而不是事情的真相。

《小王子》中狐狸送给小王子一句话: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是不是惊人的一致?

突然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小王子、狐狸和玫瑰。

楚乔是小王子,宇文玥是狐狸,燕洵是玫瑰。

03

楚乔毫无预兆地闯进他的世界,他孤独的世界里需要一个朋友或者一份爱情。

狐狸对小王子说:“请你驯服我吧!”

“什么叫'驯服'呀?”

“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驯服之后,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在这世界于彼此独一无二。

“那我应当做些什么呢?”小王子说。

“应该非常耐心。”我告诉他,“开始,你就这样坐在草丛中,坐得离我稍微远些。我用眼角偷看你,你什么也不要说,话语是误会的根源。但是,每天,你得靠我更近些……”

美好的爱情是小心翼翼的接近和等待,是不自觉的喜悦。



04

燕洵一直不遗余力地拉楚乔到他身边,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她面前。我是燕北世子,能给你需要的自由和地位。

楚乔知道他多次搭救自己,心中对他是感激的。

九幽台后,意气风发的燕洵被权势碾落成泥。她看到他所遭受的屈辱和磨难,也知道他的复仇决心。

小王子说:“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

驯服了狐狸的小王子决定离开,他要去寻找他的朋友,他还有很多事情要了解。

“只有被驯服了的事物,才会被了解。”

小王子要回到小星球,守护他的玫瑰了。我本来不想给你痛苦,可你却要驯服你。

楚乔离开后,宇文玥似乎一无所有。

狐狸说:“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从此风吹麦浪,便会想起他金黄的头发来。心中不再空空如也,而是有了想念的人。

05

楚乔陪伴燕洵在莺歌小苑呆了三年,宇文玥被派到边关,跟随元彻戍边三年。不知民间疾苦的宇文玥,目睹战后百姓流离失所,满目疮痍。他开始修正自己的价值观,分享着楚乔释奴止戈的梦想。他眼中有自己的一生挚爱,也有家国天下。

征战沙场的宇文将军待人群散去,在楚乔面前卑微而小心地问她“星儿,你可还记得我?”

狐狸说:“因为你把时间投注在你的玫瑰花身上,所以,她才会变得如此重要。”

楚乔在燕洵身边出生入死三年,即便楚乔不爱他,但燕洵在她心中足够重要。楚乔牵挂着燕洵的安危,宇文玥是知道的。

她心里的位置早已给了燕洵,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靠近她。

“夏花再美,不在你手中又有何用?”

“我看着便好。”

“比起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更希望你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快乐地活着。”

狐狸说:“懂得,是我对小王子最好的爱”。

06

狐狸说,“你必须永远对自己所驯服的东西负责。你要对你的玫瑰花负责。”

“再去看看那些玫瑰花吧。你一定会明白,你的那朵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玫瑰。你回来和我告别时,我再赠送给你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是:你也驯服了我。

“我也需要你,你可感觉到吗?”

楚乔没有深入思考,她对燕洵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情?燕洵许诺让她做最尊贵的新娘是否是她需要的?燕洵的复仇执念是否是她认同的?

萧策安慰她,宇文玥一直呆在青山院,没什么见识,所以眼光比较差,过几年就会把你忘了。

后来燕洵与她在观念上水火不容,宇文玥说:“明明不快乐,为什么不离开?”

小王子发现他的玫瑰不是唯一的、独特的,他躺在草地上哭,或许他从未驯服过玫瑰。


07

宇文玥在勾心斗角的门阀中长大,有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阴沉。很难定义他是哪种小说人设,霸道总裁,花样美男,治愈暖男……

他身上美好的闪光点是真诚善良、倔强笃定、睿智深情。不屑于趋炎附势、不屑于阴谋诡计,做任何事都可以无愧于心,心胸坦荡。强大到可以平衡自己的各种身份,在任何势力面前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

祖父宇文灼希望他不要重蹈覆辙,为一个婢女放弃了家族荣耀和锦绣前程。

在认定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之后,他坦诚地违抗祖父的意愿。

我会回报你的养育之恩,但是我已经长大了,有些选择要自己做主。我从未得到父爱,今后也不需要。并且说服祖父释放了青山院的奴隶。

他长身玉立,举世无双,有惊世之才,雄姿英发,既温柔又有力。

08

他们数次相逢,又匆匆分离。

“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是不是要改叫你燕王妃了?”

下次见到你,也许你也已经有妻儿了。

萧策说得对,我眼光很差,那些肤白貌美的我都看不上。

“ 情何以堪,心何以安?”

心不动则不伤吗?那么我早已遍体鳞伤。

“他从来是不需要她知道的,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躺成平路,送她去平静安宁的所在。”

哪怕只有十之一二的可能她会遭遇不测,他也会孤军犯险,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犯蠢吧。

看到他满身是血地战至最后,楚乔恐慌无助地哭着对他说:“对不起,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她向燕洵求告,为他舍弃了她视若生命的尊严。

“终于宇文玥卑微的梦,得到了浅浅的回应。”



09

原著中,他被月七所救并没有死。

可是此后他被家族斥责,被困青山院,却也依然姿态好看地品茶作画。

“败走悦贡,九死一生,形如狡兔却无有三窟,置之死地而退无生路,家国摒弃,沦入宵小之列,遭万千黎民唾骂,死不能入宗庙族谱,终成帝国第一叛贼。”

宇文玥今后的遭遇不比燕洵的灭族亡国之仇轻吧。

只能沦落至青海这样的蛮荒之地,可是他并没有复仇之心,也没有颓丧之气。而是“绝地异起,以一人之力扭转外世青海之乾坤,赫赫之威威慑西蒙”。

他成了悲天悯人的青海王。

故国遇险,燕洵发兵,他抛却显赫基业率兵营救。

与他出生入死的月七感到愤愤不平:“大夏对我们不仁,家族也对我们不义,少爷两年来受尽屈辱,为何要在此时对他们施予援手?”

宇文玥回答说:“月七,家族再不好,总是你我少时安身立命的所在,大夏再不好,总是我们的故土,如今故国内忧外患,强虏虎视,你我如何忍心再满目疮痍的国土上再燃起一方狼烟?”

他心中有怨恨,却一如当初不为门阀贵族卖命,只为黎明百姓。

“他于乱世之中发光,于逆境之中安然,于苦寒之地崛起,于天下大势之间退舍。每一次都毅然决然,铁骨铮铮,情深几许。”

10

女主光环的楚乔一路上有众多追随者,而且个个身份不凡,燕洵、元嵩、萧策,宇文玥从未以追求者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

他们都不是她唯一的、独特的玫瑰。回头看,只有那只被她无意驯服的狐狸是她唯一的知己。

萧策自愧不如,愿意为她置办嫁妆,风光地嫁给宇文玥。

“乔乔,你仔细想想,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对你这样好,甘心情愿的为你放弃很多事,为你出生入死,为你散尽家财,为你抛却所有,救你于危难生死,却并不告知你。”

伫立咸阳街头,远处灯火阑珊,人潮汹涌。越过万千恩怨,四目相对,在十年缝隙中滋长的感情再也抑制不住,浓烈、悲凉、悔恨而绝望。

恍若隔世的心跳骤响,眼中暗自流转的泪光荡漾,追随多年的心迹但求回响。

旋即离别的邂逅不愿轻放,早已爱到深入灵魂,只道:“宇文玥 ,我在等着你呢”。
3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楚乔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楚乔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