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之言,寥寥足以

甦醒

布列松以司汤达:其他艺术教会我写作的艺术。为引用送给后辈的电影创作者。 作为一个导演绝非是某一门类的艺术家,电影之所以迷人它是纵横融合的艺术,一个导演的视听美学品味全在电影里展现出来(比如侯麦的色彩美学、小说文学的影像具现,比如多兰的听歌口味) 模特。模特反而比演员更有可创造性,去表演化才更接近电影本身。 极简和重复,这种创造源于生活的所谓的无意义景象,一旦适应其中,只关注部分场景,产生想象的空间。比如布列松爱拍走动的腿,伯格曼爱拍人脸。 悲观主义和美丽形态矛盾吗? 尽管布列松的电影整体呈现一种悲观,但是布列松不是悲观主义者,真正的悲观主义者是基耶洛夫斯基。悲观是一种情绪可用颜色去代表,而布列松的道德破败影像不适用于悲观,贝拉塔尔的重复为了营造一种魔鬼潜伏的压迫,而布列松的重复是一种筛选,按布列松自己的说法他是乐于一直追求美好和纯真的。 在大部分人看来电影只是被拍摄的戏剧,其娱乐性为主。不能因满足观众而失去对电影艺术性的探索和扩充。观众习惯被情节、情绪所引导丧失了自我的想象,为了追随乐趣而拒绝思考。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通往布列松之路的更多影评

推荐通往布列松之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