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绳上的魂》——两个亮点

ChrisKirk
2017-08-06 20:58:2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片看了两遍,都没那么喜欢,写的稿子最后没用上。虽然对整体并不那么感冒,不过这两个点我还是很喜欢的。还是那句话,能看就看吧。

创作者与被创作者的会晤

张扬导演在影片最开始就背离了观众。正如上文所说,影片伊始用四组并无关联的镜头展示出四位主要人物,并且在影片舒缓行进的过程中增加大量的剧情留白,在逐渐逼近影片内核之后观众才会恍然大悟,这原来是创作者与被创作者的会晤,是关于天珠的故事中的故事。

在影片行进到一半左右,神秘男子才坦诚表露自己的身份,他说他是地狱的使者,要收回塔贝的灵魂。而回想起男子初登场时,那画面让我们会想到莱昂内电影中的大广角远景,苍茫一片不见人,而紧接着是特写,男子眺望远处的眼光是老鹰猎食时般的锋利尖锐。

这时候,观众明白,原来神秘男子和天珠没有关系,他只是塔贝在护送天珠的路上不能落后的存在。直到影片快结尾的时候,男子坐在大师避世门前,念着手稿,画面出现的是塔贝做着相应的动作。这时他才表明自己更重要的一层身份,他说,他不知道小说如何结尾。大师告诉他,很久之前有个塔贝和琼真的

...
显示全文

这片看了两遍,都没那么喜欢,写的稿子最后没用上。虽然对整体并不那么感冒,不过这两个点我还是很喜欢的。还是那句话,能看就看吧。

创作者与被创作者的会晤

张扬导演在影片最开始就背离了观众。正如上文所说,影片伊始用四组并无关联的镜头展示出四位主要人物,并且在影片舒缓行进的过程中增加大量的剧情留白,在逐渐逼近影片内核之后观众才会恍然大悟,这原来是创作者与被创作者的会晤,是关于天珠的故事中的故事。

在影片行进到一半左右,神秘男子才坦诚表露自己的身份,他说他是地狱的使者,要收回塔贝的灵魂。而回想起男子初登场时,那画面让我们会想到莱昂内电影中的大广角远景,苍茫一片不见人,而紧接着是特写,男子眺望远处的眼光是老鹰猎食时般的锋利尖锐。

这时候,观众明白,原来神秘男子和天珠没有关系,他只是塔贝在护送天珠的路上不能落后的存在。直到影片快结尾的时候,男子坐在大师避世门前,念着手稿,画面出现的是塔贝做着相应的动作。这时他才表明自己更重要的一层身份,他说,他不知道小说如何结尾。大师告诉他,很久之前有个塔贝和琼真的到过掌纹地

如果我们能大胆一点,不妨假设在最开始男子和塔贝并非处于同一个时空,追杀他们的另有其人,而男子所看到的也并非塔贝和琼。就像男子自己所说,他以为活在自己所写的小说里就能找到结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里的塔贝和琼都不是物理意义下存在的肉体,只是男子笔下虚构的人物。

而最后,当男子见到奄奄一息的塔贝,这也是他们终于第一次同时处于一个镜头下,也可以理解为男子闯入他们的世界,强行与他们处于同一个时空,却仍是小说创作过程中的虚构时空。

影片中存在的另外一条线,似乎就是为了说明这一点而存在,即时间的非线性。琼一日一结,最后106结,这在两位复仇者身上的时间验证则是二十年。如果要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创作者的魔幻现实之感所刻意制造出的时间矛盾性,从而带来感官上的刺激;而如果说得抽象一点,则是复仇心理在时间软磨硬泡下的飞速流逝,被仇恨笼罩从而加速了时间的消逝。

在创作过程中,作品只受创作者的单一因素影响,这就代表着作品的创作只是创作者的主观意愿,所以创作者能随意穿越小说世界和客观世界,在此与彼的空间中来回穿梭,直到作品最终成型,所以男子最后与塔贝共镜,其实也是小说完成的一个暗示。张杨导演借影片《皮绳上的魂》想要阐述的,似乎正是这个道理,因此这个假设也是可以成立的。

观影过程中,在此类结构的基础上我首先联想到的是《恋恋书中人》,虽然这是个与《皮绳上的魂》大相径庭的爱情故事,但在两部影片中都强调了创作者的主观作用和被创作者对创作者的影响,从而导致的不同于最初构想的结尾,那是沉浸式思维被主观存在的人物推翻后的现实变革。

小孩是先知,也是通灵者

早在第五代导演最辉煌的时代,小孩形象在银幕上就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滞留时间,他们虽然几乎都是早慧儿童,却都没有尽善尽美的家庭生活,他们常常对世界感到新鲜,面对再大的困境也能拾掇起十足的勇气。

影片《皮绳上的魂》中出现的小孩形象,在张扬的诠释下似乎有与第五代导演有着相似的效果。小孩在山下被琼带上来,似乎暗含被遗弃之意;他能读懂塔贝背上的地图,能认清道路,能看到危机保护天珠,是聪慧的直观表现。他以神秘方式登场,又以神秘方式离场,他极其自律,带着一把琴就能走遍天下。

如果说神秘男子是局外的创作者身份的话,那么这个小孩或许能视为干扰创作者思维的客观因素,小孩第一次出现是在男子身边,试图偷走男子的笔,而笔对于创作者的重要意义自然不必赘述,随后帮助塔贝摆脱山谷迷宫,辨识地图,都让他们优先于男子,也是对创作者思维的干预,创作者节节败退。所以,最初他才会气急败坏,在小店怒吼道为什么你们对塔贝都没有任何印象,甚至威胁老板说他可以让他们全部消失。从这个角度便能更好的理解小孩的存在意义。

而对于小孩的离开在影片中没有过多的笔墨着色,这其实也并非创作者刻意而为之,正如上文所说,小孩是摆脱了创作束缚的存在,能来去自由。而张扬导演在对此的处理上也是做到了前后很好的照应,摆出无力把握的假象,实则是跃跃欲试的激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皮绳上的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皮绳上的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