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里埃克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方枪枪不是乖巧听话的孩子。从他第一次去幼儿园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对一个年仅四岁的孩子来说,突然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意味着恐惧与未知。哭泣和叫喊都不能改变他要来幼儿园的现实,几句简单的交代后,爸爸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泪流不止的方枪枪。

紧接着展现出来的是幼儿园的氛围,统一的服装和合乎规矩的言行举止,高不可攀的城墙,细碎严苛的命令。类似于成年世界的一个制度化的环境里,孩子们都默认了这一切。一切都是规定好的,没有人有什么异样或者被允许有什么不同。比如说加饭举右手,手掌伸直。加汤举左手,握成拳头。比如每个小朋友要养成吃饭之前都要上厕所的习惯。比如都要学会自己穿衣服。如果哪个小朋友违反了规定就要被扣掉小红花。从方枪枪刚来这里,这些就已经完全呈现出来了,作为幼儿园负责人之一的李老师在一开始就用剪刀咔嚓一声剪掉了他的辫子,哭泣也不能够挽回被剪下来的辫子和受到惊吓与伤害的心灵。剪掉辫子就意味着剪掉不同。这看起来是理所应当的做法,因为这里没有男生留小辫子,所以你也不应该有。

小红花的象征很有意思。孩子的世界里其实充满了懵懂、天真和无知。他们不知道小红花的用处何在,也不知道被扣掉小红花和没...

显示全文

方枪枪不是乖巧听话的孩子。从他第一次去幼儿园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对一个年仅四岁的孩子来说,突然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意味着恐惧与未知。哭泣和叫喊都不能改变他要来幼儿园的现实,几句简单的交代后,爸爸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泪流不止的方枪枪。

紧接着展现出来的是幼儿园的氛围,统一的服装和合乎规矩的言行举止,高不可攀的城墙,细碎严苛的命令。类似于成年世界的一个制度化的环境里,孩子们都默认了这一切。一切都是规定好的,没有人有什么异样或者被允许有什么不同。比如说加饭举右手,手掌伸直。加汤举左手,握成拳头。比如每个小朋友要养成吃饭之前都要上厕所的习惯。比如都要学会自己穿衣服。如果哪个小朋友违反了规定就要被扣掉小红花。从方枪枪刚来这里,这些就已经完全呈现出来了,作为幼儿园负责人之一的李老师在一开始就用剪刀咔嚓一声剪掉了他的辫子,哭泣也不能够挽回被剪下来的辫子和受到惊吓与伤害的心灵。剪掉辫子就意味着剪掉不同。这看起来是理所应当的做法,因为这里没有男生留小辫子,所以你也不应该有。

小红花的象征很有意思。孩子的世界里其实充满了懵懂、天真和无知。他们不知道小红花的用处何在,也不知道被扣掉小红花和没被扣掉又有什么区别。但是小红花意味着老师的表扬、微笑和赞赏,意味着在集体里受到欢迎。与之形成对立面的,被扣掉小红花就意味着批评、处罚和排挤。孩子是幼稚的,但同时孩子也是最聪明的,与成年人不同,他们很多举动其实都是源于一种本能。在这样一个完全制度化的环境中,想要过的安稳并且同时能够得到其他小朋友的羡慕,就要争取拿到小红花。

方枪枪也不例外。

其实小红花代表着的,不仅有羡慕,还有融入、统一与安全。可以不去争取小红花,但后果就是变成了一个异类。与其他人不同。还有老师和同学们无形的厌恶与疏离。试想一个成年人需要具备多强大的内心,可以承受特立独行的代价,不在意他人的眼光,无所顾忌地做他自己。其实大多数成年人都不能够完全做到,还是活在阳光的注视和人们的眼光之下,患得患失,更何况只是一个孩子呢?作为新来人员的方枪枪也想要小红花,想要关注,他也想要融入这个环境,和其他人打成一片。小红花是一开始方枪枪为了融入环境想要作出的努力。

放大了看,小红花只有童年才有吗?不一定。即便是长大了以后,生活中也处处都有“小红花”,与其说是一种奖励,倒不如说是在一个冰冷的制度化的机制里,统治者为了让其成员服从命令的一种工具。而这些被压抑了天性的孩子们,就像日复一日的机器一样重复着同样的行为。如同在《看上去很美》的剧情设定里,以李老师为代表的那几个成年人,用小红花成功地让小朋友们无条件地服从命令。也可以说统一的规则是为了更为便利的管理,但细化到要统一上厕所,否则就要被扣掉小红花,这无异于一种荒诞。

与其他小朋友不同的是,他们习惯了遵从,并且达成那种效果的整个过程,自己其实浑然不觉。但是即便可以得到小红花,方枪枪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遵从这一切。然后他还是一个在老师眼里不听话、调皮捣蛋、难以管教甚至还不会自己穿衣服的小孩。这样的方枪枪,注定难以融入。

印象较为深刻的一幕是李老师让不会穿衣服的方枪枪上去表演穿衣服,伴随着李老师的那句“你就耗吧,啊,没人帮你”和其他小孩的嘲笑,回荡在屋子里的笑声越来越大,渐进的画面也越来越难堪,我们的天才儿童方枪枪最终还是没能完成穿衣服这项“伟大”的活动,尿了裤子。

小孩子看热闹的本性和嘲笑往往都是无意识的,这个时候家长和老师的教导就显得非常关键,但在这部电影里,作为成年人的幼儿园管理者们,没有人站出来制止和引导这些孩子要懂得尊重他人,不可以嘲笑别人,相反,他们还利用了这些讥讽和嘲笑,来深化教训的效果。在后来“孤立”的情节里,可以看出这样的态度变本加厉。一个人的是非善恶观从来都不是凭空形成的,需要引诱、教导、潜移默化的过程。相信影片中的那些孩子们,他们也没有质疑过集体孤立一个人这件事到底对不对,然后就这样做了。

对一个孩子最严酷的做法往往不是严厉,而是忽视。

这让人想起现实里成长的过程中,班里总是会有那么几个淘气不听话的同学,对教育没有爱与耐心的老师们对于这种情况,处理的方式往往简单粗暴,以最快的方法达成最理想的效果,且不管方式是否正常合理。影片中塑造的李老师这个角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与被关禁闭、遭到孤立的方枪枪相同,现实中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或许处罚的结果不同,但造成的伤害是一致的。

与李老师形成对比的,是影片里唐老师这个温柔的角色。有些场合里她会站出来替方枪枪说话,她一定是善良的,然而每次效果都微乎其微。即便是那样一个小小的幼儿园,显现出的权力的等级也是如此明显,李老师作为那个班的班主任,每次下达的命令都是不容置疑和反驳的,这是集权化的表现,也是大环境下其中的一个缩影。

突出权力的还有一个典型的情节。汪若海的父亲来看汪若海时,李老师等人为了献媚他的父亲,说他儿子的好话,甚至贴上了小红花。这里的小红花不再是简单的奖惩的指标,而变成了模糊的概念,谄媚奉承的借力。这样的事情陌生吗?不陌生。今天它只是一朵小红花,明天亦或是将来,它也可以是其他任何一样东西只要可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设计得非常具有深意的是方枪枪的梦。在方枪枪重复出现的一个梦境里,他从床上下来,背后是一片黑暗和熟睡中的其他小孩。然后光着身子来到屋外,月光如水,积雪如盐,漫天飞扬的雪花里,方枪枪站在台阶上对着下面撒尿,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是面带微笑、摇头晃脑、心满意足的。雪花在天空中不受拘束的飞舞是自由的,梦境中的方枪枪能够随心所欲地在雪地上撒尿也是自由的。在这里面,这个梦境的意义其实就是自由的象征,不被人管,也是与制度化统一化的集体主义的对抗。

影片中的其他情节设计得也很有寓意。比如在梦里自由撒尿的方枪枪一觉醒来,面对的就是尿裤子、自己穿衣服还有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在幼儿园的现实。在旋转木马上,当木马转起来时方枪枪眼睛里看到的天空是明亮的,自由的和旋转着的。紧接着他又从上面摔了下去。如果说那个梦是意识里的逃离,那么方枪枪带着南燕跑到医院里象征的就是实际的逃离。不需要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因为外面的阳光也是那样地耀眼。但是这只是一时的自由,而在幼儿园的旁边——另一个叫做医院的地方,也具备着统一、一致与服从——和幼儿园一样的元素。

一样都让人透不过气来。

自由太昂贵了,自由的感觉太让人晕眩了,与其漫无边际的漂浮,不如落到地上。和所有人一样。

方枪枪总是认为有妖怪,一开始是月光下他自己的影子,后来是李老师,再后来是在他被关禁闭时总觉得要吃他的大妖怪。其实哪有什么妖怪,一直在暗中作祟制造恐惧的也并不是什么妖怪,而是把辫子剪下来的那双强势的手。是李老师的不耐烦和对于一个孩子的恶意。是站在台上快要淹没他的众人的嘲笑。是被孤立时的众叛亲离。是被允许和大家玩后但其实暗地里被宣判出了这个圈子的残忍现实。是不管逃到哪里都挥之不去的小红花的噩梦。

是为了告诉你,这就是你和别人不一样的惩罚。

个体的力量太过渺小。放大的小红花还是让方枪枪停下了脚步,在一块石头上疲惫地躺下来。这像是一个无声的宣示,宣示他认输了。其实让我非常好奇的是,当方枪枪长大之后,他会怎样回忆幼儿园的时光?会为他没有得过小红花而倍感失落,亦或是不愿意回忆因为太不快乐,小红花的力量强大到从小到大,贯穿始终。小时候它是一朵小红花,是为了表扬听话的小朋友,长大了它是别人的眼光,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是决定接收到的是善意还是恶意的指标。群体生活从幼儿园开始贯穿到成长的始终,如果一棵树上长出不一样颜色的树叶它是否立刻就要落下。而幼儿园里那些“听话”的、得到过很多小红花的小朋友们,在他们长大之后,他们甚至也不会去思考和质疑小红花的价值,并且会为争夺更多的“小红花”付出更多的努力。

“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影片中方枪枪刚来幼儿园的时候问过这样的一句话。在询问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是充满了各种疑惑和不甘心。在我的私心里,其实多希望当时可以有人告诉他,你不一定一定要得到小红花即使别的小朋友都有,并且没有小红花的你也和其他人一样可爱,更希望在成长的道路上,有人可以告诉那些和方枪枪类似的小朋友们这样的话,以及一个环境里,可以被允许拥有不去争取小红花的自由。

如此简单的自由。

2017/8/6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上去很美的更多影评

推荐看上去很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