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从不需要抱歉。

拓麻歌子
2017-08-06 14:14:20
每个校园都有一个孩子,他被全班同学孤立,有人说他身上有奇怪的味道,有人说他行为怪异,有人传闻他是杀人犯的孩子,更有甚者,不明不白地随波逐流,把这个孩子划作异类。

于是这个孩子成为了病毒,他没有权利加入集体的游戏,没有一个愿意同他聊天的伙伴,更别提拥有一个知己密友了。

谁又敢和他做朋友呢?
谁和他在一起玩,哪怕是多说一句话都是与其他人所有人为敌。

你有遇到过这样的孩子吗?或者说你曾经就是这个孩子呢。

在我上学的每个阶段,我都遇见过一个这样的孩子,时到如今,尽管我从来不是那个始作俑者,但仍然对每一个他们都抱有深深的歉疚。

因为我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作恶者,尽管我极其厌恶拉帮结派,但仍旧总是选择视而不见,最多不过说一句:“你不要这样说(做)”。
而这微弱的发声并不能改变一切。

那时我对自己说,我不做恶就可以了。

然而每一个不选择站出来保护他们的人,在这份罪上都是参有一笔的。

然而这一笔是你我都无法去责怪的,谁又能苛求一个幼小的孩子为了“毫无关系的”另一个人站出对抗整个世界呢。
没错,对于每一个身在学校的孩子来说,校园的生活几乎就是他们的全部世


















...
显示全文
每个校园都有一个孩子,他被全班同学孤立,有人说他身上有奇怪的味道,有人说他行为怪异,有人传闻他是杀人犯的孩子,更有甚者,不明不白地随波逐流,把这个孩子划作异类。

于是这个孩子成为了病毒,他没有权利加入集体的游戏,没有一个愿意同他聊天的伙伴,更别提拥有一个知己密友了。

谁又敢和他做朋友呢?
谁和他在一起玩,哪怕是多说一句话都是与其他人所有人为敌。

你有遇到过这样的孩子吗?或者说你曾经就是这个孩子呢。

在我上学的每个阶段,我都遇见过一个这样的孩子,时到如今,尽管我从来不是那个始作俑者,但仍然对每一个他们都抱有深深的歉疚。

因为我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作恶者,尽管我极其厌恶拉帮结派,但仍旧总是选择视而不见,最多不过说一句:“你不要这样说(做)”。
而这微弱的发声并不能改变一切。

那时我对自己说,我不做恶就可以了。

然而每一个不选择站出来保护他们的人,在这份罪上都是参有一笔的。

然而这一笔是你我都无法去责怪的,谁又能苛求一个幼小的孩子为了“毫无关系的”另一个人站出对抗整个世界呢。
没错,对于每一个身在学校的孩子来说,校园的生活几乎就是他们的全部世界,孩子们做的事在大人看来也许很小,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失去学校唯一的朋友就等于失去了全世界。
 
大概这就是人的悲哀之处,从孩童开始,人们就在不断在寻找一份归属感,并为此算计、逃避、伤害,直至满目疮痍。
 
而我所说的欺凌,不仅仅是对人身的拳打脚踢,更是精神上的孤立和嫌憎。

校园欺凌是社会无法回避的课题。
 
在2016年韩国青龙奖颁奖典礼上,击败了《釜山行》,这样一部描述校园欺凌的电影《我们的世界》被授予了最佳新人导演奖。

电影中那个夏日假期里的美好的友谊往昔让人唏嘘。
 
从无话不谈到心生间隙,年少时期的感情又单纯又脆弱。影片正是抓住了女孩们之间这样细腻感情迸发的瞬间,近乎绝望地在向我们传递一个事实:女孩之间的猜忌、欺骗、背叛永远是成长中难逃的阵痛,而孤立与排挤则更是噩梦。


电影中李善的父亲说:“孩子除了上学、放学还能有什么事呢?” 大人总是不能理解孩子们的痛苦。

就算是对于孩童,仇恨衍生的时刻,人人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天使,最高的仇恨是极其纯粹的,是连孩子们都可以完成的一次情感壮举,仇恨是人类生而有之的本能,就像人类最原始的自我保护欲一样,它有时来的快速而残忍,决堤之时甚至是毫无意识的,复仇的欲望也接踵而至。

也许最简单又最有道理的是当李善告诫弟弟朋友打了他一定要反击,而弟弟所说的那段话:“那什么时候玩啊?我打浩然,浩然打我,然后我再打浩然,浩然再打我,那我们什么时候玩啊,我只想玩。”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绝望地在墙上刻道: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我多么希望告诉每一个孩子,没有一个人活在世上是理应抱歉的,家庭、样貌、朋友都绝不能成为你受欺负的理由,任何事情都不能。


在观影的过程,内心常常涌出一阵阵的不适,但《我们的世界》的结尾对于年少的残忍则留下了一个善意的回答。
我的内心也是一样,希望每一个不幸都可以有一个温柔的结局。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们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