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夜 上海之夜 7.6分

上海摩登——浮华之下的空虚

weige
相对于张爱玲笔下的哀怨的上海,电影更有生活味,处处充满反讽,夸张,搞笑,甚至无厘头,这是徐克对现代性的反思或审视?小作曲家最后追上火车,和舒姐一起到香港,难道会有一种和上海不同的生活,香港不过是上海的镜子。另外,所有的人在都市上海都被抹去了原来生活的痕迹,以至于最后才得知他们叫不叫林黛玉和domeri,而是叫熊慧琳和董国民——两个同样不痛不痒的名字,彻底的反讽之下,徐克对现代文明的审视也更加刻薄和批判,究竟我们的情感该何处安放?灵魂给怎么相处?
     在都市享受巨大的便利和物质丰盛的之时,是不是还能安然的又一个田园般朴素的灵魂。女主人舒姐是歌厅舞女,她初到上海之际是不是也如小板凳一样,努力靠自己,想找一个正当的行当某上,我们可以把小板凳理解为舒姐的她者,作为普遍代表的前身。奇怪的是,女主人舒姐保持了好心肠和天生的善良,救济无家可归的身无分文的流落街头的小板凳,天然朴素的本性属于田园吗?属于前现代社会那种温情脉脉的乡村生活吗?当然并不完全是,无疑的,现代化之前的古老中国,儒家社会也有其残酷和冰冷的一面,尊崇秩序,不讲是非。但是同时,侠义精神和扶危济困的理想情怀也影响...
显示全文
相对于张爱玲笔下的哀怨的上海,电影更有生活味,处处充满反讽,夸张,搞笑,甚至无厘头,这是徐克对现代性的反思或审视?小作曲家最后追上火车,和舒姐一起到香港,难道会有一种和上海不同的生活,香港不过是上海的镜子。另外,所有的人在都市上海都被抹去了原来生活的痕迹,以至于最后才得知他们叫不叫林黛玉和domeri,而是叫熊慧琳和董国民——两个同样不痛不痒的名字,彻底的反讽之下,徐克对现代文明的审视也更加刻薄和批判,究竟我们的情感该何处安放?灵魂给怎么相处?
     在都市享受巨大的便利和物质丰盛的之时,是不是还能安然的又一个田园般朴素的灵魂。女主人舒姐是歌厅舞女,她初到上海之际是不是也如小板凳一样,努力靠自己,想找一个正当的行当某上,我们可以把小板凳理解为舒姐的她者,作为普遍代表的前身。奇怪的是,女主人舒姐保持了好心肠和天生的善良,救济无家可归的身无分文的流落街头的小板凳,天然朴素的本性属于田园吗?属于前现代社会那种温情脉脉的乡村生活吗?当然并不完全是,无疑的,现代化之前的古老中国,儒家社会也有其残酷和冰冷的一面,尊崇秩序,不讲是非。但是同时,侠义精神和扶危济困的理想情怀也影响了一代代的文人士大夫和乡村士绅——作为社会高尚道德的楷模和榜样——他们起着缓和社会矛盾和排泄社会阶级不平等的作用。要不那些仗剑独行,打抱不平的江湖英雄怎么在民间有一代又一代的崇拜者,被一遍遍的传颂,被不停地重新提起和纪念,从这个意义上说,《水浒传》里的好汉逼上梁上,的确是替天行道,抱打不平,金庸笔下令狐冲,郭靖,更是完全具备了民间道德英雄的典型和全部特质,或者话句话说,一千个令狐冲聚在一起就是一个梁山泊。
       直到近代,左翼话语的兴盛,虽然说是借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壳子,可是内里还是中国的民间反抗英雄传统在起作用。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现代性把人分隔成一个个的陌生独立,互不联系的个体,陌生的人在路上没有谁有义务去帮助别人,董国民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成落汤鸡,各色各样的雨伞在他身边团团转,他试图一次次地找一个人希望与他共享雨伞,没有一个人愿意。这个长长的俯视镜头无疑地表达了导演徐克对上海人精神的追问,对都市现代性的审视。小文艺青年,dorime 无疑是一个搞笑甚至有些滑稽的人物,他戏团小丑的角色出身好像就是一个隐喻,可以说,他不是太懂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不怎么了解陌生人社会的禁忌,否则也不会做出许多滑稽的动作。巧合的是,通过对现代文明边缘人的同情,两个素未相识的男女结识并且见面,他们两人的共同之处就是刚刚踏入现代文明,没有完全被“文明人”的习惯和思想所浸染,没有完全的成为浮华上海都市染缸里的文明人,尽管他们一个是混迹于灯红柳绿销金窟中的舞女小姐,一个是潦倒穷困的落魄兵士,剧场小丑,代表这个城市的卑微底层人,但是也许现代性的救赎之路就在这些人身上,大概这是艺术家们挚爱小人物的原因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海之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上海之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