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喊着要改朝换代,却连个女人都不放过

铁马冰河
明末是一个动荡败坏的年代,政治生态已经严重污染,在这样的世道中,陆文昭这样的“阴谋家”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可爱的理想主义者了。只不过,沈炼的那句:你们喊着要改朝换代,却连个女人都不放过。却将他们梦幻般的理想戳得体无完肤。是啊,你们嘴里的新时代,怎么做着和过去一样的事情呢?
适者生存,要想在浊世中活下来,生物一定会为了适应环境而畸形发育,早已没有多少健康的存在了。电影中的信王才是那个时代的适应者。陆文昭们只是棋子和炮灰。而沈炼只是旁观者,最多只能在夹缝里生存。只不过信王这样的适应者也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那样乌烟瘴气的生态环境最终只会走向崩盘,那些被环境“造就”出来的适者们,自身都已被污染得缺陷重重,哪里会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和眼光,无力回天,只能一同为那样的世道殉葬。
与第一部相比,我总觉得这一部在动作戏上不如第一部利落干练,有些过于炫目、炫技了,但是故事却要大气许多,尤其是在格局上面。本片沈炼的确是男主角,但是看得出来导演编剧放心思最多的却是陆文昭。沈炼的视角和想法太过难得,在看电影时,有很长时间我都分不清沈炼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他的眼光太独、目光太远、用情太泛,以至于在当时有些格格不...
显示全文
明末是一个动荡败坏的年代,政治生态已经严重污染,在这样的世道中,陆文昭这样的“阴谋家”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可爱的理想主义者了。只不过,沈炼的那句:你们喊着要改朝换代,却连个女人都不放过。却将他们梦幻般的理想戳得体无完肤。是啊,你们嘴里的新时代,怎么做着和过去一样的事情呢?
适者生存,要想在浊世中活下来,生物一定会为了适应环境而畸形发育,早已没有多少健康的存在了。电影中的信王才是那个时代的适应者。陆文昭们只是棋子和炮灰。而沈炼只是旁观者,最多只能在夹缝里生存。只不过信王这样的适应者也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那样乌烟瘴气的生态环境最终只会走向崩盘,那些被环境“造就”出来的适者们,自身都已被污染得缺陷重重,哪里会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和眼光,无力回天,只能一同为那样的世道殉葬。
与第一部相比,我总觉得这一部在动作戏上不如第一部利落干练,有些过于炫目、炫技了,但是故事却要大气许多,尤其是在格局上面。本片沈炼的确是男主角,但是看得出来导演编剧放心思最多的却是陆文昭。沈炼的视角和想法太过难得,在看电影时,有很长时间我都分不清沈炼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他的眼光太独、目光太远、用情太泛,以至于在当时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恐怕连现世中他这样的人,生存起来都会很艰难。
而陆文昭才是我们大众的视角和想法,非此即彼,非敌既友,二元对立,乐于站队。也许是因为人是群居动物,不站队就落了单,落了单就没有了安全感。有时为了一点点的安全感,人们是可以随波逐流的,甚至是不计代价的,千百年来毫无改进。从这一点上来看,陆文昭这样的人不但对于明末那样的世道来说,是个理想主义者,甚至对比我们现世中的大多数人来讲,他依然可爱得多,值得尊重得多。因为他至少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至少没有随波逐流。虽然他最后依然是浊世里的炮灰,但在幻灭之前他还是清醒的,这一点让他比起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要可敬得多。
雷佳音饰演的裴纶,一开始真是让人厌恶,但也可恶得让我无话可说,直到他对沈炼说出:“殷澄是我唯一的朋友。”那句话时,我突然觉得这个人一下子温柔了起来,我觉得能为朋友报仇的人和有能为你报仇的朋友的人应该都不会是坏人,至少是有底线的人,这一点很可敬,而且对于某些时代来讲也很珍贵。因为这样的人是可靠的,是值得托付的,这一点很让人安心。
我喜爱这种创作者们在努力讲好一个故事的电影,尤其是在第一部比较成功,第二部明明可以借借力、省些力气的时候,他们还在很努力突破,很努力地在讲好一个故事的基础上表达自己。如果说第一部《绣春刀》是在利落漂亮的动作讲好一个故事的话,那么这第二部在我看来是创作者们在努力在除去利落漂亮的动作之外,还要讲好一个故事,一个比漂亮的动作更值得人们思考的故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