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坏,请坏得理直气壮

儇舞天下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黑色皮革记事本》里的原口元子并不是一个好人。 身为银行职员时,她清晰地看到银行为了吸收存款默许客户虚开账户逃税的事实。这种情况下,好人可能会走正常渠道揭发或者举报,然后置身事外让法律制裁一切。 但她并不是好人。 所以她复制了这些虚拟账户的户名和金额以及这些账户所对应的真实户名,抄录在黑色皮革记事本上,并在适当的时机对这些人进行勒索。勒索所得,先是帮助她摆脱了银行职员的身份在银座站稳脚跟,然后帮助她在银座一步步向上攀爬到达顶峰。 固然每一步都走得披荆斩棘,但她始终理直气壮地利用别人的心虚行使“坏”的权利。 所有出现过的女人都或多或少与原口元子有所连结,这种连结无论是真心相待还是惺惺作态,在银座女公关群体中都是非常日常的状态。非日常化的连结存在于原口元子和男人们之间,没有曲意承欢,只有威逼利用。 对比一下烛台妈妈桑和原口元子,其实烛台妈妈桑更适合在银座生存,因为她深谙银座生存的法则:你可以拒绝男人但不能忤逆男人,你可以不畏强权但不能挑战强权。这是银座女人深入骨髓的服务意识,她们放软了身段给那些权势群体营造了一个温柔乡,并借此达成自己的目的。 元子在烛台做女公关时固然非常尊敬烛台妈...

显示全文

《黑色皮革记事本》里的原口元子并不是一个好人。 身为银行职员时,她清晰地看到银行为了吸收存款默许客户虚开账户逃税的事实。这种情况下,好人可能会走正常渠道揭发或者举报,然后置身事外让法律制裁一切。 但她并不是好人。 所以她复制了这些虚拟账户的户名和金额以及这些账户所对应的真实户名,抄录在黑色皮革记事本上,并在适当的时机对这些人进行勒索。勒索所得,先是帮助她摆脱了银行职员的身份在银座站稳脚跟,然后帮助她在银座一步步向上攀爬到达顶峰。 固然每一步都走得披荆斩棘,但她始终理直气壮地利用别人的心虚行使“坏”的权利。 所有出现过的女人都或多或少与原口元子有所连结,这种连结无论是真心相待还是惺惺作态,在银座女公关群体中都是非常日常的状态。非日常化的连结存在于原口元子和男人们之间,没有曲意承欢,只有威逼利用。 对比一下烛台妈妈桑和原口元子,其实烛台妈妈桑更适合在银座生存,因为她深谙银座生存的法则:你可以拒绝男人但不能忤逆男人,你可以不畏强权但不能挑战强权。这是银座女人深入骨髓的服务意识,她们放软了身段给那些权势群体营造了一个温柔乡,并借此达成自己的目的。 元子在烛台做女公关时固然非常尊敬烛台妈妈桑,但独立开办carnet酒吧时却完全没有沿袭烛台妈妈桑的风格。固然温柔却很坚韧,固然微笑却很坚定,固然迎来送往却始终坚守底线,永远挺直了身板面对四面八方的不怀好意。 资金链断裂后她去求助烛台妈妈桑的时候,烛台妈妈桑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是女人,你应该向男人求助。因为在烛台妈妈桑的服务理念中,女人应当善用身为女人的秘密武器,比如哭泣,比如身体,是男人都会买单。 但元子不这么想,首先她不出卖身体,其次她从不在男人面前惺惺作态地示弱。她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跪求长谷川会长的时候,始终非常清晰地要求宽限时日而不是用身体来抵清债务。与此同时,她可以打电话求安岛先生告知长谷川会长的行踪却没有向安岛先生求助借钱。 她始终坚定地认为自己不会爱上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利用任何人。 元子在与这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周旋的过程中做了什么呢? 威逼利用,强势勒索。 从银行拿出1.2亿的时候面对银行行长和部门经理的指责,她只是拿出黑色皮革记事本随意晃一晃,威逼他们写下保证书不再追究这1.2亿否则便去告发他们协助客户逃税。 面对桥田先生三番四次的酒店邀约,她前后用金钱和情感说服店里的女公关澄江代替她去陪桥田先生,并借机拿到桥田先生偷漏税的确凿证据。她用这些证据从桥田先生手中买梅村地盘未果,最终还是买下了rodan(银座第一的酒吧)。 最后是长谷川会长,他默许手下人用各种手段帮助他得到原口元子这个女人,眼看就要成功了,最终原口元子依然抵死不从蓄谋逃跑,出于对原口元子浓厚的兴趣,他让手下放了她一马,因为他在戏弄元子的这场戏中始终兴致勃勃地观赏元子的反叛和应对。 却没想到元子利用从安岛先生那里得到的长谷川洗黑钱证据,借此勒索了长谷川会长5千万。 自从她拿到黑色皮革记事本之后,元子一直在利用这个记事本行使勒索之权。她在与这些男人们谈判的时候都是穿着非常职业化的服装,强势而狡黠地侃侃而谈,不经意间会让人有一种性别错位,会觉得她像一个男人一样旗帜鲜明地掠夺自己想要的一切,并在掠夺的过程中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在此之后,她一直利用银座女公关的身份便利收集那些权势们的不法证据,并在恰当的时机以此勒索以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是完全与银座相悖的生存方式,却真的让她在披荆斩棘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她想要的是不依仗任何人,不出卖自己,却想要手握权势站到顶点。 最让人惊叹的是在性命和身体之间,她依然选择了捍卫自己的身体。这份不畏强权坚守底线的高傲是怎么在银座里讨得了生活的,果然影视剧还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神化了这一份绝不低头的睥睨天下。 元子第一次面见长谷川会长的时候是为了表达自己对rodan势在必得的决心。会长当时非常随意地问了一句她为什么想要rodan,元子说了这么一段话: “因为这是银座第一的酒吧,既然入了这一行,我就必须要达到顶点,否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长谷川会长正是因为对这一股不输男人的气魄感兴趣所以想要戏弄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随之痛快地答应了卖rodan。 元子想要的是像男人一样站在顶点,而不是利用女人的身段攀附着男人爬到顶点。因此她也懂得向顶点奔跑的路途中必须冷情绝爱,她痛斥安岛先生像傀儡一样匍匐在长谷川会长的脚下,却无法否认自己与安岛先生是何等相似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为太过相似所以像是看到另一个自己一般爱着对方,又因为太过相似无法绝对信任而选择分离。 这一段情缘里,安岛先生更像一个愿意为爱走天涯的小女人,而元子小姐反而像一个薄情寡性的负心汉。甚至为了斩断安岛先生的念头,元子主动开口要了2亿分手费。最终这2亿成为了买回rodan的重要资金来源。 元子从始至终这么立场坚定地奔跑在去往顶峰的路途上,过程中有过对母亲侍奉男人的不齿,有过对安岛先生另眼相看的眷念,有过对长谷川会长权势滔天的不忿,有过对湭林医生和桥田先生不择手段抱女人的不屑,有过对波子攀附男人践踏尊严的怜悯,有过千万般情绪,最终重新买下得到rodan的时候恍然明白已经不复最初得到rodan时在地上打滚的兴奋。 原口元子自始至终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但她坏出了新高度,她知道自己坏的终点在哪里。 人生大概就是,前半生你追着梦想奔跑,后半生梦想逼着你奔跑。 只要,还找得回自己就好。

儇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色皮革手册的更多剧评

推荐黑色皮革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