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心灵 美丽心灵 8.9分

后遗症与对话

孙正达
2017-08-05 20:26:45
如果把人看作一个工厂,那么这个工厂是吸收物质、能量和信息,然后自己产生许多“有序”的产品,而这个过程又排出许多的“熵”——胡乱和无序的东西。产生越多有序,产生愈多的无序。这应该是自然规律。一个创作者,其有序的程度越高,其“熵”就越大。一个理论、一种思路越高深,其有序度越高,其离开大众化思维就越远,就越需要中间的解释层次,而这解释是需要很高技巧的。伟大的作者,往往引起的后续“混乱”也是深远广大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被诩为天才的作者都近似疯狂,天才和疯子一线之间。
一方面,熵影响了作者个人的生活,另一方面有序的产品带来有序的社会影响。古老的宗教或者哲学历史上有许多预言家,或者叫先知,他们在世时仿佛神灵附体,所言所行在当时的人看作疯狂。但是他们后来的教导逐渐为世人所知,所遵循,社会进程也随着他们指出的方向走向更加的有序。苏格拉底在当时的人看来是疯狂的,柏拉图也是,亚里士多德也是,思想家总被设想为与世界格格不入者。实际上,“格格不入”只是世人未经审查的印象。高度有序的思想,总是被另一个高度有序的思想所欣赏。理性的选择,往往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是,无论如何,先知的后遗症,就是把混乱留给了自己。

...
显示全文
如果把人看作一个工厂,那么这个工厂是吸收物质、能量和信息,然后自己产生许多“有序”的产品,而这个过程又排出许多的“熵”——胡乱和无序的东西。产生越多有序,产生愈多的无序。这应该是自然规律。一个创作者,其有序的程度越高,其“熵”就越大。一个理论、一种思路越高深,其有序度越高,其离开大众化思维就越远,就越需要中间的解释层次,而这解释是需要很高技巧的。伟大的作者,往往引起的后续“混乱”也是深远广大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被诩为天才的作者都近似疯狂,天才和疯子一线之间。
一方面,熵影响了作者个人的生活,另一方面有序的产品带来有序的社会影响。古老的宗教或者哲学历史上有许多预言家,或者叫先知,他们在世时仿佛神灵附体,所言所行在当时的人看作疯狂。但是他们后来的教导逐渐为世人所知,所遵循,社会进程也随着他们指出的方向走向更加的有序。苏格拉底在当时的人看来是疯狂的,柏拉图也是,亚里士多德也是,思想家总被设想为与世界格格不入者。实际上,“格格不入”只是世人未经审查的印象。高度有序的思想,总是被另一个高度有序的思想所欣赏。理性的选择,往往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是,无论如何,先知的后遗症,就是把混乱留给了自己。
曾经有个老师说自己读海德格尔的著作之后,思想每每受到极大的冲击,他说,要理解海德格尔得有钢铁般坚强的大脑。海德格尔何许人也,对于非哲学的同学们还得解释一下。他是德国现代哲学家,他的作品之难读,德国学者说过,海德格尔的作品还没有翻译成德语。海德格尔大概说过,思想者犹如走在林中小路,有时发现一片空地,豁然开朗。这个意象是不错的。思想的探索不是“神”秘的、又是神“秘”的,一旦一条林中小路被开辟,后面的人都可以遵循已经开辟的道路到达前人走过的地点。豁然开朗,的探险者是在未知的密林中冒着生命危险进行探索。每位探险者心中必定都怀着整个人类的伟大情怀,因为这是公共的事业。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不如就呆在已经开辟的城镇,又何必走入密林冒险?而思想者的代价,就是未知和冒险带来的“熵”——混沌的伤害。未知,意味着承担风险的巨大心理压力,冒险也意味着思想误入歧途和离群索居的危险。所以说,即使是跟着海德格尔开创的新路走,敏感的思想也能感受到海德格尔如何如钢铁般对抗未知和冒险。读他的书,就仿佛重现他与混沌世界搏斗的战役,必定要坚强的大脑去承受改变成见的冲击。
思想者的后遗症,还体现在“怀疑”。一旦走入思想的最前沿,到达前人所未到达的领域,这时候思想者怎么确定自己是对的而不是错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的疑虑可想而知,而且可以猜想,没有其他人能够告诉他可以吃,甚至周围的人还会嘲笑他。坚持真理不容易,烧死的、疯掉的、被毒死的……历史没有开玩笑,创新的逻辑要求配套坚强的情感。消除怀疑的方法之一,就是对话。对话是在正题和反题之间来回并且把问题带向深入。这是两个人的行为,从而具有了一顶的客观保证,在共识的基础上,能够达成某种相互理解。对话有一个前提,就是相互的信赖,带着态度和立场是难免的,但是过于封闭而不能够接受改变,则无法达成对话的目的。对话又不同于沟通,对话是发现真理的活动而不是带着目的用技巧说服人的技术。
思想者不是真理的祭司,反而是献给真理的祭品。思想者全身心地投入到真理之中去领受,然后从真理世界拖曳出一小部分模糊的宝藏带回人间。仿佛是普罗米修斯从天上盗火。这个过程的后遗症,很可能就是日日夜夜受到苍鹰的啄食,又日日夜夜地长回来,痛苦长久地持续下去。
古人说,创作者都是缪斯女神在指引,是缪斯借作者之手在说自己的事情。这个神话很好地描述了思想者创作过程的心理感受。就如被神灵附身的乩童,神谕的背后是混乱,混乱就是后遗症,世人往往只看到说出来的“神谕”却忘记了背后的“神的祭品”。
2013-4-3
ps. 太过集中地写作,就好像被缪斯女神附身一样,久久走不出思想的密林,仿佛自我迷失一般。或者说,就好像被附身之后,如果找不回魂魄,就失神了。思想者总是孤独的,但这个孤独又岂是纯粹思想者的责任。孤独者是因为我们容忍孤独在我们周围的存在,最终结果就是每个人都自己陷入孤独。
写到最后,我才想起,这篇日志不过是在分析电影《美丽心灵》的故事,纳什就是那个被缪斯附身的天才和受害者。不过,纳什有个美丽的妻子,至少电影里如此,而更多的“纳什”仍踯躅在开辟密林的黑暗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心灵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丽心灵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