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经典间谍并不只有007

弦断秋风

以前知道理查德伯顿曾经拒演过007,但一笔带过没有说明原因。最近才得知原来他是007这电影还未面世前就被邀请过的,而且时间居然早在59年。

我猜想邀请他出演邦德的原因大概是他这一年的《愤怒回首》大获成功,让已经在好莱坞一连演了6年烂片的他再次名声大噪,一连获得金球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两项提名——这时候的他已经是英国这一代演员里的翘楚了。

而时年34岁的伯顿是理想的邦德先生人选,人帅,阳刚,传统的英国脸,很能代表英国人的经典形象。

然而他拒绝出演007的原因是片酬太低,不接。

我看完忍不住哈哈一笑,这个理由果然很伯顿,我相信这不是捏造,因为太符合他的人设了。

作为称雄60年代,身价最昂贵的演员,伯顿一直以来都不会挑剧本,偏偏又在同时代同咖位的男演员里最是勤快,平均一年拍2.5部电影,以每10部里只有2部好片的几率来算,他拍的烂片和平庸之作的数量是非常惊人的。我觉得他可以堪称那个时代的烂片之王了。

原因主要是一个,80年代之前,他除了友情客串之外,只要是主演的戏就基本做第一主角,基本不和比他咖位大的明星配戏,这样能保证他拿的片酬是最高的。

他也毫不避讳地说,他不会挑...

显示全文

以前知道理查德伯顿曾经拒演过007,但一笔带过没有说明原因。最近才得知原来他是007这电影还未面世前就被邀请过的,而且时间居然早在59年。

我猜想邀请他出演邦德的原因大概是他这一年的《愤怒回首》大获成功,让已经在好莱坞一连演了6年烂片的他再次名声大噪,一连获得金球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两项提名——这时候的他已经是英国这一代演员里的翘楚了。

而时年34岁的伯顿是理想的邦德先生人选,人帅,阳刚,传统的英国脸,很能代表英国人的经典形象。

然而他拒绝出演007的原因是片酬太低,不接。

我看完忍不住哈哈一笑,这个理由果然很伯顿,我相信这不是捏造,因为太符合他的人设了。

作为称雄60年代,身价最昂贵的演员,伯顿一直以来都不会挑剧本,偏偏又在同时代同咖位的男演员里最是勤快,平均一年拍2.5部电影,以每10部里只有2部好片的几率来算,他拍的烂片和平庸之作的数量是非常惊人的。我觉得他可以堪称那个时代的烂片之王了。

原因主要是一个,80年代之前,他除了友情客串之外,只要是主演的戏就基本做第一主角,基本不和比他咖位大的明星配戏,这样能保证他拿的片酬是最高的。

他也毫不避讳地说,他不会挑剧本,只要给钱什么都拍;他们(和泰勒)可以为钱跳舞;他拍的片子绝大多数都是垃圾,不值一看。

所以说,他是个满脑子都是赚钱,对艺术毫无崇高追求和敬畏,心心念念只有拿影帝和封爵的,被名利毁掉的天才,这个总结一点也没错。

于是,007的片商请不起伯顿,就请了60年代初还声名不显,所以片酬比较便宜的肖恩康纳利主演。007让他一炮而红,跻身顶级影星阵营,不得不说一个演员的运气真是太重要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认为没有请成伯顿是一件好事,他真要演了未必比康纳利的好,甚至我觉得还不如康纳利。

因为他的气质完全和邦德先生不搭边。他的长相和眼神看起来都是威严睿智,严肃凛然,让人难以接近的。另外他演颓废和癫狂也很有一手,因为他很有阴郁孤僻的,极危险的气质,眼中好像有风暴即将到来前的大海。

他完全不能适应邦德式的风流花心,尽管他本人在现实中以风流花心著称,但演戏时却完全相反。

看他成功的那些作品,角色基本是帝王将相,神职人员,教授,医生,军官,当然也有两个非常成功的间谍。

这两个英国间谍也是传统型的,和邦德那种虚构假想型的截然不同。一个是《柏林谍影》里那个阴郁颓废的利马斯先生,一个是《血染雪山堡》里睿智果决的史密斯少校,这部片子他拿了100万美元的天价片酬。

《柏林谍影》里的利马斯

只有史密斯少校有风流花心的元素,然而他和美女间谍在雪夜木屋里的一夜风流一点也不好看,好像可有可无的插花,因为他太严肃了。加上穿了冬装人略显矮胖,让他显得动作迟缓,完全没有邦德那种敏捷潇洒,风流倜傥的感觉。

海报图
《血染雪山堡》和女间谍的雪夜木屋一夜风流

伯顿最适合演的往往是戏剧改编的电影,因为这类电影的特征是有大篇大篇的台词,相当考验台词功底,但他这样的戏剧天才演起来简直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潇洒得不行。

即便是动作片《血染雪山堡》里不需要大篇台词,但他最出彩的一出戏仍然是在鹰堡地下会议大厅里那出通过纯粹言语上的行骗欺诈来从纳粹将校们那里获取间谍名单的大戏。

这出戏里,他演的史密斯少校身穿纳粹军装,头戴雪绒花徽的山地帽,端着枪游走于一群各怀鬼胎的间谍和军官之中,说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台词。每一句话都是抑扬顿挫,悠游自在,意味深长的,配合他那著名的金嗓子,简直是一场视听盛宴,太令人享受了。

精彩的会议室寻谍戏

所以说,伯顿不是不适合演间谍,只是他是传统经典型的演员,不太适合商业片里那种台词少动作多的间谍。

而且他身体不好,颈椎腰椎肩膀手臂和腿脚都有疾病,这让他在动作片里每次爬上爬下都显得颇为吃力,以至于《血染雪山堡》里的女主把他从窗台拉上来时,他气喘吁吁地说,“天啊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女主则同情道,“你年纪已经有些大了,不适合这样的工作了。”

所以啊,他没演007也并不遗憾。

另外还有一桩趣事:

拍摄去鹰堡途中在路边安装炸弹的这段戏时,伯顿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那边格林特伊斯特伍德早已把炸弹装好了,他这边却死活不肯动手。

导演问为什么,他口齿不清地说,“我害怕”。

导演问他为什么怕,他说,“我不碰烈性炸药的”。

实际上这只是一块木头上面安着一个计时器的道具……

导演很无奈,再三解释试图让这个醉鬼相信这不是真炸弹而仅仅是块木头,他还是不停重复说“我不碰烈性炸药的”。

最后导演彻底没辙了,只好派人把泰勒从酒店请过来救场。泰勒过来之后离着老远就对他大骂:“蠢货,这只是块木头!”

最后伯顿终于在泰勒的责骂催促下硬着头皮心惊胆战地把炸弹安好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染雪山堡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染雪山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