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 喜宴 8.8分

台湾电影中的“时间困境”(这是一篇《不能没有你》和《喜宴》共同的影评)

如风-Alex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五星给《喜宴》,三星半给《不能没有你》。

所謂“時間困境”,是指在臺灣電影中所看到的以“時間”作為衝突覈心而展開的情節,以《不能沒有你》和《喜宴》為例來講,雖然這兩部電影的切入點完全不同,前者聚焦於臺灣社會問題,後者側重於臺灣家庭倫理問題,但透過這些表面衝突,便可以發現,無論是未受教育的父親在一個成熟的規則社會的無所適從,還是擁有絕對權威的父親最終與同志的兒子達成和解,這兩部電影都存在一個相似的衝突,那便是來自於不同時間的兩個個體的對立。

《不能沒有你》中的父親並不適合這個按照規則辦事的社會,他不懂得為什麼自己不能和親生女兒生活在一起。電影中好幾次父親下水的場景,這些鏡頭好像在告訴觀眾,比起處處束縛和規馴著世人的現代陸地社會,父親在黑暗深沉的大海裏更為自由,也只有在海邊,他才能和自己的女兒生活在一起。毫無疑問,父親是落後的,與父親對立的規則是更為先進和高明的,因為借由這些規則,現代社會才能更好地運轉和進步。但問題就在於,無論是父親,還是强行要將父女兩人分開的社會規則,都沒有錯。時間在不斷流逝,社會在不斷向前推進,越來越多的社會規則對人的生活提出要求和限制,製...

显示全文

五星给《喜宴》,三星半给《不能没有你》。

所謂“時間困境”,是指在臺灣電影中所看到的以“時間”作為衝突覈心而展開的情節,以《不能沒有你》和《喜宴》為例來講,雖然這兩部電影的切入點完全不同,前者聚焦於臺灣社會問題,後者側重於臺灣家庭倫理問題,但透過這些表面衝突,便可以發現,無論是未受教育的父親在一個成熟的規則社會的無所適從,還是擁有絕對權威的父親最終與同志的兒子達成和解,這兩部電影都存在一個相似的衝突,那便是來自於不同時間的兩個個體的對立。

《不能沒有你》中的父親並不適合這個按照規則辦事的社會,他不懂得為什麼自己不能和親生女兒生活在一起。電影中好幾次父親下水的場景,這些鏡頭好像在告訴觀眾,比起處處束縛和規馴著世人的現代陸地社會,父親在黑暗深沉的大海裏更為自由,也只有在海邊,他才能和自己的女兒生活在一起。毫無疑問,父親是落後的,與父親對立的規則是更為先進和高明的,因為借由這些規則,現代社會才能更好地運轉和進步。但問題就在於,無論是父親,還是强行要將父女兩人分開的社會規則,都沒有錯。時間在不斷流逝,社會在不斷向前推進,越來越多的社會規則對人的生活提出要求和限制,製定規則的初衷是為了社會中的人能更高效和便利地生活,但當規則本身變成一種束縛,甚至顯得多餘和頑固時,“時間困境”便產生了。

《喜宴》也是如此,只是李安對家庭倫理的處理更為高明,父親和兒子的對立很大程度上是通過旁人的渲染製造出來的。片中父親和兒子並沒有太多正面的交集,多是由母親和兒子自己的焦慮與恐懼來體現。父親作為傳統家庭倫理中權威的代表,是舊式的愛情觀的象徵,兒子作為在美國工作的年輕人,代表著不為傳統倫理所接受的新人。然而,李安對這種“時間困境”更為樂觀,因為看似頑固和威嚴的父親,實際上早就洞悉一切,他不但聽得懂英語,更懂得該如何處理這種尷尬的局面,李安選擇了一場熱鬧的喜宴來化解兩代人和兩種愛情觀之間的衝突,看似一直是兒子在讓步妥協,但實際上是父親選擇了和兒子和解,正如影片最後父親在走廊盡頭抬起的雙手一般。從某種意義上講,《喜宴》講的不是兒子如何配合併最終向母親袒露自己的性取向,而是年長的父親如何在自己和兒子的倫理觀之間妥協,即使李安並沒有花費太多鏡頭去講述父親的心路歷程。李安顯然對這種新舊對立的“時間困境”十分熟悉,在化解管道上也更加細膩,整個影片由一個接一個幽默的片段串聯,讓原本十分沉重和尷尬的問題在幽默中得到解决。從這個層面講,《喜宴》要比《不能沒有你》帶給人更多思考。

正如黑格爾對悲劇的定義一樣,高明的悲劇並非善惡的對立,而是善與善的衝突。無論是兩種社會規則還是兩代人倫理觀的對立,本質上都是兩個時代的對立。每當面對這種困境時,人們常常十分容易去指責或者同情陳舊的一方,隨便地拋出一句“與時俱進”來試圖解决問題。但問題在於,由於種種原因,並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與時俱進的能力和機會,施與指責或同情都是極其簡單的事情,難的是如何解决問題,《不能沒有你》給出了慘烈的答案,《喜宴》給出了最樂觀的答案,而現實中的芸芸眾生往往夾在兩者之間,既不極端絕望,也不極端熱鬧,前半生指責同情他人,後半生被他人指責同情,這或許是人類永恒的悲哀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喜宴的更多影评

推荐喜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