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霸王故事今犹传,试问孰乃真虞姬

启真湖千纸鹤

1993年的陈凯歌导演最伟大的作品《霸王别姬》,可以说,一直到今天都是华语影片的巅峰之作,无出其右。在豆瓣电影排行榜上,它是位列前十的唯一一部中国电影;六十余万参与打分的观众中,有将近97%的人打出了四星或是五星。我似乎可以偏激一点的说:

在中国只有两类人,一类是给予霸王别姬无上好评的,另一类就是还没有看过《霸王别姬》的。

首先要说一句,这部电影就像最近上映的《大护法》一样,不推荐年龄太小的观众观看,认知水平尚未达到欣赏其艺术高度的程度,早早的看了容易毁了心中的经典印象。我是在2016年初看的这部电影,在我看来,这是一部深掘人性底蕴的奇片,尤其看到后半部,实在惊心动魄。时代洪流中各人的零丁命运,背叛与指弃,农夫与蛇的故事赤裸裸的在眼前上演。睹罢想象,恨无塌天之雪崩,掩尽人世丑恶。

本片中,四个最重要的角色是程蝶衣(张国荣饰),段小楼(张丰毅饰),菊仙(巩俐饰)与袁四爷(葛优饰)。

小楼爱菊仙。起先风月场的玩笑变成了日后的真情相属,但小楼对菊仙的...

显示全文

1993年的陈凯歌导演最伟大的作品《霸王别姬》,可以说,一直到今天都是华语影片的巅峰之作,无出其右。在豆瓣电影排行榜上,它是位列前十的唯一一部中国电影;六十余万参与打分的观众中,有将近97%的人打出了四星或是五星。我似乎可以偏激一点的说:

在中国只有两类人,一类是给予霸王别姬无上好评的,另一类就是还没有看过《霸王别姬》的。

首先要说一句,这部电影就像最近上映的《大护法》一样,不推荐年龄太小的观众观看,认知水平尚未达到欣赏其艺术高度的程度,早早的看了容易毁了心中的经典印象。我是在2016年初看的这部电影,在我看来,这是一部深掘人性底蕴的奇片,尤其看到后半部,实在惊心动魄。时代洪流中各人的零丁命运,背叛与指弃,农夫与蛇的故事赤裸裸的在眼前上演。睹罢想象,恨无塌天之雪崩,掩尽人世丑恶。

本片中,四个最重要的角色是程蝶衣(张国荣饰),段小楼(张丰毅饰),菊仙(巩俐饰)与袁四爷(葛优饰)。

小楼爱菊仙。起先风月场的玩笑变成了日后的真情相属,但小楼对菊仙的爱是一种典型大男子主义的爱,菊仙把家里一起玩儿蛐蛐的人赶了出去,他就气得大摔瓷器;在科班里,小楼甘愿为蝶衣领罚,菊仙因说了几句不忿的话,便吃了小楼一个大耳光;在文革时,妆花了脸的小楼直面落魄憔悴的菊仙,极强的自保意识让他说出与菊仙划清界限、从未有爱的言语,几乎直接将菊仙推向了死亡。小楼,你虽是舞台上叱咤风云的楚霸王,但在现实中对待感情上,却实在难让我心生敬意。

蝶衣爱小楼,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楼去喝花酒,看着小楼挽着菊仙的手大踏步的离开了他。这份爱是最纯洁无瑕的一种爱,但也是一段最不应该发生的虐恋。在我看来,孩童时代的段小楼非常照顾程蝶衣,但在小楼那里只是一种师兄弟之间的关爱,是一种你受罚我替你领罪的保护,是一种你犯错成不了角儿我含泪的严厉。而蝶衣却误会了这一切,他觉得师兄是在给予他正面的反馈,对他的保护就像戏台子上的霸王别姬。蝶衣自然希望师哥能如他所愿,让他跟着唱一辈子戏,其背后自然是一辈子的不舍离。所以当菊仙出现时,蝶衣的态度会那么冷漠严厉,因为她正在毁掉他的梦想,将他的爱人从他的身边夺走。

蝶衣和小楼二人虽都是角儿,亦都在戏外沉沦过,一个是蛐蛐,一个是大烟,但在对待戏上,态度却大不相同。

小楼是很现实的,也是很出戏的。他热爱京戏,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资本,也是他赚大钱的工具,就像他对菊仙说的“我姓段的就会唱戏,戏你不让我唱了,不玩蛐蛐,我干嘛去啊?我抬棺材掏大粪去?”对待戏,他也曾认真过,日本兵穿了他的戏服,他让日本兵把戏服脱下来却被拒绝,受不了侮辱的他一把将茶壶砸到了那日本兵的头上;建国之后,在一次演出上,得知蝶衣不能上台唱戏,他也愤而罢演,但最终在恩将仇报的小四儿的威逼之下,他还是屈从了。小楼很现实,也很入世,他愿意从虚拟的戏中走出来,看看这世上戏唱到哪一出了。他也劝蝶衣出来服个软,那还是他俩的霸王虞姬,但,蝶衣没有那么做。

蝶衣对待戏的专注与认真,恐怕已不能简单的用专注二字来形容了,可以说是极端的痴迷,也可以像是小楼说的“不疯魔,不成活”,在蝶衣这里,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京戏故,两者皆可抛”了。一般人是先有自己的生活与价值观,再以此为托,去套生活周遭的纷繁旁事。但这世界上也有那样一小群人,他们是先有一个自己为之“不疯魔,不成活”的“黑洞”,全部身心的钻到当中去,再稍微转过身出来瞧瞧这世界,但永远戴上了一副有色的眼镜。这样的人容易为世人理解吗?很难。这样的人能很少受伤吗?亦很难。京戏之于蝶衣,已成了圣经之于基督徒,古兰经之于伊斯兰教徒,大藏经之于佛教徒,人为了信仰而献身,又有何可指摘的呢?

所以,二位成角儿后的第一出戏,被爱国学生堵楼,他没有似小楼似的吵吵嚷嚷,反而嗔道“领着喊的那个唱武生倒不错”。

所以,闻听小楼遭难,蝶衣惶然奔向日本军营,为青木唱戏,虽此行安危难测,落得身后国人指点,放下民族大义,但为了他的爱人,他仍然毫不迟疑。

所以,站在国民政府的审判席上,袁四爷各方斡旋并亲赴解难,只消一句话便可重归自由身,但他没挑这好的选项。他站边了懂戏的青木,说了句“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国去了”。他没有考虑自己,没有考虑小楼,没有考虑菊仙,也没有考虑一句话可能连累的袁四爷,他心心念念的只有京戏而已。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叹惋有余,亦觉这等戏痴,恐难苟活于这世间。

菊仙爱小楼,但却是充满自保与自私的爱,她的终极理想就是和小楼过太太平平的日子,再也没有世俗和蝶衣的打扰,所以她三次欲急流勇退,但却被这个时代裹挟着往前走,离开是非场而不得。

第一次是成亲之后,当时的段小楼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搁现在就是最火的一线明星,家里的财富自不必多说。段小楼也的确“息影”了一段时间,但旋即又被师傅叫过去教训了一顿,很快便又重新开嗓,和蝶衣回到了霸王别姬的舞台。

第二次真心真意的劝退小楼是在一次与国民党大兵的肢体冲突之后,菊仙意外受伤小产,她和小楼的孩子没了,而蝶衣又被定罪为汉奸罪而逮捕。心灰意冷的菊仙再次劝小楼离开戏台,也就是离开蝶衣。

第三次自保发生在文革期间,不论什么世道都当“爷”的袁四爷被枪毙了,这件事给思维仍停留在旧社会的小楼和菊仙极大的震动,他们忙不迭的回到家中把所有跟京戏有关的物件玩意儿都烧个精光,至于这被归为“四旧”的京戏更是永远唱不得了。担惊受怕中,不知噩运何时会降临。

菊仙总是劝小楼离开京戏,难道她不知道她男人的毕生爱好与心血都凝结在这戏上吗?她当然知道,但她还要这么做,在我看来是由她的出身决定的。当从花满楼把自己赎身出去时,老鸨轻蔑的说了句“你记住,窑姐她永远是窑姐”,一语成谶但也让菊仙分秒感觉如芒刺在背。风月场上只有肉体上的欢愉,鲜有精神上的相爱。当获得很难获得的东西时,就会让人失去对旁人的关照,全副身心都放在守护这份东西上。菊仙自然谨小慎微,唯恐失去这来之不易的幸福。而让小楼再和蝶衣一起唱戏就是菊仙最担忧的事情,任何增加不安定的因素,都要尽量撇开。

而这,也从根本上,冲撞了蝶衣的底线。

我有时常在想,蝶衣和菊仙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他们似乎是情敌,彼此都希望对方离开小楼,但又同时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小楼,同是小楼生命中最重要无法离别之人。主观上的欲念与客观里的事实成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也从根本上埋下了他们日后反目的根源。

蝶衣和菊仙有两场单独的对手戏,也颇为值得玩味:

当菊仙慌不迭的来找蝶衣求救时,本来已经披上大氅准备出发的蝶衣却摆了菊仙一道,他也同样忧心如焚,不知师哥命运如何,但这同时也是一个让菊仙离开师哥的好机会。他非要等菊仙自己说出这句话,才肯去救小楼:

这里蝶衣表现的极为自我,他也明知菊仙与小楼彼此相爱,但他就是要这么做,来宣告自己的主权,让菊仙离开小楼。爱情使人盲目,此言不虚。这里,蝶衣实在强势。

当蝶衣已然入狱,菊仙去看望蝶衣并传达袁四爷的重要指示时,她含泪告诉蝶衣,小楼的孩子死了,进而,情绪由悲伤变成愤怒,她的说法更加尖刻,也几乎宣告了蝶衣出狱后将永远不能再和小楼唱戏了。

同样的两个人,但地位已彻底不同。相似的监狱,昔日的救世主却成为了此刻的阶下囚。第一幕蝶衣的乘人之危,第二幕菊仙的落井下石,似乎在尘世间各自都是清白正直的人,但却可以对彼此下如此狠手。

可能对爱人有多爱,对情敌就能有多狠吧。

戏中的楚霸王,英雄末路,其爱人是虞姬,以戏观世,蝶衣就是小楼的虞姬;

戏外的段小楼,生性风流,其爱人是菊仙,敢爱敢恨,菊仙才是小楼的虞姬。

霸王终究只有一个,戏里戏外都是那么霸道,而命运却也大不相同。

戏里的霸王甘愿牺牲自己,以求爱人不死,垓下悲歌,让人心碎。

戏外的霸王为社会所吞噬,别虞姬以自保,几言绝情,无以挽回。

戏里的虞姬为霸王引剑自刎,戏外的菊仙亦为死去的爱情与彻底的灰心上吊自杀;

戏里的佩剑实为道具,而多年后的夜晚,蝶衣将手伸向了那真实的佩剑,因为他心中的霸王已死。

小楼依旧当年貌,世间已无程蝶衣。

霸王故事今犹传,试问孰乃真虞姬?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