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攻壳机动队》:探寻The Ghost In The Shell

向梦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由日本经典的科幻动漫改编的《攻壳机动队》真人版上映了,这对原著的动漫迷们来说简直是又爱又恨,爱其能在中国的大银幕上看到这部情怀电影,恨其改动了原著,伤了原著迷的心。我则感谢又有一部探索人工智能的科幻佳作出现,继续在打开大家脑洞的“心际旅行”中带来更多丰富的灵感。

电影中,在虚拟的未来世界里,以光、电子和生化技术为基础的电脑、AI和网络主导着每个人的生活。移动通讯向人体靠拢,从可移动通讯终端(平板、手机等)开始,经由可穿戴通讯终端的阶段,逐渐发展到了可移植通讯终端的阶段。技术的发展使得通讯终端直接植入人体成为可能,人类的躯体和思想从此可以直接与标准的计算机和网络互动。这些可移植的终端逐渐的替代了过时的可移动/可穿戴技术,最终的发展形态就是Cyberbrain(电子脑)的原型。


另一方面,通过机械部件来代替身体器官的义体技术“Cyborg Technology”飞速发展,甚至“所有器官都是人造的”这种极端的情况也可以轻松做到。改造一部分身体结构的人有之,只保留大脑而全身机械化的人有之,几乎所有人类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造,很多人的身体都有着与网络连接的端口(在脖子后面),对他们来说,身体只是一个电脑终...
显示全文
由日本经典的科幻动漫改编的《攻壳机动队》真人版上映了,这对原著的动漫迷们来说简直是又爱又恨,爱其能在中国的大银幕上看到这部情怀电影,恨其改动了原著,伤了原著迷的心。我则感谢又有一部探索人工智能的科幻佳作出现,继续在打开大家脑洞的“心际旅行”中带来更多丰富的灵感。

电影中,在虚拟的未来世界里,以光、电子和生化技术为基础的电脑、AI和网络主导着每个人的生活。移动通讯向人体靠拢,从可移动通讯终端(平板、手机等)开始,经由可穿戴通讯终端的阶段,逐渐发展到了可移植通讯终端的阶段。技术的发展使得通讯终端直接植入人体成为可能,人类的躯体和思想从此可以直接与标准的计算机和网络互动。这些可移植的终端逐渐的替代了过时的可移动/可穿戴技术,最终的发展形态就是Cyberbrain(电子脑)的原型。


另一方面,通过机械部件来代替身体器官的义体技术“Cyborg Technology”飞速发展,甚至“所有器官都是人造的”这种极端的情况也可以轻松做到。改造一部分身体结构的人有之,只保留大脑而全身机械化的人有之,几乎所有人类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造,很多人的身体都有着与网络连接的端口(在脖子后面),对他们来说,身体只是一个电脑终端而已,是一个容纳人类灵魂的容器。人类和机器融为一体,人和机器的界限也变得模糊。由于AI技术的高速发展,人和机器似乎只能通过有没有“灵魂(ghost)”来区分。 极端来说,一个全人造的义体,用程序控制就是机器AI,输入灵魂就变成了人,或者说是生化人。

Cyberbrain(电子脑)的流行,在将人脑与外部网络连接的同时,也使得人们开始处在脑部入侵的危险之下。最严重的脑部入侵犯罪就是“幽灵黑客(Ghost Hack)”,在被入侵的情况下整个人的人格,包括过去的回忆和个人的身体判断都将完全受到黑客的支配。

在电影里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就是:如果一个人脑中的记忆可以被修改,甚至被删除,那么我们用来定义我们为“人”的东西又是什么?这就触及了整个问题的核心:如果身体器官可以随时被替换,改造为“义体”,而思想行为在整个信息网中受不同的程序驱动和管控,那么“灵魂(ghost)”究竟是什么?

在此,我想将《攻壳机动队》和去年HBO推出的以人工智能为题材的科幻神作《西部世界》相对照起来比较。

如果《攻壳机动队》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人类开始察觉到自己脑中的梦境、幻想,记忆,现实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可以随时被修改,控制,而开始反思自己存在的意义为何;那么《西部世界》就是一个由程序控制的机器人产生了自主意识,探寻自己的一切思想,情感,行为受控制背后的那个“主导者”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索的问题,也是禅宗里不停地参的那个话头:“我是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