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协议 婚前协议 5.3分

续集(九):覆水难收

异乡人
2017-08-05 15:45:35

lawrence 带高寒来到私家病房外,示意他止步隐身,然后轻轻推门进去。

听到门响,本来空洞望着前方的庭转过目光,看着lawrence走近,"hey, good evening, how's my brave girl?"

庭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lawrence用那条专属的厚毛巾为她轻拭着眼泪,一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撩开她鬓边泪湿的发丝。

"how's lily?"

"she's fine, asked where you are, when she heared you felt no well, insisted to sent her orange juice to you."

"did she have enough juice then?"

"of course, I had to do some magic as jesus that changing some water to orange juice. " 两人都轻笑了,想象得到小女孩会睁大惊奇的眼睛,叹为观止的表情。

"would you like to have some ?"

"yes, please." 庭接过橙汁,嘬着吸管如饮甘露的喝了大半杯,甜中带酸,果香浓郁的鲜榨果汁正对胃口。

"feel better now?" lawren 望着庭渐渐恢复些生气的脸色,小心的说:“you know he's looking for you everywhere.”

"don't ask me to go back, " 庭语气趋向严肃,"please don't you never, ever ask me to go, ,go back." 到后边语带

...
显示全文

lawrence 带高寒来到私家病房外,示意他止步隐身,然后轻轻推门进去。

听到门响,本来空洞望着前方的庭转过目光,看着lawrence走近,"hey, good evening, how's my brave girl?"

庭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lawrence用那条专属的厚毛巾为她轻拭着眼泪,一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撩开她鬓边泪湿的发丝。

"how's lily?"

"she's fine, asked where you are, when she heared you felt no well, insisted to sent her orange juice to you."

"did she have enough juice then?"

"of course, I had to do some magic as jesus that changing some water to orange juice. " 两人都轻笑了,想象得到小女孩会睁大惊奇的眼睛,叹为观止的表情。

"would you like to have some ?"

"yes, please." 庭接过橙汁,嘬着吸管如饮甘露的喝了大半杯,甜中带酸,果香浓郁的鲜榨果汁正对胃口。

"feel better now?" lawren 望着庭渐渐恢复些生气的脸色,小心的说:“you know he's looking for you everywhere.”

"don't ask me to go back, " 庭语气趋向严肃,"please don't you never, ever ask me to go, ,go back." 到后边语带哽咽,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no, no, never. you don't need to go to anywhere if you don't want to. I promise. shi shi , alright, there, there,...." lawren 马上起身安抚着,抱着庭,一边轻抚着她的后背,后背上传递过来一下下坚实温暖的能量,庭慢慢平静下来。

"do you want to let he know that......"

"no." 庭抬起眼睛,眼底一片坚定。

"alright, stay with us. i'll look after you, both of you." lawren 轻声,但有力的应许着。

等庭彻底平静下来,护士端来营养晚餐,吃了饭,庭忽忽沉睡了。lawrence 走出病房,看到高寒还站在走廊,奇道:“are you still here?” 马上意识过来,转成中文问:“你一直都在这吗?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高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不知从何说起。“可以找个地方坐坐吗?”

“可以。” lawrence 示意去到走廊尽头饮品贩卖机的休息区,投币买了两杯咖啡,放到了桌上。好在夜晚很清静,除了他们没有别人。

“她说了什么?” 高望着前边,不看旁边同桌坐着的人。

“她似乎,还不想回去;也不想,让你知道她的消息。”

“看出来了。虽然我听不大懂。” 高低头看着自己交握的手。

“你很会安慰人。” 高打心底不愿意承认。

“谢谢。也许是因为,我有一个时时需要安慰的女儿吧。” lawrence 自嘲笑道。

“她很信任你。” 高终于转头看着lawrence。

“这是我的荣幸。” lawrence 小心答道。

“那你能告诉我,怎么样让她也信任我?怎么样让她愿意回来,,,不再,不再离开?” 高费力说出要说的话,不禁语带哽咽了。

沉吟了一下,lawrence 答道:“让她感觉幸福。”

“她不幸吗?她一直都觉得,不幸福吗?” 高望过来的眼睛里,受伤了。

“我想,你知道答案。”

“为什么?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跟她重新开始的。可是,她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高委屈道。

“问题也许不是出在你这次回来以后,而是以前。” lawrence 温和地点出高的避重就轻。

“她还不肯原谅我吗?”

“你在法庭上公然承认,对那位小姐动了心,叫 Tiana 情何以堪?她如果再接受这段婚姻,再接受你,不是等于宣布:不介意三人同行?” lawrence 顿了顿 :“ pricess diana说过:一张床上有三个人,太挤了。”

“可她心里清楚,自始至终我和出征没有,没有上床。” 高寒有点急扯白脸的辩解。

沉吟一下,lawrence 思忖怎么点亮这个牛皮灯笼。“也许,不在于你说了什么;而是,你做了什么。” 跟着马上举手示意:“我知道你的point, 你的坚守,这很不容易。我想,Tiana 也很感激你这一点。。”

“也许,在于:爱,体贴,温馨,温存,甜蜜,这些二人世界独有的元素,亲密爱人之间才会自然流露的气息,超越了上床本身。你也知道,你和 Tiana 也好久没有上床,难道说你不爱她了吗?”

“说的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我的爱呢?一直在否定,在抹杀我的爱呢?”

lawrence 心里翻了翻白眼,真够累的,这一整天下来。但心知,眼前的这个人搞不定,是别打算休息的了。

“也许,你分了激情给那位小姐,也许还有陪伴。我们讨论过,” lawrence 尽量用词温和,“支撑爱的有三大支柱:激情,承诺和陪伴。与其说三个是分开并列的,不如说是环环相扣,互为因果:因为有了激情,所以生出承诺,所以想每天相伴;又因为每天相伴,所以更加相知相恋,想要天长地久下去,,,”

“很遗憾,你真正留给 tiana 的,只剩一个承诺,没有了激情和陪伴的承诺,是个空壳,徒有其名。三缺一婚姻尚可支撑;三缺二,一柱难以擎天呐。” lawrence 不禁轻拍了拍和高相间的空椅椅背。

“我觉得我是爱她的:她身处危难,我会毫不犹豫,挺身相救。”

“我想,Tiana 会永远感激你的挺身相救。” lawrence 喝了口咖啡,已经开始冷掉,失了味道。“你身上有侠义精神,这很难得,我也很欣赏。可是,你想过没有:人生有多少危难时刻?极少,是不是?更多的,是日常的生活,细水长流。上次的危机,无疑把你们拉近了;那么,危机过后呢?你们是不是要面对,又一次的疏远?”

高寒听着lawrence的说话,沉思着,也举杯喝了一口咖啡,根本没有留意味道。

“你知道 Tiana 将你们帮她追回投给银润的钱,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 lawrence 换了个话题:看来需要另一个切入点解释了。

高点头示意,“我知道。” “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没有问过?”

“问过一次,在小庭的办公室。” “那么,你得到的答案是?”

“她没说。只是反问我:你说呢?” “后来在没问过?”

“没有,没有机会。后来其他的事出现,一件接一件,给忘了。”

“那,你估计,是什么原因呢?” lawrence 端起杯子,一口一口,慢慢喝着。

高开始思索:“我估计,是小庭,不想让我用这种方式帮她。”

lawrence 感兴趣的望着他,眼神中带着鼓励:“为什么呢?”

“因为,她觉得,这种方式,让她深受伤害?伤害甚至,大于,追回的款项?所以,宁可不要,也不接受伤害?” 高费力的思考着,这是他不习惯的智力活动。

“那么,她为什么觉得,你用这种方式帮她,会深受伤害呢?” 到了关键,lawrence 催眠般的声音,轻轻引导着。

“她,她,不能接受那个场面?不能接受,她要带人捉奸?” 高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探究着。

“闭上眼睛想一想,现在。如果,易地而处,你能接受,她这样帮你吗?” lawrence的声音轻柔如丝。

高闭上眼睛,脑中浮现出差不多的画面:小庭和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紧紧相拥,在酒店房间里,床上被褥凌乱,自己带几个人冲进房间,,,,,

“不能。” 高睁开眼睛,眼睛里带着痛苦,仅仅是想象一下,已经足以心痛了。“不能。我宁愿她不帮我,也不要面对那个场景 ---- 我宁愿,承受金钱的损失。”

lawrence 身向前倾,手放到桌上,以示安慰。“她,也一样。” 眼中尽是了然,和深深的同情。

高感觉泪意浮上眼眶,视线顿时模糊了。“她,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声音不由得哽咽了。

“我想,她也许是,没有机会吧。” lawrence 靠后一点,眼睛看着远方,声调平静,像在诉说往事:

“你安排她捉奸的第二天,她来看我,不是预约的时间,可她坚持要见我。一直窝在一个角落,象胎儿一样蜷缩着,也不看我,什么都不说,只是流泪,只是抽咽。那条毛巾都湿了,给我的感觉就像,就像是只,被剥了皮的小动物,全身是血,看不见的血,全身是伤,是痛,痛彻心扉的痛。我只想拿最柔软的毯子,把她包起来。”

高寒这是第一次听说,那天之后庭这边发生的故事,第一次听到庭所经历的痛苦,听着lawrence 近乎白描的叙述,第一次,心如刀割。泪眼朦胧中,看到lawrence的落泪,这个一直冷静,时不时微笑的男人,真情流露。

“下班的时间到了,我不得不带她离开,告诉她必须见一个人,才可以走。实际上,我不能放她那样离开,也许,离开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那是我第一次违背原则,带她回家,见了我女儿。”

lawrence 露出一丝微笑,“她们一见如故,亲热的不得了,好像两个等这一天都等了很久,好像,久别重逢。” lawrence 忆起那个甜蜜的晚上,微笑着。“从那一天起,她跟我们一样,开始素食。”

“后来,你们上了法庭,发生的种种,你都知道。Tiana 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很平静,经过了那么可怕的事,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再伤害她。”

“直到今天,今天我又看到那种眼神,那种象剥皮小动物一样,受伤,绝望的眼神。” lawrence 转过头,直视着高的眼睛,片刻之后,又掉过头去。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高颤声问。

lawrence 张了张嘴,抑下了要冲口而出的话,顿了顿,才道:“你说呢?她为什么,不告诉你?”

“因为,我,就是伤害她,伤害她的人。我是,始作俑者。” 高的声音充满沉痛。

“你知道?” lawrence 迅速转过头来,“是因为,你,也和她一样?”

高快步走到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逃开一种眼光,看着玻璃的倒影里,那一张模糊的,泪流不止的脸,混合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灯洪流,和两边无尽的万家灯火。

许久,高转过身,lawrence 仍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桌边的咖啡渍,静默无声。见高走近,才站起身。

“我想去看看她,行吗?”

“当然,她也许还睡着。”

两人轻轻走回病房,隔窗望到:一盏夜灯之下,庭还在睡着。高用眼神询问,得到鼓励,轻轻开门,悄悄走了进去。

庭渐长的头发,半卷着盖着额头,脸色苍白,高抬手轻抚了一下庭的头发,庭咕哝了一下,翻个身,放在枕边的手抓住了高的衣袖。高一动不敢动,屏住呼吸,生怕庭惊醒后发现是他。几分钟后,庭呼吸放缓,手也放松了,高轻轻的,慢慢的撤出衣袖,忍不住拨开覆在额上的头发,轻轻亲了亲额头,然后悄悄离开了。

“请你好好照顾她,我,我先回去了。” 高对等在走廊上靠着墙壁的lawrence 道,说完要走,又停步:

“谢谢你,今天带我来,和你,为她所做的一切。” 说完大步离开了医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婚前协议的更多剧评

推荐婚前协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