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同过窗》——属于钟白的,独角戏。

趁着暖意尚存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钟爱这样的故事,也常常想,若能和身旁那位相伴数年的最佳损友爱恋,该会有多幸福。

他是最懂你的那一位。像是李大仁最懂程又青方头狮一样不肯妥协的执着,也最心疼她常常委屈自己,痛极也不言痛的倔强。甚至那些外人看来难以忍耐的,强势凌厉的她,他也只觉得这样的程又青真是好看,百看不厌的好看。

他是最能逗笑你的那一位。纵然是上一秒还气鼓鼓叫嚣着的钱德勒,却在下一秒看到莫妮卡头戴火鸡,笨拙而蹩脚地跳着舞的时候捧腹大笑,眼底温润。

他是最在意你的那一位。就像从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barney,居然也会有一天西装革履,坐在她对面,紧张到微微磕巴的说:“偶尔,我也想要成为不是那样的barney,让你可以自在谈心的barney.”小心翼翼,又满眼热望。

如果你们相爱,他也还会是那一位,和你拥有最多聊不完话题的,与你兴趣最相契的,最知晓你喜好的,相处的最舒服的,最……

最让你踏实心安又时时心动的存在。多好。

可惜,路桥川不爱钟白。

所以,他变成了她人生里避无可避的阴影魔障。

军训心疼他,帮他倒好汤搅匀递给他,他却在旁人八卦的眼光里,尴尬的垂手解释:...

显示全文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钟爱这样的故事,也常常想,若能和身旁那位相伴数年的最佳损友爱恋,该会有多幸福。

他是最懂你的那一位。像是李大仁最懂程又青方头狮一样不肯妥协的执着,也最心疼她常常委屈自己,痛极也不言痛的倔强。甚至那些外人看来难以忍耐的,强势凌厉的她,他也只觉得这样的程又青真是好看,百看不厌的好看。

他是最能逗笑你的那一位。纵然是上一秒还气鼓鼓叫嚣着的钱德勒,却在下一秒看到莫妮卡头戴火鸡,笨拙而蹩脚地跳着舞的时候捧腹大笑,眼底温润。

他是最在意你的那一位。就像从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barney,居然也会有一天西装革履,坐在她对面,紧张到微微磕巴的说:“偶尔,我也想要成为不是那样的barney,让你可以自在谈心的barney.”小心翼翼,又满眼热望。

如果你们相爱,他也还会是那一位,和你拥有最多聊不完话题的,与你兴趣最相契的,最知晓你喜好的,相处的最舒服的,最……

最让你踏实心安又时时心动的存在。多好。

可惜,路桥川不爱钟白。

所以,他变成了她人生里避无可避的阴影魔障。

军训心疼他,帮他倒好汤搅匀递给他,他却在旁人八卦的眼光里,尴尬的垂手解释:“这是我初高中同学。”没说的那句,只是我,初高中同学。她懂。

班会的时候,她第一个提议他当班长。什么事情都为他想办法,他却在她提出质疑建议的时候,把所有的压力怒火向她发泄,冲她喊着:你为我好,当初还不是你把我逼到这个位子?!

她表白的时候,她准备了好久的话甚至都没有说出口,他就拒绝了她。带着隐忍心疼的表情,却干净利落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心里面,装着另一个姑娘的喜怒与哀乐。

所以她后来,想要对他说出心声的时候,都选择唱他没听过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专挑他听不懂的粤语,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中央,眼角眉梢里无限深情地,对着台下只一个的观众唱着他听不懂的情歌。无比专注,无比情深,可惜无人识。

其实,这样讲这个故事,有一些太偏爱了钟白。路桥川并不是不关心她的,在朋友的纬度里,他对她也不乏好得体贴入微的时刻,也常常服软任她打骂不还嘴,也有过担心她到着急发疯的时刻,也为了她挺身而出地努力过。而且爱情这东西本身,终归是不能勉强的吧。坚持所爱,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无可厚非。

可是那个时候,看到在空空荡荡舞台里握着话筒,穿起路桥川最爱的衬衣牛仔裙,情深歌唱的钟白,耀眼的舞台灯让她拉长了的影子斜落在身后,我忽然发现,她是那么瘦瘦小小的一个。

原来那个大大咧咧的,总是被任逸帆损没有女人味,很小时候就会跟欺负路桥川的同学打架,总是好像争强好胜,总是好像强势侵占,总是好像坚强不已天不怕地不怕带点任性,直爽利落的大姑娘,其实也只是心愿简单的小女孩。想撒娇的时候,希望有人会疼。想哭的时候,希望有人拥抱。想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希望有回音。

你笑了,所以我也笑了

她最喜欢黑色,却最终选了他最爱的红色旅行箱。

她明明生气得要命的,却还是在他喜欢的姑娘问他“那你觉得,有女人味好,还是男人婆好?”,他犹豫着看向她,迟迟不开口的时候帮他解围。淡淡开口,“当然是女人味好。”

甚至是被拒绝的那一段时间里,她跟他大吵摔门而出,却随后又叮嘱任先生給他偷偷塞一些生活费,怕他月末几天里,口袋空空,衣食紧缩。

好像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不去关心这个人。他们相处得太久了,久到她了解他所有所有的优点缺点,知道他下棋的路数,知道他的喜好偏爱口味穿品,甚至清清楚楚的了解他会爱上哪样的姑娘,交心什么样的哥们儿。却清醒地任由自己,这么多年里,把所有时光所有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所有难得的温柔崇拜,全心全意,倾注在他一个人身上。

他们吵的最厉害的那一次,她为了帮肖海洋拿学分决定和他结婚。路桥川满眼喷火的问她:“你现在仗义了,你以后一毕业就写着离异,到时遇见你很喜欢的人,要怎么办?!”

那一刻她终于崩溃,几乎喊着说“你问我再遇到很喜欢的人怎么办?我告诉你,我早就遇到了!早就遇到了!!!”眼眶通红,语调执拗。

青梅竹马那么多年,你我心知肚明卖力演出,旁人默默不语从不点破的那个秘密。

还不就是,我爱你。

偏爱这个姑娘,就像是偏爱曾经那些辗转反侧,求而不得,却退无可退的自己一样。茫茫人海里,我爱你恰好你也爱我的幸运,总是太少。上帝这个怪老头,常常犯糊涂,一不留神就牵起一大串你爱他他爱她她爱他的姻缘,兜兜转转,我们好像总是不能碰到对的那个人。

多少次我们几乎确定就是他了,提起裙边,孤注一掷地拿着自己人生小小的赌本奔向他,想和他的那一份凑在一起,一起和这广袤天地,悠长岁月,莫测人生对赌。赌举案齐眉的确幸,赌白首不离的情深。

奈何,君无此心。

可是,我们却还是无比感恩遇到这一位,就像徐佳莹一字一顿近乎宣誓地唱着“也许我根本喜欢被你浪费。”时光太长,或许总有一些注定是要拿来浪费掉的,浪费在后知后觉是错的那个人,后知后觉是错的那件事上。但哪怕那个人不对,那段时光,也仍旧是好时光。和生命里每一段一样,美艳不可方物。

因为每一段时光里,每一个向左或向右的选择,都堆叠成今天的我们。选择放弃错的人,遇见对的人,这很好。选择全力付出,撞上南墙就撞破南墙地坚持,也很好啊。那些曾经心间滴着血流着泪也不肯转身的苦苦坚持,那些为了所爱受尽委屈却不被了解的无助夜晚,那些不计代价地投入满身热情去爱的时刻,都融进记忆,融入骨血,成为你而今最动人心魄的气质。

你要知道这世界里,有多少人明明动了心,还瞻前顾后犹犹豫豫地不敢靠近;又有多少人生活安稳,平顺喜乐,却一辈子也没有遇见一个只是看见就摄魂食魄般让自己钟情的存在。更多的人眼里,喜欢一个人,更像是在超市里挑选自己喜欢的商品,在同类里优势缺点逐一细细比较才出手,若是最心仪的那个恰好缺货,那就大大方方把旁边第二心仪的收入囊中。

在这个变化繁复际遇纷杂的大大世界里,我们小小的一个人,只是想要找个喜欢的人,细水长流一心一意结伴着白头,怎么竟会那么难呢。

无怪容祖儿唱出那句:可能世界真的转的太快,让人忘了什么是等待,和忍耐。

所以,我钟爱这样的故事。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们

你看这日新月异的世界,每天那么多新的东西,新的热点,新的人呼啸着挤进我的人生里,可唯有你一个旧人,别来无恙,始终在我心上。

就像很多很多次,其实她都可以彻底走开的,她的美,从不缺人识。肖海洋那样的痴情守护,任逸帆那些年的温柔陪伴,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都足够让人心动。但钟白这姑娘就是认死理一样站在原地守着一个人,始终不走开。

钟白,我就是觉得你特别好看

像是在用那个倔强到带着点傻气的背影,和世界宣誓。青叶葱杆白,而我只想和你,从青葱,一直走到白首。

阳光很好的,她也是很好很好的

我特别特别希望,故事的最后,路桥川可以回过头,好好看看钟白这个姑娘。这个他看了十几年调侃了十几年认为男人婆了十几年的姑娘。

隔的远一点点,看的久一点点。他会不会忽然发现这个姑娘其实也是很美的,眉目温柔如画,笑起来好像有暖意弥漫,为人直爽大方,做事带着点难得的飒飒英气。

会不会忽然想握住她的手,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会不会?毕竟,他们的故事尚且未完待续。

未完持续,本身就蕴含一切变数一切可能。

一如我们长长的人生,也尚有大把精力,尚有大把年华,去给自己讲一个,好故事。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一起同过窗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起同过窗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