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同过窗》——全世界最好的任先生

趁着暖意尚存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任逸帆,带着平仄清冽的音调,含着自在飘逸,一帆风顺的愿景。算个好名字是不是。

这样看来,任老先生和任老太太曾经也是带着满心满眼疼惜,绞尽脑汁的为他们的儿子起名的。

曾经,在他们对彼此还有爱的时候。

我们任先生曾经跟路桥川和钟白说过:“我七岁之前,可乖了。”笑得一脸花枝招展,挑眉挤眼开心得让人心生怀疑。跟他说“我遇到真爱了!”时一个表情。

七岁的时候,我可乖了

可是我相信。

在任先生七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

我有的时候想起七岁之前的任逸帆,都会觉得隐隐的心疼。要积累多少怨气,大张旗鼓地吵过多少次架,破碎了多少次可能再恩爱的机会,才会让一对父母,在孩子还是那么小的时候就毅然离婚?

而那个小小的眉眼含笑的,个头还没有钟白高的小男孩,又是怎么样在最该放肆胡闹任性被宠爱的年纪里,一直一直,成为一个大众意...

显示全文

任逸帆,带着平仄清冽的音调,含着自在飘逸,一帆风顺的愿景。算个好名字是不是。

这样看来,任老先生和任老太太曾经也是带着满心满眼疼惜,绞尽脑汁的为他们的儿子起名的。

曾经,在他们对彼此还有爱的时候。

我们任先生曾经跟路桥川和钟白说过:“我七岁之前,可乖了。”笑得一脸花枝招展,挑眉挤眼开心得让人心生怀疑。跟他说“我遇到真爱了!”时一个表情。

七岁的时候,我可乖了

可是我相信。

在任先生七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

我有的时候想起七岁之前的任逸帆,都会觉得隐隐的心疼。要积累多少怨气,大张旗鼓地吵过多少次架,破碎了多少次可能再恩爱的机会,才会让一对父母,在孩子还是那么小的时候就毅然离婚?

而那个小小的眉眼含笑的,个头还没有钟白高的小男孩,又是怎么样在最该放肆胡闹任性被宠爱的年纪里,一直一直,成为一个大众意义上低眉顺眼,对一切都没有太多要求,被欺负了也不吭声的乖孩子的?

乖,在某种意义上,就失去了一种放肆任性,撒泼耍赖大哭嘶喊的底气。为什么会失去呢?是不是因为,没有人在意,没有人来疼,没有人会问,为什么。

但别担心,任先生只乖到七岁。七岁之后的人生里,你可以用很多词形容他,在那些被他伤过的女孩子里,可能是渣男,神经病,花心大少。在那些西班牙语的同班同学眼里,可能是班长,男神,口语王。在钟白和路桥川眼里,是毒舌搞笑不靠谱但温暖踏实的哥们儿家人。但如何,都绝不会,乖。

然而很奇怪,有的时候,那些他张扬放肆挑眉坏笑的时候,那些他生气起来拽着路桥川衣服说你不许欺负钟白的时候,我老是从这个带着点放荡不羁的十八岁少年脸庞里,看见那个一颗真心捧出来,却不知道要跟谁分享,揪着衣服站在原地,忍着泪微笑的7岁小男孩。

可是终归时隔多年,小男孩早就成长到学会了,不带情绪微笑着,仿佛轻描淡写般地,和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说起,他是早已经没有家的了。他挣扎努力地学习着,在已经各自又成家育子的父母面前,和新的弟弟妹妹相处,在平常人家大年三十12点的团圆夜晚,一个人坐在车里,从一大家子温馨的团圆,向着另一大家子温馨的团圆,疾驰奔波。

这年节里,他曾经的爸爸妈妈,都是心怀喜乐地,拥着新的人,宠爱新的儿女,觥筹交错,其乐融融。唯独他一个旧人,戳在这一副他从未曾享受过的阖家欢里,配合着微笑不语,配合着好像,他也是拥有家的。

唯独那一次,忘记微笑。

在爸爸家的团圆宴上,任性的弟弟吵闹着要吃扇贝,全家人哄着宠着说着软话安抚他,绞尽脑汁想着办法,甚至一个亲戚要在深夜里开车去取扇贝。他忍无可忍板着脸教训了弟弟,结果却被面色铁青的爸爸语重心长的告诫。

可能那一刻,他终于清楚知道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得到过的宠爱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一字一顿的对爸爸说:我七岁的时候,就什么都懂了。

你的七岁,是什么样子

很乖的,不吵不闹,不争不抢,从不在桌子上吵嚷的,可有的东西,若是吵嚷着就能得到,那我那么乖,又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忽然就懂了他对于钟白和路桥川那么体贴周到的在意和亲密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从小到大陪他一起长大,在他受欺负时帮他打架,考试不及格时帮他代签家长签字,别人说他时义正言辞的帮他说话的好朋友。

是哪怕嘴上损了他一万次渣男却还是在心底清楚明白知道他把感情看的很重,很珍惜,为他遇到的每一份心动而开心的知己。

是会在大年三十晚上,跑到他开车途经的郊区,为他放烟花告诉他你不是一个人的,家人。

最好的,新年礼物

那一年,在郊区的路旁,看着这城市此起彼伏灿烂的烟花,听着手机里两个笨蛋拼命大声喊着:“我们的烟花,是红的绿的紫的紫的红的黄的……你看见了么?”从来喜欢笑得没心没肺只求帅的任先生第一次红着眼,流着泪,真心大笑出声。我想那一刻视野迷漫里模糊耀眼的烟花风景,会在他心上,一辈子。

就像那一刻流着眼泪微笑的任先生,深深打进我眼里。

但那又怎样,我有家人。

他说,我没有家,以后可能也没有。但那又怎样,我有家人。就算落到食人岛也会执着等待他们划着小舟来救我的,家人。

所以他对他们,永远是第一顺位。特别是钟白,好像是barney对待robin一样,永远宠爱。在钟白失恋时,任由她抱着自己,把眼泪鼻涕留在自己衣服上,配合她幼稚的诅咒着路桥川;在钟白想要和他聊天却怕打扰他的时候,他果断扔下自己搭讪得正酣的美女姑娘,同钟白讲:她不重要。然后张开双臂给她大大的拥抱;听到她趴在他肩上忏悔似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让你为难了。笑得眉眼盈盈全是开心。

眉眼盈盈,全是开心

更不要说为钟白出头和路桥川呛声的那个任先生,在三人吵架时总是不自觉站在钟白一边的任先生,损着钟白毫无女人味却为她的幸福精打细算的任先生。

简直帅得一塌糊涂。

老友的意义,就是任何时候,我都在

其实很矛盾,明明看剧的时候,我常常会觉得,他是个幼稚又充满孩子气,班会不带他会气呼呼的自己跟来只为了较劲的任先生。是会在酒后逞强指着顾一心和毕十三却张口就来“毕十一照顾好三心哈”让人啼笑皆非的任先生。是花心多情,每三步遇到一个真爱的任先生。

却在他收起笑意,目光温和,对钟白百依百顺,为路桥川两肋插刀,替一心圆谎担责,对学姐细心照顾的那些片刻,让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任先生。

而我世界上最好的任先生,要记得幸福。

我世界上最好的,任先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起同过窗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起同过窗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