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少女 闪光少女 7.5分

拍电影,二次元和年轻人,不一定那么配哦

自然酉星

仔细想想,自从残酷青春、青春疼痛等洒狗血系列文学在通俗文学圈内异军突起,我们国内也已经多年交不出一部堪称年代记忆的漂亮的青春片,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这也导致国内从业者和观众对青春片有了一种执念,我们在诟病由早恋所引起的堕落放纵败坏了青春的名声的同时,却很难总结出青春到底是什么,相反,青春本身从一个名词,变成了一个定语,从一个需要被定义的概念,演变成包装另一些概念的武器,并且演变成少年感、少女感等一众乱七八糟徒有其表的无聊词汇。 然而更讽刺的是,但凡渴求市场能锻造出一部像样的青春片的人,也都是从青春时光走过的人。这些人如果成为从业者,会为自己已路过青春而自卑不已,并深信自己与正在青春时的男生女生已结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他们倾慕于、迷信于、并且疯狂揣摩和模仿着此时此刻的少男少女的生活方式,《闪光少女》就是最好的例子。 从故事本身的结构和逻辑上来说,这部电影可以打60分,它的故事是通顺的,抛开音乐附中学生的特殊身份和专业知识,它在逻辑上也是成立的。导演、编剧非常聪明地在剧中安置了3次(或者也可以算4次)民乐的集体展示,非常适时地调动了观众的兴奋点,让剧情已经一只脚跨入套路而眼见要...

显示全文

仔细想想,自从残酷青春、青春疼痛等洒狗血系列文学在通俗文学圈内异军突起,我们国内也已经多年交不出一部堪称年代记忆的漂亮的青春片,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这也导致国内从业者和观众对青春片有了一种执念,我们在诟病由早恋所引起的堕落放纵败坏了青春的名声的同时,却很难总结出青春到底是什么,相反,青春本身从一个名词,变成了一个定语,从一个需要被定义的概念,演变成包装另一些概念的武器,并且演变成少年感、少女感等一众乱七八糟徒有其表的无聊词汇。 然而更讽刺的是,但凡渴求市场能锻造出一部像样的青春片的人,也都是从青春时光走过的人。这些人如果成为从业者,会为自己已路过青春而自卑不已,并深信自己与正在青春时的男生女生已结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他们倾慕于、迷信于、并且疯狂揣摩和模仿着此时此刻的少男少女的生活方式,《闪光少女》就是最好的例子。 从故事本身的结构和逻辑上来说,这部电影可以打60分,它的故事是通顺的,抛开音乐附中学生的特殊身份和专业知识,它在逻辑上也是成立的。导演、编剧非常聪明地在剧中安置了3次(或者也可以算4次)民乐的集体展示,非常适时地调动了观众的兴奋点,让剧情已经一只脚跨入套路而眼见要走向乏味时,用音乐闹了闹,把气氛躁了起来,这得归功于导演、编剧的经验和节奏感。然而,这部电影出现的一个最有趣的问题也恰恰是来自于这些元素的堆砌。 民乐和西洋乐在剧中被对立为两个水火不容的矛盾体,西洋乐非常不幸地在片中扮演了万人嫌的炮灰角色,不仅将学习西洋乐的学生描写为虚伪清高的小人,还往西洋乐的头上扣了一顶“忘本”的大帽子。最终,清纯不做作的民乐凭借乐理基础和二次元的新潮程式助攻,两个小众群体联手成功粉碎西洋乐的小人面具(当然,我们都知道这只是电影,中国的音乐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民乐的开创,和对西洋乐如何融合民乐的努力)。 然而,主创们通过贬低西洋乐和西洋乐学生来抬高主角的同时,却没有意识到,影片恰恰印证了民乐本身已是强弩之末的艰难,表现的是如果没有二次元的助攻,民乐或者连第一场仗都打不成的窘境。二次元给民乐打了鸡血,让民乐的发光发热成了一种回光返照。因为民乐本身没有新的血液,在片中,他只是归流到二次元的一脉中,靠绑着古风这棵要大不大的树,才能达成逆袭的效果。讽刺的是,二次元本身也是东洋文化,也就是说,民乐的故土并没有给他力量,就其本身,民乐依然在无力回天的困境中苦苦挣扎。 这种矛盾投射到影片中,就是学生对民乐的爱,只能靠说出干巴巴的“我喜欢”来表现。回想陈惊的行动线,我们不难发现,她的行动,都是靠感情来推动,她对民乐的爱也好、弃也好,都是出于情感上的需要。她组乐队是为了追学长,她放弃乐队是因为学长拒绝她,她重拾民乐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出生就和扬琴结下不解之缘,她参加斗琴是因为要和西洋乐争一口气。而她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却没有任何的递进,所有人物对民乐的态度仅仅是“我喜欢”/“我不喜欢”或者“它很土”/“它根本不土”,这一点是全剧所有人物身上的通病。 我们可以对照之前的《百鸟朝凤》,尽管那也是一部我并不很喜欢的电影,但是在《百鸟朝凤》中,对主人公为什么要坚持唢呐有一个明确的交代,这个交代是基于唢呐本身的。从一开始以唢呐模仿鸟声,到后来对《百鸟朝凤》这个乐曲的阐释,他的核心都扎实地围绕在音乐上,说明主创不仅有一颗挽救民乐的心,而且还下了苦功。 民乐的问题不在于曲,古典乐的乐曲也是来来去去就那么多。民乐的问题也不在于宣传,不在于播放民乐的时候是春晚还是喜乐会。民乐的困境是来自于对产业、体系建立的想象力贫乏,丝竹之声在古代往往是一种助兴的需要,它本身并不足以成为一个被欣赏的客体,从一开始这个体系就是不存在的,只有建立起一个产业体系,民乐才有逆袭的可能。主创们要警惕的是,靠二次元的包装不仅杀不出血路,反而有被二次元反噬的危险。 回到电影,这部戏也不得不说是处处显“强行”。“强行”黑西洋乐,“强行”表现二次元,甚至连女主的女主地位也多少有些“强行”。在组成2.5次元乐队之后,女主的核心地位严重偏移,之后的故事,每一次的重大转折都是靠那位打扮得像黑执事的少女(忘了她叫啥)来完成,她反倒变成核心人物,带动主线发展。当然,编剧还是比较有经验的,靠一己之力强行给陈惊加戏,屡次将她从边缘拉回来。但其实这个时候有没有她一点都不重要了。 而在对于二次元的理解上,主创犯了我在文中开头所说的那些上了年纪的从业者的通病——事事绕不过“自以为”。二次元的文化是圈地自萌,它在三次元世界不具备攻击性,也没有想要征战三次元的心。二次元只是一种审美趣味,他不是一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有挑战意味的,而二次元没有。上了年纪的人看着二次元青年在漫展上元气满满,只是因为他掉入了二次元的生存环境,当出离了这个环境,二次元的人也会有现实生活的烦恼和丧气,也有所有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这类似于我们对青春的定义,其实青春只是一个未成形的正在成长阶段,他不是朝气的、直接的、热情的或者悲伤的、残忍的、无奈的。他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终生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在雄心勃勃想做一部“真正”的青春片之前,所要问的不是现在的小孩在看什么听什么玩什么。而是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闪光少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闪光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