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的后一半

小山行止
中国的武侠叙事的小传统中,刀、剑的武林美学与文化符号是一种传统,寻求侠客浪人这种边缘人物与历史国家朝代的大走向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给人物行动一个历史的因由,这是另一个传统。其中,来自于金庸、梁羽生的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与历史真实的嫁接和“互用”更为紧密,而另一些诸如改编自古龙小说的影视作品,对历史进入的野心和进行历史/现实对照的腹语术的功能又渐渐弱化。比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人更切近当下的,黄易写作的《寻秦记》,对历史穿越,算是拿历史开开玩笑——其实回过头来看看金庸的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何尝不是拿历史开涮。等张艺谋、冯小刚、李安等人过了武侠瘾,之后的徐皓峰、路阳又回到了小叙事的武侠电影传统,这一代新的武侠影人对于历史反而更加注重了。甚至,已经不是故事进入历史的程度,而是更深,让历史成为主要的叙事动力、故事缘起。其中路阳《绣春刀》系列,更是接续了胡金铨、张彻、徐克等电影以明作为历史背景。为何是明,而不是文化更灿烂、人性更宽和的盛世汉、宋、唐?不是徐皓峰喜爱的民国?因为这些导演们想要演绎的故事不是豪侠英雄,而是乱世儿女。换句话说,在有明一代残酷的文化政策、血腥党争、宦官统治的空前黑暗中,...
显示全文
中国的武侠叙事的小传统中,刀、剑的武林美学与文化符号是一种传统,寻求侠客浪人这种边缘人物与历史国家朝代的大走向之间的关系,也就是给人物行动一个历史的因由,这是另一个传统。其中,来自于金庸、梁羽生的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与历史真实的嫁接和“互用”更为紧密,而另一些诸如改编自古龙小说的影视作品,对历史进入的野心和进行历史/现实对照的腹语术的功能又渐渐弱化。比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人更切近当下的,黄易写作的《寻秦记》,对历史穿越,算是拿历史开开玩笑——其实回过头来看看金庸的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何尝不是拿历史开涮。等张艺谋、冯小刚、李安等人过了武侠瘾,之后的徐皓峰、路阳又回到了小叙事的武侠电影传统,这一代新的武侠影人对于历史反而更加注重了。甚至,已经不是故事进入历史的程度,而是更深,让历史成为主要的叙事动力、故事缘起。其中路阳《绣春刀》系列,更是接续了胡金铨、张彻、徐克等电影以明作为历史背景。为何是明,而不是文化更灿烂、人性更宽和的盛世汉、宋、唐?不是徐皓峰喜爱的民国?因为这些导演们想要演绎的故事不是豪侠英雄,而是乱世儿女。换句话说,在有明一代残酷的文化政策、血腥党争、宦官统治的空前黑暗中,更便于打开导演们的历史面向。在此背景下来看绣春刀,就能明白这是一把什么样的刀。刀已经从干将莫邪时代代表的侠义道,即“公道自在人心”的民间伦理价值系统,“黑化“成了统治力的代表,它寄寓的不仅仅是武力的统治,更是权力本身。“绣春刀”很明晰地把故事聚焦在权力的争夺、易手之中。很明显,这样的故事中没有对与错、是与非的分别,没有侠,也没有侠的存身之地,可以有的,至多是——如同导演所说的——沈炼的“热血”。
有人说,绣春刀的故事,仍然是在讲生存。其实讲生存,真的用如此大费周章?你看看从《欢乐颂》到《我的前半生》,那个流行故事不是在讲生存,我们为何还要在历史的衬托中,去深味这生存本身的苦味?
身为一个身穿飞鱼服、多年来隐忍而寄身于体制中沈炼,一位昔日战场废墟中的幸存者,今日杀伐争夺中的一把好手,如此的沈炼能用刀劈开雾霾的暗夜,劈出他与北斋、裴纶等人的自由天空么?沈炼身上具有一种个人性,这使他毕竟还留存着一种行侠者的味道。实情是“武仍然在,侠已远走“。”片末,经过一番血雨腥风的沈炼,竟然蒙赦于权力斗争的取胜者,昔日的信王朱由检,谥号崇祯的皇帝之登基大赦,而且又有了新的官职、新的锦绣前程——由此你可以明白,绣春刀所象征的权力宰制,全然不是沈炼自己用刀呈现出来的“热血“可以匹敌,所谓的诗和远方远远不是一个个人主义的持刀者,可以实现的。这么问固然是天真,你可知道,以往我们寄存在武侠故事中的天真,一去不返地彻底沦丧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绣春刀II:修罗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