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扑向未知的黑暗

zlysj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镜中人,戏中情。 他活在两个世界。在师兄迷上菊仙的痛苦阴霾下不可自活,在虞姬的独角唱戏下痴迷成疯。 阴柔的面容,清晰哀伤的眸子,对着虚无缥缈的妆镜顾影自怜。 他的反抗和倔犟敌不过岁月的磨子,它残忍地将他的感情碾压成粉末。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年少的他在禁锢在“思凡”的唱词里,在老班主的抽打下,在师兄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他迷茫得抓不住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尼姑年芳二八,正值青春年少……”他咬着唇凛冽地站着,眼睛里是多年以后他陌生的固执和单纯。 戏台上,掌声里,独房中。 他迷恋上抽大烟的销魂糜烂的生活,烟瘾发作时他把指甲嵌入手心,视线模糊地望着面前端着的那缸金鱼。金鱼在略显混浊的水里四处游荡,它逃不出这块小小的、透明的牢笼,从水草汲取来的氧气不足以让它们自由呼吸玩耍。如同他,程蝶衣,破碎薄弱的蝶衣羽翼,敌不过宿命,敌不过师兄的决绝,敌不过日后改革的新社会,敌不过这场《霸王别姬》的戏台被别人撤走。 他可是戏痴啊! 他愿意一辈子当个虞姬,活在楚霸王与虞姬朝夕相对的时光里,活在霸王与虞姬温柔诀别却仍旧相爱的戏里。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

显示全文

镜中人,戏中情。 他活在两个世界。在师兄迷上菊仙的痛苦阴霾下不可自活,在虞姬的独角唱戏下痴迷成疯。 阴柔的面容,清晰哀伤的眸子,对着虚无缥缈的妆镜顾影自怜。 他的反抗和倔犟敌不过岁月的磨子,它残忍地将他的感情碾压成粉末。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年少的他在禁锢在“思凡”的唱词里,在老班主的抽打下,在师兄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他迷茫得抓不住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尼姑年芳二八,正值青春年少……”他咬着唇凛冽地站着,眼睛里是多年以后他陌生的固执和单纯。 戏台上,掌声里,独房中。 他迷恋上抽大烟的销魂糜烂的生活,烟瘾发作时他把指甲嵌入手心,视线模糊地望着面前端着的那缸金鱼。金鱼在略显混浊的水里四处游荡,它逃不出这块小小的、透明的牢笼,从水草汲取来的氧气不足以让它们自由呼吸玩耍。如同他,程蝶衣,破碎薄弱的蝶衣羽翼,敌不过宿命,敌不过师兄的决绝,敌不过日后改革的新社会,敌不过这场《霸王别姬》的戏台被别人撤走。 他可是戏痴啊! 他愿意一辈子当个虞姬,活在楚霸王与虞姬朝夕相对的时光里,活在霸王与虞姬温柔诀别却仍旧相爱的戏里。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姬虞姬奈若何!” 霸王临了终是离开。可是仍余留缱绻深情于虞姬。 可是他呢? 师兄一次次的叛离,菊仙一次次的伪笑,袁四爷一次次的逼迫。他服输了。 文革时期破四旧。 那晚下着大雨,他一个人撑着伞慢慢淌过水洼,一步步走向段小楼和菊仙的住所。 两个人在房间里燃着灯,身后是明灭晦暗的神像。 他站在窗台外,静默地看着屋里的两个人是怎么样毁掉过去的旧物,看着他们是怎么样亲吻到一起,看着那床薄薄的纱帐是怎么样将他彻彻底底隔离在凄风冷雨之中。 他没有走进去。眼底万念俱灰。 他走了。终究还是走了。一个人扑向未知的黑暗,在罅隙里漫无边际地前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